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八百七十三章借人去

第一千八百七十三章借人去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跟祝省長二次稍許的接觸後,葉老大也從其中mo著了一點小們道。

覺得祝省長此人是軍轉幹部,做事較爽快。

而且,一直秉承了軍人的風格。注重實幹,注重承諾。

不喜歡搞歪門邪道。當然,這個只是葉老大的一些小感晃如果說祝省長像表面上看到的如此簡單的話,那他絕不可能坐上省長位置的?

「那行,關於對藍存鈞同志的任命我可以支持你。不過,畢竟糖廠廠長是正廳級幹部,這事,還得經過省委討論通過才行。你明白我的意思沒有?」祝省長提點葉凡道。1873

「我明白。」葉凡講道,自然知道祝省長在提醒自己,還得過省委書記付國雲那一關的。

「明白就好,抓緊時間,把廠子整治好帶出去。」祝省長講了最後一句話掛了電話。

「藍老弟,你家裡發動了沒有?」擱下電話後葉凡問道。

「前幾天葉哥給我提過這事了,我早就跟老頭子講過了。相信這事他們也應該早有準備了。畢竟,副廳到正廳是個巨大的坎,誰也不可能輕易放過的。不過,葉哥,小弟還求你一下。」藍存鈞把身姿放得很低。

「咱們si下是兄弟,不要這麼客氣。」葉凡擺了擺手。

「我父親講過了,西林省跟藍家的關係以前基本上沒有。要穩妥起見的話最好是能找到影響付國雲書記的人才行。

祝省長是強勢,但是,付國雲畢竟是書記,是西林省一把手。對於省里來講,正廳級幹部的任命就是權屬範圍內最高職位了。

雖說只是一個國企老總,但是,有門路的同志都會以此為跳板,這何嘗又不是另一條陞官的路子?」藍存鈞講得很直白。

「你父親的意思是其中還有許多爭執是不是?」葉凡說道。

「嗯,父親說。西林省省委裡頭關係也彼為複雜。祝岩峰跟付國雲兩強相遇,差不多勢鈞力敵之狀況。這是西林省委最大的兩個派系集團。而其外還有黨群副書記曾九天同志的小集團以及以副書記鍾抱石為首的二人組合。其中也有單幹的不參派的個人中立群體。」藍存鈞說道。

「打聽清楚沒了,誰跟付國雲關係較好。」葉凡問道。

「不清楚,父親也是彼為苦惱。現在已經找了些還能講得上話的人跟付國雲遞過話了。只不過付國雲的態度較模糊,父親推測說是講話的力度不夠一些。」藍存鈞講道。

「付國雲作為一省書記,封疆大吏。如果說中央沒人支持他能上位,那是絕不可能的。能推人坐上一省書記的同志,至少也得是政治局委員才可能有這種能量。付國雲背後有這種人襯著,所以,中央一般的高級幹部出嘴,作用不是特別的大。,…葉凡皺了下眉頭,說道。

「父親講了,葉哥這次真能幫上忙。首先,藍家會記住這個人情。第二,葉哥提的關於津門市跟東貢市結對子互助的事,他可以拍板下來。我當時跟父親講過了,葉哥說是要幫我肯定就會全力出手的。

沒必要講七講八的。不過,父親說是還是叫我代傳一下他的意思。他講了,兄弟情是兄弟情,但公事就是公事,有些事必須分清楚。」藍存鈞拋出了其父藍平峰的意思來。

「呵呵,藍市長講得有道理。」葉凡點了點頭。坐棒子上琢磨了一陣子,覺得是可以亮點「背景,的時候了。

有的時候,能力是一回事。但也需要「背景,的襯托。像藍家這樣的家族,你沒有能讓他們信服的能量,不可能降服他們的。

於是,葉凡拔通了中組部副部長寧志和的電話,笑說道:「寧叔好,我是葉凡。」

「是你啊,你可是很少來電話的。我還以為你是不是失蹤了?」1873

寧志和話中透顯著淡淡的親切,屬於那種比普通的朋友親切些的親切。

跟親人間的親切相比又差了許多。這個,自然是看在葉凡師傅費方成的面上才如此的。

「想失蹤都難啊!」葉凡故意的嘆了口氣。

「你的事我知道,不過,我有些奇怪,你不去找喬家大院找我幹什麼?」寧志和突然很直白地講道。

「呵呵,寧叔想錯了。我現在東貢呆得不錯。這裡山美水美人更美,好山好水好地方。倒是個修生養xing的好場所。我還真要感謝燕省長能讓我來這裡呢?」葉凡淡淡笑道,余光中發現藍存鈞坐對面張著耳朵在聽著,估計正在猜測這個「寧叔,是何許人也!

「樂不思蜀了?」寧志和被逗得笑了。

「有點,但不完全。」葉凡說道。

「你還沒跟我講清楚為什麼我錯了?」寧志和說道。

「我想打聽下。西林省的付國雲書記跟哪此同志關係還不錯。我想,寧叔所處的特殊位置,沒準兒曉得一些。既然到了西林省,在人家手下混飯吃,不打聽一下以後倒霉了不就慘了?」葉凡淡定的講道。

「呵呵,想找我幫忙就直說。何必繞來繞去的,這個,好像不像你的風格。」寧志和自然是聽就明白了葉凡的意思,毫不客氣的指了出來。

「那我直說了。」葉凡豐笑了一聲,厚著臉皮講道。

「說吧,我聽著的。」寧志和講道。

「想求寧叔給付國雲打個招呼,我們東貢市有個陽春糖廠」

葉凡把推薦藍存鈞的事給講了一遍。

「既然祝省長會支持你了,就剩下付國雲的問題了。」寧志和講著,沉默了一會兒,講道「付國雲的有些情況我不便於講,對你來講也不可能能伸手到那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