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九百零九章師母出馬

第一千九百零九章師母出馬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她蘇老爺子的聲響居然有些顫慄,看了蘇林兒一眼,說道「她不是失蹤了,唉…留芳,我知道你對我有意見,都過去這麼多年了還不回家,也不知你能否還活著,都是爹害了你。唉」蘇林兒嘴中的小姑姑就是蘇家老五蘇留芳,其實就是葉凡徒弟費方成妻子。

不過,倆人都是si奔了,還沒有正式結婚。當時費家跟蘇家都不承認這門親事,其中的緣由就彼為複雜了。

「小姑沒死。」蘇林兒搖了搖頭。

「你見過她了?」蘇昭遠都有些詫異了,而且,滿堂廳的人全盯著蘇林兒了。

「前次她到過海東,我正好碰上她了。後來我請她到蘇氏高爾夫去住上幾天,她說沒工夫,要回古川縣去。

而且,從小姑的聊天中我才知道,費方成姑父不斷沒回來,不知去什麼地方了。

當時小姑一講起方成姑父就流淚,急著說要趕回去怕姑父回來找她。而且,馬上就走了。」蘇林兒講起這些也有些泣然樣子。

「唉……不過,林兒,你也不能亂叫,他們倆還沒結婚,你在留芳面前稱呼費叔就行了,不要叫姑父,不大好。」蘇昭遠嘆了口吻,看了老爺子一眼,講道。

「不是這樣的,當時姑姑講費家曾經認了她這個媳fu。是費老太爺親身發的貼子。費家還專門派了費一度去古川縣接她回家。不過,她暫時還沒回去。說是要等到方成姑父一同再回家。而且,費家答應,他們倆一回去就正式補辦婚禮。」蘇林兒一臉正派講道。

「想不到,真沒想到,費老太爺居然想通了。」蘇老爺子不由得感嘆道,想了想說道「林兒,估量留芳對我還有些意見。你去古川

一趟,就說我們蘇家也贊同這門親事。你就說我叫她回家看看,假設方成回來,我們風風光光把她嫁過去。還有,我寫封信你帶給她。」「我要不要提大哥的事,既然費家曾經正式認可姑姑的地位了。

那姑姑就是費家的正式兒媳了。所以,能不能經過姑姑請費記出面通融一下。」蘇林兒講道。

「這事你一定要講,但是,要講得很自然,要不著痕迹才行。置信以你的聰明應該能辦到。不能讓留芳心裡反感,以為是我們有事了才想起她?」蘇昭遠慎重的交待女兒道。

「我知道,我馬上就去古川縣。」蘇林兒臉上lu出了憂色。蘇老爺子寫了封信交給了蘇林兒,蘇林兒立刻就興匆匆的起程了。

「不知她能不能壓服留芳?」看著女兒背影遠去,蘇昭遠臉上憂色並沒有退掉。

「留芳雖說對我們很是不滿,但是,那僅僅也是老黃曆了。而且,她還是能識大體的。再說,庄成是她的親侄兒,總不能眼見著庄成下「天牢,吧?我們都血脈之親,是割捨不斷的。不過,留芳假設肯回來,大家都得熱情著點知道不知道?」蘇老爺子慎重的交待了下去,滿堂的人只剩下點頭應「是,的份了。

而且,費家承認了蘇留芳的地位。其實,蘇留芳如今曾經是紅人了。就憑她可以叫九巨頭之一的費一桓「二哥,這一點就夠了。

蘇家還得巴結她,經過她跟費家聯絡上。有了費家這顆政治上的參天大樹支撐著,再加上蘇家的財力,蘇家經後會持續興隆下去是勿用置疑的。

一天後的傍晚。

葉凡吃過晚飯後拿了把竹椅子放在樹下,人有些懶散的躺著正舒適著。噼里啪啦的腳步聲傳來,彷彿有幾個人來了。

葉凡也不管不顧,自個兒閉上了眼。

「葉市長,有貴客來了。」傳來王朝的聲響。

葉凡睜開了眼,首先看到的居然是一臉尷尬相的蘇林兒,旁邊站著藍存鈞,葉老大不由得臉一板,沖蘇林兒哼道「你來幹什麼?」「我我代表蘇家來向你道謙的。」蘇林兒眼圈一紅,計道。

「道謙,對於想置我於死地的敵人,我葉凡不承受道謙。那是對本人的生命極不擔任任的表現。我葉凡有幾條命承受得起你們的道謙?」葉凡略顯譏諷,講道。

「我知道我們蘇家這次做得不對,不過,在公路上伏擊你的事絕不是我們蘇家人乾的。蘇家雖說有錢,但這種殺人的事是絕不會去乾的。畢竟,天網恢恢疏而不漏。蘇家人是懂分寸的。」蘇林兒一臉正派講道。

「懂分寸怎樣還會做出這種事來?」葉凡冷冷哼道,連站起來打聲招呼的禮節都沒有。

「唉,葉凡,我問過他們了,伏擊你的事的確不是他們乾的。」這時,蘇林兒身後傳來一道葉凡熟習的女子聲響來。

「師母,你怎樣來了?」葉老大騰地坐椅子上彈了起來,趕緊上前打熱情的招呼。葉凡是很尊重徒弟的,蘇留芳是徒弟費方成的最愛,葉凡當然也尊重了。

「我們進屋再說吧。」蘇留芳看上去只是有些憔悴,人倒是不怎樣顯老相,跟40出頭的人長相差不多。

看來,保養得不錯。

進到屋裡,王朝笨手笨腳的當起了泡茶工。

「葉凡,你能夠不知道我跟蘇家的關係。其實,我就是蘇宇成的小女兒。多昭遠是我大哥,蘇庄成是我親侄兒。

唉,庄成這孩子很不好,這次他居然做出這種事來,本來我是不該來的。

我假設來這對你來講是不公平的。不過,我也了解過,在公路上伏擊你的事的確不是他們乾的。

不然,不要你出手,我自已就要出手打殘了他。」蘇留芳態度誠懇的講道。

「徒弟有音訊了沒有?、,葉凡想轉移話題,這傢伙心裡有氣堵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