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九百零二章金牌打手是爛泥

第一千九百零二章金牌打手是爛泥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林兒,無事不登三寶殿。這麼多年過去了,我寫過幾直封信最後都杳無音信,一封都沒回。明心裡有氣還沒消,如今怎樣一下子就消了,我覺得有些怪了。」藍存鈞有些jī動的問道。

「我知道以前的事是有人在成心害我們,所以,我原諒了。不然,我才不來的。」蘇林兒恢復了一絲翹皮。

「不對,那件事只要我知道,以前不聽我解釋的,這下子怎樣一下子又想通了。這外面,是不是有別的緣由?」藍存鈞身子一顫,想到了葉老大的話,沒準兒蘇林兒就是為了她哥哥的事而來。

「我原諒了還要追本溯源,到底怎樣了嘛?難道,難道有女冤家了?」蘇林兒身子一巔栗,終於沒忍住,眼淚滴嗒在了地下。

「哼,還在演戲,是不是為了蘇庄成的事來?」藍存鈞突然出口問道。

「不不是」蘇林兒目光有些躲閃。

「看著我的眼答覆?」藍存鈞定定的盯著蘇林兒。

「好吧,就算是吧,但我的確原諒了。不然,即使是我哥哥,我也不管他的。」蘇林兒頑強的道。

「找我也沒用,這事我一個點都不清楚。我也是明天早上才知道的。是市公安局的王局長在吃飯時告訴我的。」藍存鈞成心裝傻道。

「我知道不清楚,不過,跟葉凡很好。這事,能不能給我們牽根線。我們知道,陽春糖廠受了損失,所以,這次蘇家是最有誠意的,情願拿出一些錢來補償。」蘇林兒趕緊講道。

「多少?」藍存鈞冷冷問道。

「惠景擔保借了陽春糖廠43個億,就按八分利息算的話工夫其實也不長,我們可以多給些,連本金一道算,總計給六個億怎樣樣?要知道,也不過一個多月工夫,我們就損失了一個多億,蘇家,很有誠意處理這件事的。

當然,我父親也知道,是陽春糖廠的廠長,這筆錢就算是蘇家捐贈給糖廠的了。

為此,我還講了好多壞話父親才贊同的。有了這筆錢,的事業將更進一個台階的。」蘇林兒一本正派,講道。

「好大的手筆,當初們惠景擔保可是騙去了人家榮光集團舊個億。們只算糖廠的賬,就不管榮光集團了?」藍存鈞一團怒火冒騰了起來,蘇林兒話講得冠冕堂皇的,實則,全在算計著陽春糖廠。

「鈞哥,榮光集團又管什麼事了?管好陽春糖廠就是了。即使是退一萬步講,不幫著我怎樣還幫著一個不相關的破公司?我蘇林兒在眼中還不如榮光的甘雨chún嗎?」蘇林兒有些生氣了,嚷叫了起來。

「扯事就扯事,別往人家甘董事長身上扯,這是兩碼子事。由於,榮光集團欠我們的錢已達五年。們不還榮光的錢,我們怎樣問榮光集團討回錢來。陽春糖廠發展不上去,還不是們蘇家形成的。

既然們蘇家不管了,我們也當然不客氣了。」藍存鈞**的哼道。

「看,根本就沒把我當本人人。心裡根本就沒有我。我只是求給牽條線,又沒叫幫我,居然指摘我?」蘇林兒嗚咽著講道,此女,自然是在打悲情牌。

「算啦算啦,我幫聯絡一下。不過,成與不成我不清楚。而且,這事上我也不會插任何手,也別指望著我會出面講情。既然們做了,就該付出代價。們想想,們對葉市長怎樣樣了?太過份了。」藍存鈞被搞得頭大了,只好應承了上去。

「那好,馬上打電話給葉市長。我叔蘇慶中也在東貢市。」蘇林兒講道。

「早有預備!」藍存鈞嘀咕了一句後給葉凡打起了電話,嗯一陣子後是葉市長贊同見面,地點就在東貢市的通天大廈。

放下電話後藍存鈞帶著蘇林兒直奔通天大廈而去。

葉凡早一步到了,身後站著一身公安服,筆tǐng著的王朝同志像一個威武的保鏢。

蘇慶中個頭比蘇林兒高一點,帶了幾個人跟著蘇林兒也到了通天大廈頂階的通天居。

還是以前甘雨chún用過的那張長桌子,上頭一端坐著葉凡。見蘇慶中出去,葉凡只是點了點頭,連站都沒站起來。蘇慶中那伸出去的手有些尷尬的縮了回來。

「葉市長,他是我父親蘇慶中,蘇家財團的副董事長。在京城,好多正廳級的司長們哭著喊著想跟我父親握手。

不過,我父親難得有這個時機給他們。就是一些副部級幹部也有此相法。想不到一個屁眼大的東貢市市長如此的大條。

葉市長,即使是暫時握得有理,但最最少的禮節也得做到。市長的心眼就這樣的的話,我置信不會坐得長久!」蘇慶中兒子蘇峰一看心裡很不爽,**的哼聲道。

對於想置我葉凡於死地的對手,我葉凡還客氣的話那就不是對凡了。明天能答應見們,曾經給足了們面子。」葉凡淡淡的哼了一聲,面無表情。

「不要太翹皮」蘇峰大怒了,蘇大少可是從沒受過這種鳥氣的,指著葉凡就要發飆。不過,蘇慶中卻是擺了擺手講道「好了蘇峰。」講完後蘇慶中一屁股坐在了葉老大對面,一雙眼定定的盯著葉凡。

葉凡卻是一臉淡然的看著蘇慶中,單方末尾比氣勢比定力了。

足足五分鐘當時,廳里非常的安靜,沒有人講話,只聽見了呼吸的聲響。

「葉市長,我知道們手中握得有證據。辜切不論這些證據們是用什麼手腕弄來的。但是,也不能這樣得理不饒人。退一步彈丸之地,這次,我代表蘇家來跟談談。我們蘇家是有誠意處理這件事的,而且,態度相對誠懇,從退步來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