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八百九十五章面具人現身

第一千八百九十五章面具人現身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這些人都是冷血的,只要能放倒對方,什麼招子都會使的。」鐵占雄說道。

「仁磅能對付他。」葉凡說道。

「啪……」

一聲脆響傳來,那粗如兒臂的木棍居然被王仁磅一tui就給踢成了碎木條。爆開時像是下了一場木粉雨在勁氣的腫脹吹動下往外漫天飛炸了出去。

而面具臉男子也被氣勁爆得退了一大步。1895

就在這時候,葉凡鷹眼發現。面具臉男子突然往腰間一抽。一把黝黑的軟刀在此人氣勁鼓動下像厚背馬刀一般砍向了王仁磅。

葉凡手輕輕一動,一把柳葉飛刀抓在了手中,隨時準備應付突發情況。

不過,王仁磅也不慢。身子滴溜溜的突然往後一個大轉身。再往空中一個鷂子翻身,詭異的居然挪騰到了面具臉的身後。一腳狠狠的踹了過去。

卟……,

面具人沒站穩當,被踹得往前叭地一下就撲倒在了地下。而手中的軟刀也飛彈到了七八變開外。此人,很是瀟洒的來了個狗啃泥。王仁磅長身而起,一個大跨步就彈到了此人跟前。

「媽的,還敢砍老子,去死吧。」王仁磅那是一點不留情,穿著厚皮靴的腳昂足了勁力踩在了面具人的頭上。而且,一用勁,面具人的頭被王仁磅狠狠的,硬生生的按進了爛泥地里。

面具人拚命掙扎,王仁磅那能讓他掙脫開。腳迅速收回。在面具人腰間和大tui處一陣狂踢。面具人因為嘴被按在泥土裡,所以,連慘叫都叫不出聲來。

唔唔聲中。

面具人腰部,tui部骨頭應該被王仁磅給踢斷了。而且,頭皮也給抓扯掉了一大片,顯得血淋淋的。

「說,誰叫你來的?」王仁磅糾起面具人的頭髮,隨手一拳幹了過去。啪地一聲過後,面具人臉上頓時就像一爛西瓜樣開了發。鮮血鼻血迸得滿臉都是。

「不說老子先糾下你這爛舌頭地。、,王仁磅火大了,手指一動就要挖面具人的舌頭。

「住手,帶這邊來。」葉凡突然出口了。

「哼!」王仁磅一動,老鷹抓小雞樣抓起面具人,路過草地上那四個傢伙身邊時又補上了幾腳。

四人頓時就暈了過去,而藍存鈞立即跳了出來,又狠狠的補了幾腳下去。咔嚓幾聲脆響過後,地下的四個人全成廢人了。估計,經後只能在輪椅上過殘年了。

對於這些,鐵占雄李強葉凡都是視若無睹。大場面都見過,這點只能算是小兒科了。

幾人動作麻利的搜遍了面具人全身,主要是怕此人突然咬毒『自殺』什麼的。揭開面具人的另半邊面具後才發現此人臉上並沒有受傷。估計這面具是用來遮掩相貌的。

「你有沒見過一個從華夏來的中年男子躲在你們那裡?」葉凡冷冷喝問著,藍存鈞拿出了惠景擔保公司總經理陳冬經的相片遞到了面具人眼前。

不過,面具人不吭聲。

「不說是不是?」藍存鈞照準這傢伙又來了幾腳,頓時響起啪啪啪腳踢在皮肉上的聲音來。1895

只是,面具人咬著牙還是沒吭聲。

「退一邊去,我來。」葉凡說著,分筋錯骨手施展開了,手如蛇一般在面具人身上舒展開了。

表面上看去好像是葉老大在給面具人搞按摩。但其他同志都曉得,面具人所受的痛苦簡直不是人能受得了的。

果然,在骨頭被葉老大一塊塊拆開後。足足堅持了二分鐘。面具人終於受不子啦。

用英語叫道:「我說我說!」

「你叫什麼名字?」葉凡停止了動作,問道。

「伊飛。」面具人回答道。

「伊飛,你跟伊娜娃有親戚?」藍存鈞『插』嘴問道。

「她是我妹妹,你們欺負了她,我當然要出頭了。你們去問問,在這九號街,誰不曉得我「蠍子,伊飛的失名。」伊飛講道。

「你就是為了給妹妹出頭這件事?」葉凡冷冷哼道。

「嗯嗯!」伊飛忙不迭的點頭。

「看來,你還不老實啊。」葉老大淡淡的講著,突然一聲爆炸xing喝問道「你在東狗裡頭擔任什麼工作?」這一聲是葉老大用九段高手的勁氣以化音mi術方式施展開的。伊飛未防備之下一愣之後脫口而出道「貝魯丁分部經理。」

瞬間,伊飛反應過來,馬上改口叫道:「我不知道你講什麼意思,什麼東狗西狗的,我家沒養狗,我最討厭狗了。」

不過,顯然他講的話沒有力度,大家都冷冷的盯著他。

「我講的是真的,我真不喜歡狗。、,伊喜趕緊強調了一下。

「都講出來吧,你應該只是個東狗組織貝魯丁分部明面上的負責人實際上的負責人應該是努狗宗德是不是,他現在什麼地方。你們保護的那個叫陳冬經的華夏人現藏在什麼地方。如果想繼續受皮肉之苦的話你就不要講,不然,本人有一千種法子能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葉凡淡淡講道。

「大哥,實在不行乾脆把伊娜娃一起抓來算啦。這娘們也ting夠勁頭的,老子mo她屁股居然不肯,晚上定要弄áng上聽聽她的叫chuán仁磅一臉的猥瑣笑著。

「你敢!」伊喜脫口而出。

「我有什麼不敢的。」王仁磅淡淡笑道。

「宗德會殺了你!」伊飛喊叫道。

「伊娜娃是努狗宗德的情fu是不是?」葉凡問道。

「呵呵,你這話我們會信嗎?媽的,搞了努狗宗德的情fu,好像也不錯嘛!」王仁磅這貨更猥瑣了,就差流點口水了,活脫脫一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