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八百六十五章魯進老了許多

第一千八百六十五章魯進老了許多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老劉,人家可是六千萬?」祝省長像個地府判官,哼了一聲。

「給們六千萬,們完全收走。從經後省經貿委跟陽春糖廠一丁點關係也沒有?就是人事權,只需省委組織部贊同,們東貢市可以由們調整。」這時,劉石硬著頭皮頂了下去。

他掛著一個省長助理,弄六千萬的話鼻難度很高,但是,最近省經貿委還是有一筆支出的。

不過,即使是這樣,劉石同志那嘴角還是連連抽了幾下。而那話講出時,葉凡敏銳的感覺到,似乎,劉石同志的話音里居然還帶著一絲不易察覺到的哭腔。

老傢伙也會哭,葉老大在心裡好笑著。

「不行不行!。」葉凡直搖手。

「好了,這事就這麼定了。明天我祝岩峰在這裡作個證人。陽春糖廠從今後由東貢市直接收轄。

省經貿委從此後跟陽春糖廠完全脫勾。而省經貿委補貼給東貢市政府六千萬作為一次性處理糖廠的補貼性款子。

至於陽春糖廠的人事調整權,我看也得給下邊同志一定的人事權才行,不然,還怎樣管理糖廠。

這事,我跟雷部長磋商一下。看看這陽春糖廠的人事權正處級幹部由東貢市任命。

而廳級幹部由東貢市建議代理調整行不行,爾後報經省委組織認可就行了。」祝省長一口就敲定了上去,很有氣魄。

「省長,陽春糖廠如累重新停止資產重組的話估量要停止股份制改革。據我們的調查結果就是資不抵債,拿去評價的話還欠著外邊一個多億。這樣的爛攤子誰也不想要,就是省經貿委補貼了六千萬,可還有一個億的盈餘。我們東貢市的經濟狀況省長也知道,這一個億真是負擔不起。」葉凡又在叫苦了,自然是瞧中了祝酒仙腰包里的錢了。

「呵呵,葉同志,真以為我祝岩峰在開銀庫是不是?前段工夫不剛給了六千萬,就那筆錢完全可以投入出來嘛?這麼一算計,也不會差太多了。作為東貢市政府,陽春糖廠在們的地盤內,也得負起一定的責任是不是?而且,糖廠由盛轉衰們也該負起一定的責任。

並不全在省經貿委頭上是不是?」祝省長又恢復成了「祝老摳,了。而且,單方都各打了五十大板,算是為劉石主任扳回了一點面子。

「祝省長,那六千萬可是要生金蛋的母雞的。要是砸進糖廠這個爛攤子中可就不會下蛋了。

到時,這個,我擔心…

」葉凡一下子拋出了條件。

當然,在坐的其他同志都是聽得一頭霧水。什麼母雞下金蛋,這個,只要祝省長跟葉凡才明曉其中意思了。

「子,夠狡詐的。」祝省長給氣得居然笑了,指著葉凡半天居然噻不出話來」旁邊人看得呆若木雞了。啥時見祝酒仙如此被人逼得如此過。

而祝省長口吻里突然顯顯露的親切,又令得各位同志心裡暗暗在猜測著兩人是計么關係。至於陳新禮跟江凱,早就傻眼掉了。想不到葉市長這麼有來頭,彷彿跟祝省長真有關係似的。

「我是假話實,沒辦法!您是大省長,總得給點

「算啦,不過,再給補貼二千萬,合著那六千萬就是八千萬了。只要一個要求,我要在二年內看到陽春糖廠重新站起來。而且,要恢復昔日輝煌,葉凡同志,做得到嗎?」祝省長一臉嚴肅,盯著葉凡講道。

「您要給我糖廠完全的人事調整權,包括糖廠黨委書記以及下邊一干人等。我葉凡不能救活糖廠,這帽子,我不要了。」葉凡的話鏗鏘有力,還指了指本人頭上。

九段高手氣勢發出,還真能唬住人。在坐的突然有種奇異感覺,

彷彿葉凡同志突然高大了起來。這個,當然指的是籠統,屬於肉體層面的東西。

「成交!」祝省長一拳砸在茶几上」發出嚓嚓的聲響後道。

爾後閉會。

走時祝省長再次轉身朝葉凡講道:「救活糖廠,我祝岩峰支持!」爾後,祝省長才大步走了。

「哼!」依傑明副省長冷哼一聲,轉頭走了。

「唉……」劉助理嘆了口吻,又看了葉凡一眼,道「扯糖廠就糖廠嘛,幹嘛扯到李溪滿頭上去。人家走了就走,硬要扯住不放是為什麼?伙子,得饒人處且饒人。有些事,要想想經後事。」「劉助理,還希望能把糖廠那十幾個老副職位接納一些回省經貿委。一個糖廠容不下這麼多尊大神?」葉凡央求道。這個,的確是個頭角的成績。

接近30個廳級幹部,一個糖廠,儼然就是一個地級市了。這些人都是省經貿委硬塞上去的,該怎樣樣處理,難辦!

「呵呵,六千萬我明天就打到們賬頭上。這個,剛才祝省長有講過,糖廠的事跟咱經貿委沒丁點關係了。

葉凡同志,沒準兒明天祝省長跟付書記,雷書記磋商當時,真把糖廠的人事權下放給了葉凡同志調整。

呵呵,葉凡同志,的權利大,正廳級可以調整正廳級幹部的職位了。善加應用吧,好自為之。」劉石同志乾笑了一聲,胸脯突然tǐng得很直,走了。

由於,剛才肉痛本人的錢,如今,倒也抓住了一個令葉凡同志非常順手的成績了。那些「老人」劉石同志哪還會接回來讓本人舒服著。

這不是傻子嗎?

老狐狸,看我笑話!望著劉助理的背影遠奔,葉凡彼為有些感嘆,不過,覺得這老傢伙彷彿心腸還不錯,還會提示本人一聲。

這樣的同志,有些複雜。至少,他是對事而不是對人。不像有些人,是人與事參雜在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