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九百二十三章猴軍長的肉痛

第一千九百二十三章猴軍長的肉痛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是不是沒有了?這可咋辦,指導還在等著上桌,說是不喝此酒就睡不著。指導,這個,可是不好唬弄的。到時,老哥我真是下不來台了。」猴軍有些急了,誤解了。

「這個,猴軍,如今我沒心境搞這些。唉……」葉老大在玩欲擒故縱的把戲了。

「有話直說嘛,咱兄弟倆還藏著幹嘛?」猴軍急了,聲響很粗的。估量就是一旁的歸司令員和錢濤國兩人都聽見了聲響。

「剛才被省軍區的歸興天司令員和市軍分區的錢司令員叫來喝酒,不就喝了他們十幾杯五糧液嘛!

居然要叫我們東貢市政府給他們建一條軍路,這個,好幾十公里的。東貢這窮旮旯你能夠也聽說過,窮得掉渣的,比我們省德平還差。」葉凡末尾哭窮了。

一聽葉凡如此講,歸興天和錢濤國相互看了一眼,面上居然顯露一個詭異的淺笑。錢濤國司令員還朝著葉凡豎起了大拇指。

「他們怎樣能這樣要求你呢,這跟打劫有什麼區別?太過份了,太過份了!」猴軍可是有些憤慨了。

「有啥辦法,他們也有實踐困難。歸司令員可是咱的指導,這個,猴軍,你也知道。胳膊肘兒是拐不過大腿的。這個,我在這桌上可是上不上下不下得。難啊!」葉老大朝歸司令員擠了個表示歉意的眼球,意思是拿你當擋箭牌了。

哪知歸興天反倒是比了個雙手一攤的手勢,意思是你雖然編排老子就是了。只需能弄到『支持』,咋樣都行。

「要不,我找人跟歸興天這傢伙講講。這個,什麼地方都得講理是不是?」猴軍一急講道。

「呵呵,要不,老猴,你給處理一點怎樣樣?反正你們第二集團軍富得流油,可是嶺南軍區的王牌部隊。每年拔的軍費都是全軍區排得上號的。」葉老大終於顯露了狐狸尾巴。

而猴平軍長像是一隻被踩中了尾巴的貓普通,估量在藍月灣跳了起來,嚷道:「那怎樣行?我們根本就不是同一個軍區。你們粵州軍區可也不賴的。要不,你到哪裡去搞一些。」

「看看,就希望你支持一些**汽油的就急成這個樣子了?我那東西可也是好東西。不信,你到市面上去買買。看看有沒得賣的。」葉凡淡淡的哼了一聲。

「就支持一點**汽油,不要錢?」猴軍安份了上去,想到指導還在等著,這個。早晨知道葉老大在敲詐,那個,也只好以為。尋思著葉老大還算是良善之輩,沒張口直接要錢。要不然,真得跳腳了。

「嗯,就這些。我們那條軍路寬度達20米,一路都是高山。岩石特別的厚實。估量,需求的**汽油也不少。」葉凡說道。

「要多少?」猴軍硬著脖頸問道,心裡可又有些忐忑了起來。就怕這傢伙獅子大啟齒啊。

「這樣,就給幾火車皮怎樣樣?」葉凡說道。

「兄弟也。我叫你一聲哥行不行?幾火車皮,你也講得出來,那沒有上千萬能搞定嗎?那是絕不能夠的,太多了。」猴軍終於跳腳了,大聲叫了起來,葉凡感覺耳膜都在嗡嗡直響,一旁的歸興天和錢濤國兩位同志都在抿嘴直樂了。

「那支持多少?」葉凡問道。

「算啦,就300萬的**汽油吧。不過,我不給錢。就給這些物品。而且,你們本人來搬。就在水州。」猴軍說道。

「老哥還真是摳門啊,派幾輛車送一下都不行。算啦,我本人叫軍車來搬,真是的。那酒,這樣,我打個電話叫陳老送到水州大廈門口,你們本人去取。」葉凡還要埋汰人家一頓,這臉皮,相對塞過鍋底子了。

「能不能多給些,比如,裝白瓶的那種箱子一箱怎樣樣?到時指導走的時分每位給捎上一瓶二瓶的老哥我有面子,老弟你也有面子是不是?我們哥倆都有面子,經後,大家都發達了。」猴軍又舔著臉,貪念下去了。哈哈笑得估量在流哈啦汁了。

「多給些,行啊,一瓶就按五車皮**計算。你要多少我拚了命也得搞給你是不是?」葉老大幹笑了一聲,比某人更狠。

「打住,俺,算啦,就給六瓶吧,我這裡剛好來了三個指導。到時每人捎走一瓶就剩下三瓶。桌上再開上一瓶,俺自個兒總得留點墊肚皮是不是?」猴軍顯得很冤枉樣子。

「算啦,不跟你逗了,假話跟你講,那東西可遇不可求。不能夠有多少的。

就三瓶,要你就去拿,不要我自個兒留著喝。至於**跟汽油,就當是我先前開玩笑,你給多少是多少。

做兄弟的絕不騙你,真沒有了。幸而你講得早,不然,我估量得被齊大炮同志給順走了。」葉凡講道。

「那好吧,我置信你。你快點叫他們過去搬走就是了,煩人!」猴軍擱了電話,那臉差點綠了,罵道,「吃人啊!三瓶酒就去了老子300萬。這下子費事了,這酒送給誰呢?乾脆,一個不送,桌上開一瓶,,算啦,還是趕緊去取酒去。」

「猴軍是不是第二集團軍的猴平軍長?」見葉凡擱下了電話,歸興天一臉笑意著問道。

「呵呵,是啊,當初我在水州工作,就結交了這麼一個兄弟,不錯的同志。」葉凡笑道。聽葉凡一講,在桌的同志們對葉老大的能量又有了進一步的評價了。人家面對一位集團軍軍長居然如此的淡定從容。

「這個,葉書記,剛才,那個,猴軍長怎樣的……」錢司令員可是耐不住了,還是先得把猴軍給的好貨給擺出來才行。老錢可是有些怕被某人給『黑了』。

「猴軍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