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八百七十八章祝省長問話

第一千八百七十八章祝省長問話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其實,搞電梯辦公大樓耗材多,造價高。如果盧氏集團準備搞標誌xing建築了,哪咱們市『政府』就沒必要再重合著搞了。

我想,能不能以咱們東貢市少數民族的特sè結合現代理念,參雜一些周邊國家的建築風格,搞出獨屬於咱們市『政府』辦公風格的辦公大樓來。

原來如果說段〖書〗記打算建一座占層的高樓,咱們就用這樓的錢建五六層的辦公大樓。

而在下邊加入了東貢理念的民族風格園林景觀,使得到市『政府』來辦公的同志們能感受到濃濃的少數民族氣息,猶如回家一般不是更好。

我想,用電梯樓的錢建一個組合式的園林式辦公群應該不成問題。還有存鈞,你也得把這兩處特點跟你的父親商量一下。1878

如果經後津門市準備援建的話,得搞另一個有特sè的有著一定代表xing的建築出來了。」葉凡講道。

「嗯,葉哥的這個想法很好。我會跟父親好好談談的。」藍存鈞點了點頭。

「盧偉,陳軍,我手頭上暫時沒有『葯』丸。不過,倒是有一顆品質相當好,可以幫助八段高手突破一小台階的『葯』丸。

本來是我求那位高人給王仁磅那貨特別配製的。不過,既然你們倆需要在短期內想再上一個小台階,那這一顆『葯』丸只能分作兩顆,你們倆一人半顆了。

我想,效果跟以前助你們突破的『葯』丸相比,估計應該更佳。畢竟是給八段高手配製的用在你們六段身手身上。你們打算在這裡住幾天?」葉凡講道。

「一旦提功完成,咱們就得走了。水州的事離不開我,我這個公安局長失蹤了幾天,還不『亂』套了。」盧偉一臉嚴肅,講道。

「我也得趕回去,杏兒都六個月了。這個時候是最希望有親人在一旁溫暖著的。為了下一代嘛!」陳軍說道。

「那好,晚上好好休息一下。我看看明天能否行,行的話就在明天晚上咱們找個好地方幫你們突破。這個地方的話王朝去找了。」葉凡看了王朝一眼講道。

「有什麼要求沒有?」王朝問道。

「安靜是必須的,第二就是如果能找到yin柔之氣特別足的地方突破就更好了。因為,雷yin九龍丸雖說是剛柔並濟的『葯』丸。但是,還是偏向於「雷,的方,雷屬於火烈xing質的所以,剛xing較強。偏yin的地方有助於自然的融合一定的凡解釋道。

「yin柔的地方,大哥,墓地會不會偏向朝問道,因為,這個yin柔沒有一個概念,很難掌握的。

「墓地,男xing墓不行男xing偏陽。而女姓屬yin,她們的墓溢出的墓氣也是yin柔之氣。不過,還得小心一點要檢查一下墓地四周是否有污物。污物太嚴重的地方不行。」葉凡慎重的交待道。

「那行,我明天一大早帶些人去找找。這個,是不是越古老的女xing墓越好?」王朝點了點頭。

「那當然,就像陳年米酒,越古老越醇嘛!」葉凡笑道。

「想不到這裡頭還有這麼大的學問,長見識了。」藍存鈞不由得嘆了口氣,雙眼看著葉老大,佩服得很。

「這個只是那位前輩在給我『葯』丸時交待的。並不是講我知道得有多少。你們,只是差了一個機會罷了。,…葉凡謙虛的講道。

「依〖書〗記,咱們的建議都提上去一段時間了,怎麼省里還沒有反應過來?」戴忠強講道。

「別急,咱們的建議上頭沒反應。但是你沒發現,藍存鈞的任命省里不是照樣子沒反應。呵呵,我估計啊,藍存鈞的任命下來,省里我們的建議也會有反應的。兩件事,是不是捆綁在一起了。」依高雲淡淡的笑了笑表情平和,好像心情不錯樣子。

「哈哈」政法委〖書〗記蘭立權同志哈笑了幾聲後看了大家一眼,說道「估計,那兩個傢伙做夢也不會想到。他們自認為想糖廠市裡一把抓了。最後任命一宣布下來頓時就傻眼了。」1878

……哼,糖廠廠長是正廳級別。是那麼好坐的嗎?一個爛攤子,我不相信藍存鈞跟葉凡兩隻蛤蟆能跳出什麼結果來。藍存鈞一旦失去了常務副市長職位,這邊雖說撈到了糖廠廠長一職,級別也提到了正廳。

但是,糖廠以後想取得市裡多少支持,只有葉凡一個人在跳動,有限度的。」戴忠強冷冷哼道。

「我們也別盲目樂觀,咱們是推薦了人。但是,省里未必能如咱們所願。到時沒準兒另外調整一位同志下來接替了藍存鈞的位置。咱們啊,竹籃子打水一場空了。」依高雲臉上又閃過一絲絲憂鬱。

「不管怎麼著,也比籃存鈞在位好得多。市長跟常務副市長合作,整個市『政府』差點被他們全面遮蓋了。最近劉轉金依錢森還有衛搖通三位同志壓力空前的大。葉凡已經開始「冷卻,衛搖通了。一旦權力全面架空,衛搖通這個市『政府』辦主任就成一擺設了。你們有沒發現,市『政府』辦的江凱最近跳動得很厲害。」蘭立權說道。

「哼,在市『政府』和市委裡頭失去了藍存鈞的支持。葉凡,將來將舉步維艱。而陽春糖廠得不到市『政府』過多的支持,想帶出來,登天之難。我戴忠強這五千萬不是那麼拿的。我這雙眼不huā,我要看著葉凡跟藍存鈞倆人倒在糖廠的爛泥潭裡,那地兒,就是他們倆的葬身之地。」戴忠強同志那臉越來越冷,滿臉的凶光。

「唉」依高雲擺了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