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九百三十三章除非魯進滾蛋去

第一千九百三十三章除非魯進滾蛋去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我葉凡又不是一皮球,你們想踢就踢。以前,沒有一點理由就捋了我一切軍職包括軍銜,還搞了個黨內記大過處分。

我葉凡為a組幹了多少事,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吧。這倒好,我葉凡成廢人了居然惦念上了我的兄弟。

難道我葉凡就能不有幾個朋友,他們跟我認識就要受這種苦。魯進,太欺負人了。

這次,李老,你講什麼都沒用。你們講我無情也好,什麼也好,這次破天行動,我不參加。

而且,如果我的兄弟出了什麼事,我會把這筆賬記在魯進頭上的。」葉凡淡淡的哼聲道。

他一直也在尋思著這個問題。兄弟肯定要救,不過,這次的事再怎麼講都不能再任由魯進任意捏拿了。不管怎麼滴,這次不讓魯進脫一層皮葉凡是不會幹休的。

「葉凡,都是為了國家。魯進在這件事上他做得不對,你有氣是應該的。

不過,現在已經是這個狀況了。咱們還是應該把眼光放在前面一些。

而且,魯進也放低了身姿。同意向上級反應恢復你的一切職務包括軍銜。

至於一個處分,直接抹掉就是了。更何況,你為a組做的事,大家都心知肚明。」李嘯峰勸道。

「行,我看李老您一個面子。要我出手也行,唯一一個條件就是。」葉凡講到這裡,故意的停頓了一下。

「你說!」李嘯峰嘴角不由得抽搐了一下,他心裡明白。估計,

小葉同志提出來的條件絕對是針對魯進同志的。

「開除魯進,叫他滾出a組出。不然他在我不進,我進他滾蛋!」葉凡的話擲地有聲。

「這是不可能的!」李嘯峰也有些惱了,口氣略重了一些瞪著葉老大。

「不可能那就算啦,李老咱們就不用再談了。而且,你也不要用國家來逼我。

真把我逼急了的話我葉凡什麼事都做得出來的。大不了滾到外國逍遙去。

我相信,美國海狼是很歡迎我這種人的。再說,我葉凡的一大幫兄弟也不會看著我如此倒霉的。李老,你好好想想吧。」葉凡哼道。

「榆木疙瘩!」李嘯峰氣得把茶杯重重的磕在了茶几上,站起來走人了。

「李老,這事還真有些難辦?目前這種情況肯定不能少了葉凡。

而魯頭兒那邊又僵持不下,麻煩了。」在車上陪李嘯峰來的一個大校緊皺著眉頭,講道。

「這小子,心裡有氣堵著。他是在拿魯進開涮。」李嘯峰說著尋思開了。

「這個當時魯頭兒也做得著實有些過火了。他絕沒想到會造成今天如此的被動。」大校說道。

「算啦,你不明白的。這事,裡頭水深著。」李嘯峰擺了擺手眼睛望著遠方,想了想說道「其實,站在魯進的立場上,他如此的做也有自己原因的。葉凡有一大幫兄弟,他對a組的影響力太強了。強大到令魯進都深感憂慮的地步。你想想換作是你,會不會出手做了這事?」「嗯,我也會幹的。這也許是a組總頭兒的悲哀。一個不能全盤操控a組的總頭兒做來還有什麼意義?

而且,聽說當時葉凡帶頭聯繫上狼破天等人還「將,了魯進一軍。

差點讓魯頭兒的臉子都丟盡了。

魯進作為總頭兒,總是要掙回面子的。人活一張臉樹活一張皮。

有點時候,面子比錢比權力更重要。」大校點了點頭講道。

「其實,當時雙方都退一步的話就海闊天空了。當年鎮頭兒在世時就能跟葉凡把關係處理得很好。那小子當時雖說還有些jiān詐,但也替鎮東海同志幹了許多的事。鬧騰得如此的僵局,不得不講,魯進也該負有很大一部分不責任。」李嘯峰哼道。

深夜。

魯進接到一個電話後那臉頓時就陰沉如墨。他獃獃的坐在辦公桌旁一支接一支的抽著「特供,。

第二天早上八點。

李嘯峰向魯進彙報了這次跟葉凡接洽的事,當然,葉凡講的要求魯進滾蛋的事李嘯峰並沒講只是講葉凡不肯接任務。其實,魯進早知曉了李嘯峰也曉得。只是為了留面子沒直白講就是了。

幾天時間悄悄的,葉凡回到了東貢市繼續主持市委工作。只是,葉老大感覺有些奇怪。李嘯峰居然沒再來找自己,而陳嘯天也在家呆得好好的。好像這事就這麼算啦。

11月26號一大早,葉凡剛進辦公室就接到一個電話,裡頭傳來一個男子聲音道:「你是東貢市的葉凡同志吧?」「我是,請問你是?」葉凡很客氣的問道。

「我是唐浩東同志辦公室的賈傑,唐〖主〗席有指示,叫你馬上回京里向他彙報工作。還有,你把東貢市的工作處理好。這次回京估計要停留一些時間。我已經給西林省的付國雲同志打過招呼了。你就算是公務請假吧。」賈傑說道。

「我交待完後就來。」葉凡答著,掛了電話後臉sè不怎麼好看。

心裡哼道,魯進下手夠快的,估計是李嘯峰這老頭在整事了。

葉老大匆匆趕到了京城,剛好是黃昏五點了。

剛下飛機就發現兩個戴著墨鏡,顯得很酷的年青人居然就站在出道口。

「你是東貢市來的葉凡同志?」其中一個壯實的年青人摘下了墨鏡,攔住了葉凡,硬梆梆的問道。

「我是?」葉凡點了點頭看著這位年青人,一股熟悉的氣息溢來,葉老大一震,知道這傢伙很可能就是狼破天手下,俗稱的中南海保鏢。

「那就好,請跟我們走吧。」年青人手一伸說道。

「對不起,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