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八百九十二章肖十六妹

第一千八百九十二章肖十六妹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還沒有,我正準備出去。有個朋友幫的忙,只要出筆錢就是了。」葉凡自然不會講出李嘯峰來,在打馬虎眼。

鐵占雄看著葉凡淡淡的笑了笑沒再問,估計也猜到了一些什麼。

至於王仁磅跟藍存鈞則是表情平靜。

吃過午飯後葉凡直奔麗皇酒店而去,到了酒店後葉凡要了杯*啡慢慢的喝子起來。因為事先李嘯峰並沒有透lù跟自己聯繫的那位叫「肖十六妹,的女子的任何資料。只是交待了聯繫的方式。

只不過對於特勤a組駐英國的這位a組隊員葉凡也有些好奇,就這名太雷人了,人家蕭大俠筆下有「甘十九妹,。而那位a組隊員居然取名叫「肖十六妹,。

當時李嘯峰聽了葉凡在電話中偷笑後哼道:「有啥稀奇的,你不是也叫「狗子,嗎?咱們a組的成員全都是有型有脾氣的。不過,十六妹長得可是相當可人的,你小子別想著什麼偷香的想法。以你現在的四段開源身手,被人家k得鼻青臉腫得可別找我老李哭訴。」李老頭的一席話自然讓葉老大有些啼笑皆非的感覺。可又不好反駁,只好鬱悶的認了。

整進去了三杯*啡感覺沒有聯繫自己,葉老大有些不耐煩了。感覺肚皮有些漲,於是站起來往衛生間走去。

這麗皇酒店的廁所還是搞得古sè古香的,跟咱們國冉有些茶座居然有得一比。這老外就是懂享受,葉老大在心裡嘀咕了一句後掏出話兒享受著就拉了起來。

噓噓的拉尿聲響起。

「天王蓋地虎!」突然,葉老大背後傳來一道女子聲音來。這聲音來得太突然,葉老大根本就沒做好準備。

這貨身子頓時一僵。知道是肖十六妹跟自己聯繫來了。這貨慌得忙不迭的拉拉鏈收kù頭一氣呵成。轉身四周看了看居然沒發現人影。

「老李也真是,居然搞出座山雕的口叉禪來當聯繫暗語。」葉老大自嘲盤搖了搖頭,鷹眼下發現此刻衛生間還真沒旁人,也就隨口念叨道「寶塔鎮河妖。」

發現沒人應答,葉老大走出了衛生間。在一個拐角處發現一個身穿掛背裙的年青女子正一臉笑盈盈的看著自己。

該女子圓潤的臉盤,膚sè特別的白頭上還扎著十幾根小鞭子,彼有股子青春少女的張揚氣氛。又有一股子農村姑娘那種純樸勁兒,在倫敦這樣的大都市能見到如此純味兒的女子,倒是別有風味。

「看啥看想「mō河,就「mō河,吧,本姑娘才不再乎!」那姑娘瞪了葉老大一眼,咯咯笑著說道。此刻的她,有點像是街邊招攬客人的那啥的本地雞。

「哪咱們開個房去。

」葉老大頓時精神一振,知道此女就是肖十六妹了。因為,李老給的暗語中最後一句就是「mō河,。

肖十六妹還真是聰明,居然夾雜在拉客中叫了出來。像倫敦這種地方,高級妓女在高檔的酒店還是能見到的。

葉凡要了一個房間帶著肖十六妹進去了。兩人親密的手挽著手笑著進的房間。

不過,一進房間,肖十六妹馬上抽走了手。使得葉老大還彼為感到有些遺憾。

肖十六妹雖說算不上極品甚至可以說是從姿sè來講只能講是中上水平。但其人身上有股子能讓男人蠢蠢心動的氣質在縈繞著。

「你需要的武器我都放在一個秘密地方,就在這裡,你自己去取就行了。」肖十六妹看了葉凡一眼拿出了一張寫著地址的紙條,想了想又講道「你應該會用吧?」「應該還行吧。」見肖十六妹眼中好像有一絲不屑神情,葉老大可是感覺自尊心有些受損了,居然被一個小女子給鄙視了。

「咯咯,能行就好到時別找我教你們就行了。我很忙滴。」肖十六妹眼眉一翹,很翹皮滴。

「十六妹,你在這裡駐點,對於貝魯丁酒吧應該知道得比我多。

能不能提供一些你曉得的,對我有些幫助的秘密。」葉老大為了兄弟們的安全厚著臉皮問道。

「你們的事並不是我的範疇,所以,本姑娘不管這些閑事。說句實話嘛,要不是看在李老面上,連這個我都懶得管。」肖十六妹淡淡的哼道,根本就沒有一絲同胞情顯得有些冷血。

「我只是希望你能提供一點有關的消息,你怎麼這般的冷血。好歹咱們也都是華夏人,我看你不會忘了祖宗吧?」葉老大可是有些生氣了冷冷哼聲道。

「收回你剛才所講的話!」肖十六妹那是說變臉就變臉,冷煞煞的盯著葉凡。

大有一言不和就要動武的架勢葉老大何曾受過如此鳥氣,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乾脆一屁股坐在了沙發上,翹上了二郎tuǐ盯著肖十六妹,說道:「1小妹子,看來你的脾氣還不小嘛!」「本姑娘脾氣不脾氣還輪不到你這個自以為是的傢伙來管,既然李老肯為你提供一些方便,想必你也曉得我們這個組織的一些事。還敢在這裡充大爺,本姑娘生平最討厭的就是那些在政府工作,自以為自己還有兩把刷子的傢伙。就你一個地級市市長,不是本姑娘貶低你,

給本姑娘提鞋都不配!」肖十六妹滿臉寫著的全是不屑的鄙視。

「放肆!」咔地一聲,茶几上一鼻xìng紙杯被葉老大重重的磕在了桌上。

「啊」肖十六妹沒忍住,雙眼駭然的瞪著茶几上那硬紙做的茶杯。一會兒看看葉凡,一會兒看看那茶杯,一隻手捂著自己那塗了一點口紅的胭脂嘴,一幅難以相信樣子。

因為,茶几上的紙茶杯就那麼被葉老大輕輕的一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