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九百五十五章敢死隊

第一千九百五十五章敢死隊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由於,愛堡丁想把這口血憋住掙個面子,想不到還是沒憋住,最後倒構成了血丸之彈被內息的反彈之力彈了出來。這種內息之下的血球不亞於一顆石子炸到人身上。

「你怎樣殺本人人?」被擊中的英國特勤隊員最後不甘心的瞪了愛堡丁一眼倒下了。

「殺!」愛堡丁憤怒到了極點,不要命的撲向了葉老大,彼有股子玉石俱焚的架勢。

「不玩了,拜拜,小狐狸!」葉凡一聲笑,發出血滴子往久疾跑而去。幾個滑落到了王仁磅面前。在輕身提縱術方面,費家的虎鷹功的確可謂一絕。

幾分鐘當時,王仁磅曾經幹掉了四個功階比他低得多的隊員。

「撤離撤離!」英國佬中一個估是擔任人的傢伙受不了這種死亡刺,乾脆舍了葉凡朝王仁磅追了過去。

「我們回去!」見好就收,葉老大叫著,王仁磅乾笑一聲跟著葉老大退回到了仙人掌地盤。

不過,10個人中傷員又添加了一位。

方式也相當的不好,假設被其它國度的特勤隊員知道了本人行進的道路,那估量想從撒哈啦脫身上相當困難了。由於,人家盯著本人的背包。

就在這時分,不測的接到了嚴世傑來電。說他們就在三號地區,葉凡測算了一下,距離本人也不過50多公里路程。

「你們怎樣還沒走出沙漠?王老怎樣樣了,這不是彈琴嗎?」葉凡可是有些急了,問道。

「是王老要求我們盡量拖住後邊的追兵,為你們解輕壓力。所以,最近不斷在三號地區跟他們捉藏。幸而人員沒有持續傷亡。」嚴世傑說道。

「王老呢?」葉凡問道。

「恢復了一些體力,狀況跟那天差不多,不過,暫時沒有生命風險。我們曾經給他片面的反省過了,不然,我不會留上去的。」嚴世傑說道。

「你們等著,我馬上過去集合。」葉凡說道,趁夜帶著隊伍全速行進,幸而前面也沒有人阻攔了。估量,也被葉老大殺怕了。三個小時後終於跟嚴世傑等人再度集合在了一同。

雖說人馬添加到了二十人,但傷員也添加到了六名。而且,其中包括王老跟嚴世傑兩位高手。

葉凡感覺肩上擔子絕後的沉重,如何保護王老走出撒哈啦,如何把背包里的東西送回特勤總部,這個,又是擺在大家面前的一個新成績了。而且,在這前有人搶攔,後有追兵緊的狀況下,更為困難了。

所以,在一堆雜石堆里葉凡招開了一個半月線暫時會議。

「乾脆由我帶著一支人馬去分散對方的留意力,你們儘管前沖就是了。這樣一來,至少能走一部隊對手。」這時,張強想了想,一咬牙說道。

「不妥,假設這樣,反倒被對方各個擊破了。我們要集中人馬,以優勢兵力殺也得殺開一條血路。至於戰術方面,只能視對方而定了。我們,根本就不知道前方的詳細狀況。」葉凡擺了擺手,知道張強有拚命的決議了。

張強如此建議,其實就是在為國獻身作預備了。不過,葉凡捨不得好兄弟。由於,張強也是葉系的中心成員。是很早前就跟著葉凡的中堅力氣之一。

「出擊!」就在這時分,那邊突然想起了雜的腳步聲。一個什麼聲響在大叫道。

「不好,前方二里之地有一大群人快速過去了。看架勢,人馬相當的多。」盧偉過去彙報道。

「人馬不少,我們沖!」葉凡喊道,帶頭沖了過去,王仁磅盧偉齊天緊隨其後。

「不成功,便成仁!」神道組的敢死隊員們嘶喊著,一個個身上都綁著手雷等炸彈等易爆之物不要命的往a組隊員們集結之地撲將了過去。

他們用的是撲而不是潛伏著過去,那氣勢,全是玉石俱焚的打算了。

人馬真是不少,整整一個整編排。

葉老大扔出幾枚手雷炸死了幾個,不過,他們人太多了。終究給幾個傢伙漏了網過去了。

他們一撲出去馬上瞧准某個a組隊員就撲將了上去。等你一槍擊斃他時人家也拉響了手雷。

一工夫,轟隆隆的手雷炸響的聲響此起彼伏開了。

「該死的敢死隊!二戰時他們用飛機去撞航母,想不到如今居然學恐懼組織也搞人炸彈了。」a組總部,龔開河同志一接到最新音訊,一拳砸在特供香煙上,香煙登時就癟了下去。開河同志臉相當的美觀,嘴在無聲的動著,開河同志,曾經憤怒到了極點。

「這些人就是來送死的,他們功底子不會超過四段。其實就是人炸彈。即使是他們用二個隊員換我們一個a組隊員,他們也賺大發了。」李嘯峰憤怒得嘴都在顫慄,臉,居然猙獰得像一魔鬼。

「唉,我們前期傷亡太重,如今根本就沒有人手了。即使是獵豹,也快見鍋底子了。戰前無可用之兵,我們的隊員,他們是在搏命啊!」崔金同嘆了口吻,眉頭鎖得老緊的。一股子悲愴味兒瀰漫著a組總部會議室內。

「軍方有那麼多人馬,其中也不缺乏高手。為什麼這次破天舉動不派出一隻小分隊突擊過去。就是人炸彈對人也得把我們的正式隊員打保護上去。他們,是共和國最銳的英雄,我們傷不起死不起!」計永遠同志聲響嘶啞著講道,看了大家一眼,「特別是葉凡,這是我們a組的未來。絕不能讓他就此……」

計永遠講不下去了,一雙眼冷冰冰的盯著軍方聯絡處主任蔣大海同志。

經計永遠一講,一切指導都盯著蔣大海了。一股股冷煞煞的眼神殺將過去,蔣大海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