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八百四十六章搶風頭

第一千八百四十六章搶風頭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五更終了,不能再等了,砸月票!】

「理國同志,您怎樣也來了?」鐵厚山悄然一愣之後馬上跨步走向了輪椅。而依高雲的眉毛挑了一下,又皺了下眉毛才跟著鐵厚山的步子往韋理國走去。

葉凡又揣摩出一點滋味來了,這個,很分明,依高雲不想在這個時分見到病了的市委書記韋理國了。韋理國的出現,有點搶了某人風光的架勢。

鐵厚山跟輪椅上的韋理國緊緊的握過手後想分開手,這時,韋理國臉卻是看向了葉凡,臉上顯露了一絲笑意,道:「就是海東來的葉凡同志吧?」

「我是,您是韋書記,您好!」葉凡大步上前,伸出雙手握了過去。奇異的是韋理國彷彿很喜歡葉凡似的,也是伸雙手跟葉凡緊緊相握。而一旁的依高雲卻是面無表情,不知這傢伙心裡在想些什麼?估量,應該不怎樣直爽。

「聽明天來,所以,我來看看。」韋理國也沒理依高雲,看了葉凡一眼,道,「葉凡同志,剛才也看到了,我們東貢市的狀況,置信盡收眼底。東貢人民需求一個能挑起東貢經濟發展,帶指導東貢人民致富的好當家人。」

韋理國這話講得有此重了,這個,明擺著在打依高雲的面子。那意思不是講如今在東貢市,還沒找到好的當家人?

「我會努力的。」葉凡慎重的點了點頭,面對這位樸實的幹部,葉凡心裡有一股子悲涼。

「那就好!」韋理國點了點頭,道,「我們到外頭講話。」

「韋書記,這身體可是需求好好休息。」這時,依高雲冒出一句話來,這話中一定有話了。意思是明天由我代為掌管就是了,還是回家休息吧。

「呵呵東貢市迎來了新的市長,我不來不行!」韋理國是笑著在講話的,不過,這架勢,儼然他才是東貢市市委書記,依高雲只是暫代罷了。我韋理國才是省委組織部任命的正式的市委書記。

「那行,我們一同出來。」依高雲淡淡的講了一句,轉身往市委大院走去。

「好,帶路。」韋理國道這句話可是有些令人憂傷了。儼然依高雲還只是「帶路,的角色,我韋理國才是書記,是東貢當之無愧的一把手。

而依高雲同志一聽這話,突然的停住了腳步。不過,只停頓了一下。轉爾他馬上又跨開了步子,昂首挺胸的往市委大院走去。

儼然,他才是東貢市的帶頭人。倆人暗中較勁著,葉凡跟鐵厚山自然盡收眼底。相互對望了一眼,鐵厚山臉上顯露了一個怪異的淺笑。

對於韋理國這個行將過氣的書記如此的跟依高雲這昔日頭正旺的傢伙較真,葉凡心裡可是有相當多的疑問。

「能夠不知道,依高雲同志並沒有正式確定代理掌管東貢市委工作。當時是由於韋理國同志病了,無法長工夫下班。

所以,下級組織徵求韋理國意見。而韋理國同志當時引薦的是的前任,也就是黃光原市長代理掌管東貢市委工作。

不過這事,沒得到下級支持。而下級中意的是依高雲司志。由於顧及到韋理國同志的心情。

所以,最後,依高雲代理掌管市委工作的事並沒有得到省委組織部的正式確認。

只是,省委的意思韋理國也不好對著干,這件事上處理得有些模糊。如今,搞得有些不清不楚的。」這時,鐵厚山聲跟葉凡道。

「原來如此。」葉凡心裡優然大悟了。

複雜的任命程序完成後,葉凡跟黃市長停止了複雜的移交手續也算是正式士任了。

午飯是在市委招待所吃的,下午葉凡在鐵厚石同志陪司下到了市政府,這裡是屬於葉老大的地盤。跟幾位副市長複雜的看法。

不過,東貢市委市政府大樓的破舊的確令葉老大感到頭疼。就是他這個市長的辦公宇還不如南福省一個縣級市市長來得氣度。

第二天早上,葉凡準時到了棄政府。

一剛坐在那老略顯得有些舊的轉椅子上,葉凡轉了個圈子。手指悄然的敲打著這張異樣有些年頭的辦公桌。這時響起了叩門聲。葉凡應聲後推門而進的是市委秘書長李晶晶。

李晶晶看上去三十來歲,頭髮往後盤著,圓圓的草果臉蛋上有著幾粒破相的麻斑,身體倒也不低估量有一米六七八左右。胸脯算不上大,但也剛好適中。

「葉市長到我們這裡末尾能夠會不習氣。畢竟,這裡的條件跟海東沒得比。不過,昨天韋書記有交待過,是不管市裡有沒錢,一定要給創造一個良好的辦公環境。韋書記指示,要對的辦公室停止片面的重新裝修,這裡傢俱,辦公用品都過時了。有什麼要求,可以直接給我提出來,我也好去安排一下李晶晶淺笑著道。

「謝謝韋書記了,我看這裡挺好的,就不用再糜費錢了。我們東貢市並不富有,甚至可以是經濟非常的落後,全省墊底。我們,還是把錢用在該用錢的地方葉凡擺了擺手,道。

「這樣不好吧,韋書記可是有慎重交待過我的李晶晶眨巴了一下挺美觀的睫毛,一幅難為情樣子,講道。

「沒什麼,替我謝謝韋書記了葉凡笑道。

「那好,我給韋書記講一下李晶晶點了點頭。

「此人是被交流來的,假設有很大能量,也不能夠從海東那樣的大市被擠到我們這東貢來政法委書記蘭立權同志看了依高雲一眼,道。

「嗯,我也認司老蘭的看法。東貢跟南福省海東市相比,一個地下一個天上。倒不是我們自貶本人,實情如此。

幹部交流面上講得難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