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八百四十九章第一次市政班子

第一千八百四十九章第一次市政班子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葉哥,我估量這玉顏丸既然要用內勁才能產失效果。假設消費時沒用內勁,估量效果就不那麼分明了。

消費出的藥丸沒有名顯的效果,人家半定不會賣賬的。雖美女美fù們想美容都想得發瘋了。

但人家眼並不瞎,耳也不聾。不能給他們看到貨真,那她們是絕不能夠掏錢的。

真那樣子,我們就變成騙子了。還講什麼創立名牌,估量得由王朝同志把我們倆先銷進局子了。」藍存鈞看了下葉凡,道。

「其實,這些東西我前段工夫也思索過。就是祝省長給我壓義務時就思索過。想想,短期內六千成變六個億,就是再暴利的行業也難以完成,除非像王朝講的去搶銀行。不過,後宮玉顏丸倒真有完成這個希望的能夠。雖此東西不能批量消費,但是,如今從名牌效益一塊,我們完全也可以做到這一點。」葉凡淡淡的笑道。

「我還是有些不明白,既然不能批量消費,就靠我們幾個人。累死累活一年最多消費上百顆,一顆就是1萬塊,也不過上百萬塊錢,那個,跟六個億相比,簡直不成比例?」藍存鈞都給葉老大搞懵懂了,看著葉凡,王朝同志的心思跟藍存鈞也差不多。

「呵呵,我剛才不是講了名牌效益。我們先結合些人,我估量,我們這個圈子內。

像我三人都達到六段及以下水準了。還有陳家父子。王仁磅那貨,只是齊天他們不在,假設他們也在那就更多了。

我們先辛勞上幾個月,整出上百顆出來。這上百顆的後宮玉顏丸是名副其實的。

這些東西是我們用來幹什麼,打廣告,創牌子。至於怎樣樣創牌子,我想,無非是請明星做廣告,上電視台,各大報紙宣傳等等。

一旦我們的玉顏丸創下了響亮的牌子。後邊消費的當然就可以「水貨,一些了。

效果一定沒有我們本人用內息搞出的好但是,也不能夠完全沒效果。而在價錢方面也可以便宜一些。

我們把玉顏丸定幾個等級,付什麼層次的錢就用什麼等級的東西。至於批量消費的,其實功效來講跟世界上宣揚的那些護膚美容品相比也能達到他們那種效果的。

而在價錢方面我們完全可以拿他們的那種高檔價錢。而正宗的我們請的高手搞出來的,那一顆就價值萬金了。

這樣層次分明,即使是效果不是很分明,但一旦牌子創立,置信人家只能怪本人出不起錢。

而不能怪我們的產品不夠好。」葉凡充滿自信,講道,王朝的點火,倒是促使得葉凡下決計這樣子幹了。

「也有道理!我想我們用內息蘊潤的藥丸一定是正宗的。是不是可以這樣。

原先我們一次用內息只能搞一顆,而批量消費時,我們請幾個六段高手來在用內息蘊潤時我們一次性搞幾十顆甚至上百顆。

效果跟蘊潤一顆時相比一定會差了許多,但我想,有內息蘊潤過的藥丸一定比世界上所傳的那些所謂的高檔護膚美容品好一些的。

既然比他們的要好,我們的賣得比他們的更貴也可以得過去是不是?」王朝叫好道。

「這六段高手去什麼地方找,就我知道的來講,彷彿有二個和尚是六段高手。」藍存鈞問道。

「有有!國度秘密組織上服役的就有三四個。他們當時為了國度執行秘密義務,後來身體被傷殘了,不能再執行義務了。

所以如今曾經退居了二級回到地方工作了。我想,就地方拿的那點工資怎樣能夠讓他們稱心。

所以,只需我們出得起價碼,這個,他們一定情願來的。」葉凡淡淡笑道把主意打到了A組服役的人員身上。

也著實有幾個六段位高手由於身體殘疾了所以退了。而他們的內息之氣都還在。

只需這個還在,就可以蘊潤藥丸的。即使是只剩一條腿了,就腳掌也可以蘊潤後宮丸的。

「葉哥知道的還不少!」藍存鈞略顯怪異眼神的看了葉凡一眼。

「呵呵,藍兄,葉哥知道的東西不是我能揣測的。

」王朝奧秘一笑,由於A組的秘密王朝也清楚。

「就這麼定了,這藥丸的名字我們也要想一個更牛逼的出來才行。

而展開這項工作,我想還是走合資的道路。祝省長給的棄千萬作為終點,我們再去貸些款子上去要搞就搞大點

「不過,葉哥,還有個成績。就是春椒這種原材料可是沒地兒來的。就那石洞中找到的一些乾的「風士果」也有用盡的時分。總不能花了大筆款子搞的玉顏丸集團到最後由於材料沒有了而停產了。最好是能做到循環栽培,我們本人能出產春椒才行。」王朝同志倒是想得周到。

「這還真是個成績,不過,我想。不是我們沒弄到春椒。而是由於我們搜索的範圍還是太。過幾天,我們就把春椒的圖片發到電視和上去,提出收買。沒準兒在世界的某個旮旯地方有大批量的這種東西,只是我們不知道罷了。而且,假設真沒貨,我們只得尋求替代品了

「也只能如此了,這事,我來干。」藍存鈞道。

「那好,這事就交給了。」葉凡點了點頭。自從給藍存鈞提功後,藍存鈞跟本人的關係走得更近了一些。

而且,藍存鈞彷彿也有些隱晦的想到了什麼。不斷也在往葉系圈子接近了,由於,葉系圈子的能量,藍存鈞曾經看到了冰山的一角。

藍存鈞在暗暗佩服的同時,也在積極的向這邊靠攏。從最近藍存鈞的表現看,他應該是有這個意思了。

當然,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