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八百六十一章葉藍聯手逼小戴

第一千八百六十一章葉藍聯手逼小戴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八千萬,籃市長,這個你也敢出。。我陽春市一年的財政總支出才一點三四個億左右。你們就拿去了八千萬,那是一半。都這樣子,還讓不讓我們陽春市活下去?」戴忠強同志彷彿一隻突然被踩中了尾巴的貓普通,差點從沙發上跳了起來。

「不付的話你們接著代管?」藍存鈞冷冷哼道,話講得**的不為所動。

「存鈞同志,有些事可以磋商著解蒜嘛!」這時,雷志峰這老傢伙才出嘴末尾和稀泥了。

「雷記,那可是要市政府填補幾個億的窟窿,這事,怎樣磋商?

人家把這麼大的包袱給了我們,不付出一點小代價怎樣行?」藍存鈞表情緊張了一些,講道。

「我們沒錢,叫我們打欠條可以。不過,最多五千萬,絕不能超過。

而且,陽春糖廠的事本來就是市政府的事。即使是經後這廠子倒了,難道市政府就能眼見不管。要是真不管,我也不管了。」戴忠強見葉凡不吭聲,一時也給逼急了,居然,耍起賴來。

「呵呵,這是省里認可市委決議由你們代管的事。你當時沒提出異意來,如今想撤手不管,我藍存鈞倒想看看你怎樣個不管法?」藍存鈞才不怕戴忠強的無賴行為。

「這樣吧,就五千萬。存鈞市長也不要多說了。」依高雲末尾調理了。

「這個……」藍存鈞面顯難se。

「算啦,存鈞市長,就五千萬吧。這陽春糖廠說起來也是市政府的事,這山芋再燙手也不能扔了。

畢竟,雖說陽春糖廠是省經貿委管的,但是,糖廠的廣闊職工幹部中絕大部分可是我們東貢市人民。

我們不管誰來管。而且,我也置信你存鈞市長能把陽春糖廠重新帶出來。

既然原糖廠黨委記李溪滿同志曾經調整到省人事廳了。這是不是可以這樣講,陽春糖廠還差一個黨委記。

我看,存鈞同志假設能擔起這個重擔的話,倒是可以兼著陽春糖廠的黨委記一職。」葉老大趁機末尾搶權了。

「葉市長,這可是你講的。我們就給5000萬了。陽春市再沒錢也得擠出來。不過,暫時我們的確是沒有現款,這樣,打個磋商。我們先給一千萬,剩下的四千萬分成二年給。每年年底給二千萬怎樣樣?」戴忠強肉痛得嘴角抽搐了幾下,不過,表情卻是輕鬆得多了。

能拋掉這個大包袱,戴忠強心裡直爽著了。雖說hua了錢,就算是消災了。而且,就由於陽春糖廠的成績不斷在困擾著戴忠強同志。

他不斷想在陽春市做出些醒目的成績來。可是由於陽春糖廠這個包袱太沉重了,陽春市一年的財收有四分之一填了這個窟窿。

而且,幾千號工人幹部時不時會折騰出一些事來搞費事。拋掉這個大包袱,輕裝上陣。

戴忠強置信,給他二年工夫,就能把陽春市發展得超過東貢市越來越大了。而且,昂首ting進全省縣級市綜合排比前10的名次中去。有了這個根底,經後要撈帽子,要選拔還不是有了硬體根底。如今的選拔雖說關係最重要,但你沒有一點拿得出手的東西人家想幫你講話都找不到講話的根據來。

「你們沒錢,呵呵。」葉老大突然詭異的笑了笑,弄得戴忠強同志有些心虛了。

「聽說上個月陽春市政府把直屬於市政府的地盤,也就是樹背山坡那塊地給賣掉了。那塊地皮本來是預備拿來建宿舍樓的,後來政策變了,如今除了夠級別的幹部,普通的幹部住房都得本人處理了。葉市長,聽說可是賣了二個億。看看,陽春市可也是東貢市下屬縣級市,是不是也得上繳一些給市財政補貼他用。「藍存鈞配合著葉老大唱起了雙簧,差點氣歪了戴忠強的鼻子。

「那是我們陽春市政府的錢?雖說我們是屬市政府管轄,但是,總不能下邊單位口袋裡的一點東西你們都要惦念著吧?」戴忠強氣鼻了,臉紅脖子粗的。

「算啦,不用上繳了。不過,往年市政府下拔給陽春市的錢款可得少給些了。陽春市嘛,也得為下級的東貢市分擔一些是不是?」葉老大更yin,變了個法子要扣人家的錢。

「那怎樣行?」戴忠強想都沒想,趕緊又說道。

「不該嗎?戴記,體制內的規矩你難道不懂嗎?」葉凡冷冷哼道。戴忠強一下了啞火了,有些不幸的看了依高雲一眼。

至於雷志峰同志,戴忠強知道指望不上,根本就不想看這老傢伙。

小戴同志也是被葉老大這市長跟藍存鈞這常務副市長給逼得真想跳樓了。

「葉凡同志,我看陽春市也不容易。這些年他們協助市政府處理了陽春糖廠的大成績。也著實難為他們了,我看這樣吧。他們從陽春糖廠抽手出來給市政府的五千萬補貼就用賣地的錢先付了。

依高雲又用這邊來挪補那邊了。

「那好吧!」見依高雲啟齒,戴忠強無法地點了點頭,他看了葉凡一眼,說道「這筆錢在市常委會決議後我們馬上打過去。不過,不知道這筆錢是打到市長基金外頭還是市財政局?

當然,我首先有聲明,這筆錢是用在陽春糖廠的改革盤活f子的事上的。假設挪作它用,我戴忠強鬧騰到省委也要鬧。」戴忠強一下子硬朗了起來。

他是在逼葉老大接手陽春糖廠。由於,昨早晨他跟依高雲早就磋商好了的。陽春糖廠明擺著是不行了,而省里又不管。

誰接手這爛攤子誰倒霉。到時工廠一倒,幾千工人無處下落,那肇事就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