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九百三十四章唐主席任命

第一千九百三十四章唐主席任命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來自

「兩個混蛋小子,如今吃到甜頭了是不是?讓你們好好長長忘性,什麼叫高手,這才是真正的高手。

麻木的,別整天在老子面先人五人六的以為就是『角』。你們倆,給葉哥提鞋都不配!

還人模人樣的,如今,長忘性了吧。」狼破天的破罵聲傳了過去。接著,這貨笑眯眯的下去親近的葉哥叫開了。

「老狼,你這玩的是那一出啊?」葉凡斜瞄了這貨一眼,有些不滿的哼道。

「我是借你的手經驗一下咱的小兵們。不然,整天牛逼哄哄的真以為一個保鏢就牛得不行了。受點經驗好啊。」狼破天哈笑著,伸手說道,「請吧葉哥,唐主席在等著。」

幾人從特殊通道到了外邊,不過,去的地方居然是軍醫總院。

「怎樣回事老狼,去醫院幹嘛?」葉凡問道,心說是不是唐主席病了。

「這個,我也不清楚。去了就明白了。」狼破天也是一臉困惑不解,說道。

軍醫總院一座獨棟樓的一個小會客室里,葉凡出來時發現李嘯峰也陪在唐浩東一旁坐著。

「坐吧。」葉凡正想打招呼,唐主席沖他招了招手說道。這邊,狼破天等人退了出去。會客室里就剩下三個人了。

「我知道你對魯進有意見,其實,我想說的就是。這其中的緣由也彼多的。我就不逐一細說了,就講一個大概吧。關於解除你軍職的事,這事,是我贊同的。」唐主席直接講道。

葉凡一聽。登時就蒙了。這事怎樣能夠是唐主席決議的。

「不信是不是,這事的確是我決議的。當初你曾經參加a組了,在a組眼中,你就是一個廢人。

假設你再掛著軍銜軍職不適宜。更何況,你不斷揚言著不想在軍隊干。既然你二心在政府發展,我想,就讓你安心的在政府工作就是了。

都是為國為民,哪裡發展都一樣是不是?不然。你不能夠到海東任市長的。海東是大市,你才多大?

而如今又不同了,既然你曾經恢復了功底子,聽說還打破到了九段。對於你們的段位,我不怎樣清楚。

聽老李老九段是高層次的了。我們a組只要王老一人達到九段。你有這身本事,假設不為國做些事,那豈不是糜費了老天給你的一身本事?

a組最近很困難,曾經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頭。而破天舉動必須執行,這對於我們國度的戰略安全是非常重要的。

國度興亡,匹夫有責。作為一個華夏人。你也是華夏的一份子。至於魯進同志,有些方面他的確做得有些急臊了一些。

不過,都過去的事了,我不是送了你一幅字――海納百川。你好生揣摩出什麼沒有?」唐浩東此刻像個長輩。不是葉凡的指導,跟葉凡口吻弛緩的聊了起來。

「再怎樣講魯進也不能如此的干?作為a組總頭兒,應該要擁有海納百川的胸懷。

不然,怎樣能指導a組這個奧秘機構。而且,一步步逼我的冤家,我還被蒙在鼓裡。魯進在這方面做得很不『人道』。

陳軍上了前線,居然連他父親,一個老頭子都不放過。難道我們華夏真沒有高手了?

相對有,像武當少林青城羅浮,最少的話也能招募幾個高人出來的。為什麼魯進不去哪邊徵招而專門針對的是我葉凡的冤家。

看看破天舉動的第一批梯隊,齊天張強張雄,這幾個。全是我葉凡的好兄弟。

老二梯隊,盧偉陳軍,都快變成葉家軍了。」葉凡淡淡說道。

「那你需求魯進怎樣做你才稱心?」唐主席問道。

「他在我不在。」葉凡說道,堅持本人的意見。

「這是你講的?意思是只需魯進分開a組,你情願重歸a組是不是?」唐浩東神色安靜的問道。

「嗯!」葉凡慎重的點了點頭,看了唐浩東一眼,說道,「不過,我答應重歸a組,但是,我不希望在a組發展。我喜歡在地方工作。我想,讓我像王老一樣當個奧秘王牌就是了。」

「你決議了?」唐主席再次問道,令得葉老大感覺有些怪,不過,這貨也沒想多少,點頭了。葉凡置信,魯進是不能夠分開a組的。國度不能夠受一個人要挾的。

「你跟我來吧。」唐主席講著站了起來,葉凡有些莫明其妙的跟在身後,他偷偷的看了李嘯峰一眼。發現李老頭居然朝著本人眨巴了一下眼睛。

啥意思,這老李同志還搞奧秘?

唐浩東轉到另一個房間悄然的推開了門。

「你看看吧?」唐浩東說道。

葉凡朝里一掃,登時呆蒙了。

由於,在這間特殊的病房裡,此刻病床上正躺著一個人。此人化成灰葉老大都看法,不是魯進還是誰。魯進整個頭上都纏著帶,打著點滴。臉上浮腫一片。

難道玩的是苦肉計?葉凡在心裡尋思著,覺得應該不能夠。唐主席何必跟本人玩這個。就是他抬出國度指導人的牌頭來本人也得點頭了。

「主……主席……」聽到微響後,魯進困難的動了動頭想坐起來。

「別動,就這樣躺著。」唐主席趕緊制止了。

「葉凡,幾天前我找你後。魯頭兒也知道了這件事,他很是悲愴,帶著鄭方同志居然親身披掛到了撒哈啦。

為了救出王老,魯頭兒跟兩個同階位的八段位高手血戰了二個小時。

最後,幹掉了一個,重傷了一個。不過,他本人也受了重傷。假設你不置信的話你看看他的雙腿,兩條腿挨了二十三刀,刀刀到骨,唉,他能活著回來是天大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