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八百五十四章大魚吃小魚

第一千八百五十四章大魚吃小魚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所以,如今的兩區區委書記心裡也有意見。而陽春市市委書記戴忠強雖是市委常委,但其人也有意見。

要是地區首府還在陽春,他戴忠鼻既是首府城市市委書記,又是市委常委,那多風光。

而江遠區和東州區兩區區委書記蔡信則和曹伍輝在眼紅的同時,也常常在戴忠強面前擺起了東貢首府的架子。

有的時分開市委擴展會議時,戴忠強這個市委指導常常會遭到蔡信則和曹伍輝的雙面夾攻。所以,戴忠強有時也有些鬱悶。

當然,大多時分戴忠強同志都是風光的。那市委指導架子一擺,蔡信則和曹伍輝又能耐我如何?

不過,蔡信則和曹伍輝倆人聽最近在四處活動,想掛個市長助理名頭昂然tǐng進副廳級幹部行業。

只是,聽這事還在待定階段。估量,還得看葉凡的態度。而依高雲的態度和韋理國的態度當然更重要了。

戴忠強跟依高雲關係很好,昨天一聽了市政府班子會議將把東貢市城區南擴作為當前首要義務時神色就陰沉了上去。

戴忠強雖是市委常委,但從其人sī底下的想法來講,一定是不情願看到東貢本市一下子發展起來而超越陽春市。那樣一來,戴忠強那市委常委地位估量會火燒屁股的。

所以,戴忠強不斷在依高雲面前嘮叨著市政府在勞民傷財,腳踏實地,不實在踐的亂規劃等閑言碎語。

不過,當時依高雲有勸戴忠強一句,是沒有錢有規劃只是唱空城計,不必過於擔心什麼的。當然,經戴忠強這麼一鬧騰,依高雲心裡也有些波動。

聽葉老大要到下邊縣市巡視,昨天早晨一夜沒睡好的市委副秘書長、市政辦主任衛搖通同志老早就到了市政府,不斷候在哪裡。

「我要到下邊走走就留在市政府打理日常事務。就由江凱同志陪我下去就是了。」葉凡淡淡的斜了衛搖通一眼,哼了一聲。

衛搖通一聽,那神色悄然一變。只好訕訕然陪著笑臉點頭稱是,不過市政府一些幹部都用一種憐惜的目光看著衛搖通。

由於,大家都知道,昨天衛搖通同志惹著葉老大了,估量,這傢伙行將要倒霉了。

明天葉市長這樣子做,就是成心的末尾「冷卻,衛搖通的末尾。

一旦權利被架空,衛搖通空頂著個市政府辦主任帽子有屁用。

至於江凱同志,雖表現安靜但是,心裡早樂開花了。而且,那是略顯得意的斜了衛搖通一眼一臉謙遜的道:「老衛,這個,不好意思。我手頭本來有一些事,葉市長叫我下去了。只好費事安排一下了。」「呵呵,指導,可是要服侍好些。不然,呵呵」衛搖通貌似在笑,還悄然的搖了搖頭。

這貨實則在譏諷江凱同志別樂極生悲。這個,伴君如伴虎,伴指導差不多也等於伴虎。啥時惹著指導不高興了,估量,這副主任的帽子飛了都難。

「放心我這人天生是服侍人的種。」江凱居然添著臉把本人放在了太監的地位上。

不過,這話一出,取得的效果也是很分明的。至少,衛搖通同志那神色一下子陰沉了起來,悄然的冷哼一聲後乾脆不看江凱同志了。

一路行了過去,葉凡發現。這東貢市的甘蔗那是相當的多。有點像黃土高原的青紗帳架勢。

「甘蔗這麼多都拿來幹什麼?」葉凡頭也不回,問江凱道。由於,葉老大喜歡坐副駕上江凱這個政府辦副主任倒是坐在後頭一排,顯得有點不倫不類的。

「部分吃了出來大部分都運到陽春市糖廠。

」江凱一臉恭敬,道。

「效益還不錯吧?」葉凡問道。

「不怎樣樣。」江凱老實的答覆道。

「不怎樣樣,怎樣回事?」葉老大轉頭看了江凱一眼,問道。

「我們陽春市糖廠曾經老了,是八十年代建的。到如今曾經二十來年過去了。

設備老化不,而且,廠里工人是越擠越多。最後,人滿為患。

工資有時都發不下去,更別資金福利了。

由於糖廠效益不大好。他們對甘蔗只停止初加工然後運到外邊去賣。這個,如今糖的銷路不怎樣好。

糖廠不收甘蔗了,害得如今好多種甘蔗的農戶心都給涼了。去年還發生過甘蔗焚燒事情

「甘蔗焚燒,難道甘蔗不運去賣了拿來燒掉?」葉凡有些訝然了。

「是的,太多了,就連孩子都吃怕了。送給他吃,他還會挑三揀四的嫌這甘蔗節太多,不夠甜什麼的。而糖廠吞不了這麼甘蔗,這東西又不能當飯吃,最後,一氣之下,好多老農把甘蔗晒乾了當柴火燒了。往年您看到的種植面積跟去年相比,至少縮水了二成不足。」江凱嘆了口吻,講道。

「陽春市糖廠是公營企業纓」葉老大道。

「是的,糖廠還相當的大,不屬於陽春市管,是東貢市管國有企。

業。想當年風光時陽春糖廠廠長走出來比陽春市一個副市長還氣派

「那個也正常嘛,假設是市管國有企業。我估量陽春糖廠的黨委書記也應該是正處級幹部。陽春市副市長最多正處級幹部。人家效益好時口袋有錢,當然氣度了。」葉凡猜測著講道。

「錯了市長?」這時,開車的李徒弟沒忍住信口開河。

「錯了,怎樣錯了?」葉凡轉頭看了看李徒弟。

「這個,市長,我不敢打茬。」李徒弟嚇得臉嘴角都抽搐了一下,不敢再講了。

「沒事,講

「陽春市糖廠黨委書記是正廳級幹部。」李徒弟硬著頭皮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