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八百五十二章可以操作

第一千八百五十二章可以操作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一定還會有先手,試探失敗了。下次就是依高雲正面跟接觸了。不過,我是有些擔心依高雲把這筆錢拿到市委常委會上去討論。

最後逼抽出錢來。

要論市常委會,我都是外來戶,到如今雙眼一爭光什麼狀況都不清楚。而依高雲這幾天也沒動靜。」藍存鈞臉上閃過一絲憂鬱。

「快刀斬亂麻,先把錢定位著用了再。依高雲即使是要用市委常委會來壓制我,這事,相對沒得磋商的。而且,有哪條條款規則市長基金里的錢要由市常委會來決議。更何況,從那天韋理國書記的表現來看,他對依高雲是不怎樣稱心的。在這外頭,是不是可以做些文章出來

「葉哥,當務之急還是儘快多爭取些常委們支持我們才對。既然韋理國對依高雲不滿,那韋理國原來的那一系同志一定還在。我們是不是要去拜訪韋理國書記了。」藍存鈞道。

「即使是沒有這種事,我們也得去拜訪韋書記了。我這個市長來了也有幾天了,還沒去探望一下韋書記,也是不稱職!」葉凡淡淡笑道,他看了藍存鈞一眼,道「存鈞,還有一件事們能夠不知道。

據上頭的,是上頭並沒有正式明示稱高雲代理掌管東貢市委工作。如今,這個,由於某些特殊緣由,顯得有些雜亂。

韋理國無法正常下班,而市委工作實踐上卻是由依高雲這個市委副書記在掌管著。

上頭也並沒有提出異義。這明了什麼,明上頭也有一些人在支持依高雲。而且,從中也可以看出,還是有省里指導支持韋理國同志的。估量,兩系在對峙著較勁。」「還有這種事?」藍存鈞一聽,累然是一臉的訝然看著葉凡。由於這事是省委組織部常務副部長鐵厚山同志跟葉凡sī底下lù的,置信藍存鈞也沒聽過。

「當然有,名副其實的有。」葉老大奧秘一笑,又末尾玩奧秘了。

「這個,省委的態度倒真有些詭異了。按理,這麼嚴肅的成績,怎樣能莫棱兩可的不作分明,這不是開玩笑嗎,這可是關係著一個地級市二百多萬老百姓的生活?」藍存鈞覺得這事簡直不可理喻。

「呵呵,上頭的事,我們管什麼?管了就是瞎操心。不過,我看依高雲彷彿還是有些忌憚韋理國這個過氣的,快病死的老頭子

「怪事了。」王朝在一旁直搖頭,這貨更是給葉凡弄得雲里霧裡的搞不明白。

「不管怎樣,至少明一點。省里並沒有直接把韋理國涼在了一邊。而且,我聽韋理國這個人很注重實幹,他這身體就是由於工作給累圬的。在體制中,這樣的幹部曾經不多了。在東貢市民中韋理國的聲威相當的高。我曾在下過幾次鄉,聽到的都是對韋理國的讚揚之聲。」藍存鈞一臉惋惜樣子。

「聽到的都是人家安排好了的,有啥稀罕。」王朝在一旁抽冷子打擊著老藍同志。

「不是,我是sī自下去的,事前並沒有交待任何人。」藍存鈞搖了搖頭,看了王朝和葉凡一眼,道「東貢市雖經濟落後,但是,有家公司倒是名望非常的大。」

「噢,在藍老弟嘴裡講出名望大,哪這家公司叫什麼公司,名望大到如何深度?」葉晃臉上閃過一絲訝然,由於藍存鈞是在商務部混出來的同志,見過的大集團大公司那是不在多數。

能在他嘴裡講出名望大來,葉老大自然來了興味。由於,葉老大想到了能否把該公司弄過去協作搞後宮玉顏丸的事了。

省里給的六千萬,分明的資金不足。沒有投入幾個億,想產出幾個億來,那只能是天方夜譚了。

「榮光集團。」藍存鈞道。

「我也聽過,聽該公司資產達幾十年億。下邊有幾十個子公司,職工有好幾千人。

有人講過,東貢市的榮光老總叫甘雨chún,外號甘娘子。這個女子不簡直,三十齣頭,聽還沒結婚。

幾年前回到東貢後白手起家,資金累積那用坐火箭來描畫也不為過。短短几年工夫就聚斂了十幾個億的資產。

有人講他是傍了某個大款給人家作情fù。那位大款給了她幾個億的啟動資金,而她又很會跳動。

在東貢甚至直到省里都很吃得開。曾經我們西林省的韋雄開副省長去年回東貢時專門去榮光公司參觀過。

而且,榮光公司外頭假山上的題字就是韋副省長親筆當場題寫的。不過,那字,呵呵,我王朝雖是不莽漢,但是,也不敢恭維。」王朝乾笑了一多,看了葉凡一眼,講道「葉哥,那個榮光的總裁甘雨chún長得相當的誤點噢,嘿嘿……」「沽名釣譽罷了。難道甘雨chún跟韋副省長有一腿那女了的確不錯,正派起來時嚴肅得像一皇后。妖嬈起來時會迷死人不償命的。」藍存鈞哼道。

「們,這個韋副省長跟韋理國是不是有點什麼聯絡?」葉凡突然想到了這方面上去,看了藍存鈞一眼,笑道「什麼時分倒真要去瞧瞧這種妖嬈女子。愛美之心,人世有之嘛!」「這個,就難了。我們西林省壯家人特別的多。姓韋的可不在多數,假設韋書記跟他有聯絡,這個,天知道。」藍存鈞不置可否樣子講道:「瞧瞧能行,可千萬別被迷倒就是了。甘雨chún聽是土生土長的壯家妹子,歌唱得相當的溜,一首「劉山姐,讓歌廳里那些爺們都會流哈喇汁,真是可笑!」「藍老弟當時沒流吧?」葉凡乾笑了一聲,曖昧的看著藍存鈞。

「呵呵。」藍存鈞居然有些不好意思了起來,mō了mō了頭想粉飾一下,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