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八百七十五章喬家大院的壓力

第一千八百七十五章喬家大院的壓力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大伯是想說我被交流的事表面上是燕春來在干,實際上費滿天〖書〗記也是默許了是不是?」葉凡說道,心裡一股怒火騰騰著往上冒了。

「你還不算太笨,如果沒有費滿天的默許,怎麼可能把一個正廳級的正職幹部給交流走。

而且,你在海東剛乾了件大事。得到過婁一桓〖書〗記的點名褒獎。

燕春來反應會如此的遲鈍嗎?

難道他燕春來還真敢置中常之一的費一桓〖書〗記的話於不顧嗎?你想得太天真了,這裡頭,複雜著。1875

所以,我覺得,你要振作起來。而且,要好好的反省自己所作所作。你在海東幹得不錯,為什麼反倒落得這樣的結果?

這就叫什麼,有些事,你打了省里領導的臉子知道不?海東的事連〖中〗央都在關注著,而且,是一件很不光彩的事。

往往這種事下邊人捂蓋子還來不及,哪會捅到中徑委去。而且,要不是有著費一桓這個紀委〖書〗記在罩著,換作任何一個人上去坐中紀委〖書〗記這個位置。

估計,費滿天和燕春來倆位同志都將灰頭土臉。造成這一切的就是你這個始作蛹者葉凡同志。

所以,好生想想。當然,我並不是叫你不干事。事要干,關鍵是幹事的方法問題。

比如就拿海東事件來講吧,如果省里出面壓制下去自行處理了,這樣,〖中〗央那一塊人家過得去,而省委領導也有光彩是不是?

當然,你被交流還有其它原因的。為什麼喬家大院明知你如此了到現在還沒吭聲,你明白了沒有。

對手一個是政治局委員的燕雲副〖總〗理,一個是更高几層層面的費一桓〖書〗記。

你叫喬家大院這肩膀能扛得住兩位巨人的壓制嗎?所以,遠山的意思是等這陣子風停歇後再給你安排一下。

或者回部委去鍛煉鍛煉再回到地方就差不多了。」喬橫山倒也真關心葉凡,講了許多。

「我知道我的『毛』病很多,不過,燕春來如此做,就是在當面甩我耳光這粱子,我絕對會反擊的。」葉凡冷冷的哼道。

「你自己看著辦,我再講你還惱我了,不說了。」喬橫山說著就要掛電話葉凡趕緊說道「大伯,你能不能跟西林省的歸司令員打個招呼。他有個手下叫依定江,此人都50出頭了還只是個中校」葉凡乾脆把原由講了一遍。

「繞來繞去的就為了爭取一個地級市的市委常委到你的小集團,你還真是會整事。叫我開口,那不大炮打蚊子了?」喬橫山沒好氣的哼道。

「嘿嘿,誰叫你是我大伯是不是?再說,您老人家層次高看不起這種層次低的市委常委。但對我來講,一個市委常委對我的支持卻是很大的。多一票總比沒有票的好是不是?」葉凡乾笑道。

「你小子,老子還不到760.就那麼老了。算啦,講不過你,我直接跟歸興天打個招呼就是了。不就一個中校升上校的小事,不過,你小子可要記住,欠著我喬橫山一個大人情了是不是?」喬橫山這老傢伙那話一出,臉皮子之厚,就連葉老大都感覺害臊。

「我說大伯咱們可是親戚,叫你傳句話就算是一個大人情。這個,可是有些說不過去了。」葉凡自然是不想應承下這個「大人情,了。誰曉得經後喬橫山同志會不會整出什麼難辦的事來為難自己。估計,這事都得應驗在喬世豪身上了。

「一是一二是二,親戚歸親戚人情歸人情。你小子不認的話我老喬這張嘴可是不會開的。

你以為求人辦事如此容易是不是?人家歸興天好歹也是一少將,人家憑什麼白給我辦事。

我喬橫山也得欠著他一人情是不是?人情還人情,扯平罷了。再說了,這次的事是你幫別人辦事。如果是你自己的事,我喬橫山二話不講,給講情了。」喬橫山這臉皮還不是一般的厚實葉老大在「佩服,的同時被『逼』,只好認了這個「大人情,。1875

糖廠的mo底調查倒是相當的順利,而李溪滿此人仗著有副省長依傑明同志撐腰。

雖說被停了職但這老傢伙卻是悠哉得很。大有不屑於一顧的架勢。而藍存鈞找他了解糖廠的事,這老傢伙很擺譜。就是不配合而且,那是閉口不講話。

一談起這傢伙,藍存鈞就恨得牙痒痒的。不過,暫時藍存鈞也顧不及跟這傢伙鬥法了,糖廠全面mo底清楚才是最重要的事。

八月底,東貢市也進入了盛夏之中,天還是相當熱的。葉凡也搬進了市委常委樓里,東貢市的常委樓建得還是相當的古樸。

青磚碧瓦並不顯老土因為東貢市的土地不怎麼值錢,所以,市委這十幾座常委樓一座座地盤都相當的大,掩映在綠樹紅huā當中,景緻相當的不錯。

葉凡的院子里擺著三張躺背竹椅子,三個人成半包圍形式對躺著。

〖中〗央放著一圓形的竹子茶几,茶几上擺放著一些小點心。

還有幾個精緻的杯子,裡頭正盛著東貢市本地人自釀的米酒。這計米酒相當和香醇。葉老大跟藍存鈞還有王朝三位外來戶倒都愛上了這種本地人自釀的米酒。

「葉哥,糖廠mo底已經全面結束,下一步工作我準備進入全面的整頓階段。利用一個星期時間把糖廠的人事方面進行全方位的調整。要重新考慮人手了,而新的人手的招聘工作已經展開。不過,效果好像很差。」藍存鈞臉上有些鬱悶。

「一個破廠子,誰肯來自投羅網。像有關專業的大學生都不肯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