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八百六十三章祝省長發火了

第一千八百六十三章祝省長發火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居然跟兩位省級指導對著幹了。這個,人家下不來台了。哪會還好果子給你吃的。連帶著兩位跟著一同來的同志也將遭受池魚之殃了。

而陳新禮麻著膽子對葉凡講道:「葉市長,我們回去算啦。陽春糖廠的事我們本人處理著算啦。」

而江凱主任也一臉期盼,一臉不幸的看著葉老大。

不堪大用,葉老大心裡冷笑了一聲。發現依副省長跟劉石主任嘴角什麼時分居然勾起了一個淺淺的淺笑。

「處理可以,但是,首先要把事調查清楚再處理。不然,我葉凡不服氣!」葉凡不理陳新禮,義正詞嚴,雙眼閃著正義的光芒,向著祝省長說道。

「還敢嘴硬,祝省長,我看有些同志腦子是不是有成績了。這腦子有成績就代表著思想出了成績。思想的成績就非常大了,不捋順思想,我看,想干好工作就難了。」劉石一臉嚴肅的沖祝省長講道。

「這事吧,閉會工夫到了。等會開完後我們把相關的責任人都找來,像老依,老劉都得留下。

我們幾個好好聊聊。不過,該怎樣處理一定要嚴肅處理。亂彈琴嘛,陽春糖廠可是大廠,不能就這樣敷衍了事了。

當然,找到處理成績的路子才是最重要的。」祝省長一席話算是定了調子,不過,葉凡發現,依副省長跟劉石主任那臉一下子都有些僵硬了起來。

爾後,一切在過道旁吞雲吐霧的指導們經過葉凡身旁時都會瞅這年青的傢伙一眼。

在後頭的一個小時會議工夫里,葉凡是一臉淡定的坐在椅子上。

奇異的就是守門的兩位工作人員突然對葉老大居然客氣了起來。而且,一位同志還招呼工作人員特別給葉老大泡了杯好茶來。

「謝謝!」葉凡講道。

「哥們,你牛氣!」一個守門員伸出大拇指小聲講道。

「牛啥,我快倒霉了。」葉凡淡淡笑道。

「呵呵,這個,不一定。」那位同志搖了搖頭又去看門了。

至於陳新禮跟江凱兩位同志早就一臉臘黃se,彷彿臉皮突然被做成四川臘肉乾風乾了似的,一臉死灰的坐在椅子上作不得聲來。

而陳新禮同志時不時會從眼神中隱晦的彈射出要一口把葉老大吞噬了的目光來。不過,葉老大那頂撞指導的威力也不是小陳同志敢冒犯的。老傢伙只好氣呼呼的坐著生悶氣了。

煎熬的一個小時過去了,四點半,會議室大門終於再次打開了。

首先出來的是省委記付國雲同志爾後是祝岩峰省長等人。付國雲並沒看過道里的那些秘書,包括葉凡等同志一眼大步走了。

這時,祝省長秘書宋林走到葉凡身旁,小聲講道:「祝省長叫你一同去吃頓便飯後再處理陽春糖廠的事。」

「謝謝!」葉凡點了點頭,叫上陳新禮跟江凱三人跟著宋林往省委招待所面去。宋林倒也想得周到,在一個較大的包間的角落裡給葉老大三人塞進了一張桌子里。

這一桌坐了十位同志,葉老大一打聽,成然全是這些指導的秘書。

倒是個接交的好時機。

不過由於先前葉老大對頂依省長以及劉助理的事估量是給這些秘書知道了。所以,葉老大想套近乎,這些秘書居然都是淡淡的只是點了點頭並不講話。

老子成瘟神了葉老大心裡哼了一聲。不過,發現陳新禮跟江凱兩人倒是顯得相當的ji動。

由於,能進這裡吃飯,那是什麼級別的幹部。至少,再怎樣樣也輪不到本人倆人的。

所以,兩位同志都是一臉正派的板著臉坐哪裡吃著東西。倒是葉老大看得開,心說這些狗日的狗眼看人低的秘書們。等下假設祝省長不處理本人看稱們跌碎了眼鏡再講了。

就在這時分,付國雲記來巡著每一桌敬酒。這個也是指導們的習氣,凡是遇上這種時機,指導們都會拿著一杯酒,然後到每一座去喝上一口。往往都是人家一杯指導只是意思一下。一杯酒就能打完幾桌了。顯得指導關心下屬,與下屬同樂嘛!

「你們這些小同志很辛勞啊。」付記塊頭適中不過,穿著西裝倒彼有一股子封疆大吏的氣勢。此刻顯得很隨和樣子,一臉的淺笑著講著話。

由於,葉凡這一桌就陳新禮歲數大一些,其它的秘書跟葉凡都不過二十七八歲樣子。

所以,付記稱呼小同志顯得更是親切。大家自然全都站了起來,舉著一杯紅酒一臉恭敬的悄然彎著身子,擠著笑臉看著付記了。

「不辛勞不辛勞付記才辛勞了。」在坐的十位同婁簡直是異口同志講這話的。

「呵呵呵」付國雲笑了幾聲,他巡了大家一眼說道「哪位是從海東來的葉凡同志?」

我是」葉凡悄然一愣之後趕緊講道。

「你從大老遠的海東來我們東貢市,冤枉你了。不過,你要做好打硬仗,攻堅的預備。」付國去淡淡的講道。

「我早做好預備子。」葉凡的話很是自信。

「好好好!」付國雲連說三個「好,字,轉身又隔桌敬酒去了。

弄得桌上人全都一頭霧水的。

不過,再坐上去時,葉凡發現,陳新禮同志看本人的眼神有些變化了。而江凱更是雙眼有些放彩。

至於那些副省長副記的秘書同志們,全都掏出名片來,一臉熱情的引見著本人。

這下子,就由於付國雲同志講了三個「好,字,居然把葉老大推到了本桌「紅人,的地步,倒是令得葉老大彼有股子啼笑皆非的感覺。

人家說三十年河東三十東河西的,這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