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九百五十九章老龔同志很猾頭

第一千九百五十九章老龔同志很猾頭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6更到!

只是,a組的身份有些複雜。面上看上去又是屬於軍方,而財政一塊也有一部分是軍方那邊下拔的。但絕大部分是直接由國度財政直接下拔的。

而a組的觸角又比軍方深得遠和深,不管國防的事還是國際的一些有關國度安全的大事,都有a組的身影子在。

所以,a組又不全屬於軍方。這個身份,到如今國度也沒正式定位,搞得有些不置可否的。

所以,龔開河同志也不想得罪了新來的軍方聯絡處主任蘭遠金,這老傢伙假設得罪了,當前時不時生點幺蛾子去軍方那邊告上你一小狀的也費事的。

軍方雖說不能直接對a組指手劃腳,但在旁邊講講閑話。找點事來敲打敲打你還是有這個資歷的。

「這樣吧,葉凡前次招的人還是要算他頭上的。不過,三個人只能算二個。」龔開河也著實狡詐,既給足了葉凡面子,這邊,又照顧到了蘭遠金的一點面子。

「算一個差不多。」蘭遠金看了龔開河一眼,不滿的講道,這個,你龔開河可是有些傾向了。明擺著偏著葉凡這個大年青了。

「三個算一個,就你蘭主任能講得出來。那我葉凡不是白乾了,既然龔頭兒講算兩個,那就兩個吧。咱總是尊崇指導的是不是?」葉凡淡淡哼道。

不過,葉老大講這話時在坐的有些同志都會感覺臉紅,是為葉老大的厚顏而臉紅了。

「不行!相對不行!」蘭遠金冷冷哼道,老傢伙是有些急了。

「要不這樣,我們這裡也有八位同志。舉手表決就是了,龔頭兒,你說怎樣樣?不過,我首先聲明,我支持葉凡的二個。」李嘯峰面帶淺笑著講道。

「那……就這樣,按李老講的舉手吧地。」龔開河略一猶疑,說道。

「算兩個,我支持。」戴成想都沒想,直接支持葉凡了。

「算兩個恰如其分。」崔金同可是被葉凡打怕了,想都沒想,接在戴成前面就啟齒了。

「那就算兩個吧!」副組長林棟國說道。加上李嘯峰先講的一票再加上葉凡,曾經五人贊同了。蘭遠金同志那臉有些不美觀了,看了龔開河一眼。

「這事,呵呵,還用再講吧,算兩個經過,我就不發表看法了。」龔開河淡淡的笑了笑說道。

這老傢伙,不是普通的『』,葉凡在心裡暗罵了老龔同志一眼。

「哼,兩個就兩個,我蘭遠金也能招進兩個來。」蘭遠金沉著臉哼道。

「呵呵,還不止的。陳軍是我葉家人,算不算是我招出去的。還有水州盧氏家族一個弟子,算不算我葉凡招出去的,這樣一算計,四個了。」葉凡又淡淡一笑。

這貨,早打定主意了。明天,就要狠狠的『踩』一下蘭遠金,好好的剎一下這老傢伙的威風。中將又牛啦,老子一少將就是要踩你這中將怎樣的?

而且,從另外一個方面講。本人才算是正式進入了a組的權利中心中。

當然也得樹立本人的威信才行。不然,任何一位同志都可以來踩你幾腳,那也不爽的。雖說葉老大並不想專在a組,但必要的自保威信還得樹立起來的。

「那兩個,我可是聽說是唐親身開的口。這個也算在你頭上,那唐又算什麼了?」蘭遠金也還不是普通的兇猛,馬上扯出唐來壓制葉老大了。講完後這老傢伙還得意的瞄了大家一眼,總算是找回了一點面子。

「呵呵,是唐開的口沒錯。不過,陳軍可是問我答不答應的。而唐給了面子給我,也徵求過我的意見,當時有好多同志都在場的,是不是這樣一個說理法。」葉凡淡淡一笑,看了蘭遠金一眼,又講道,「不是我葉凡吹牛,這兩位同志,呵呵,跟我關係都不錯。不然,你蘭遠金同志出馬試試,看看能不能把他們倆招出去。」

「你……」蘭遠金氣得把茶杯重重的磕在了桌上,老傢伙被噻住了。

「呵呵,也折中算,算一個,加上原來的兩個,就是三個了。這樣吧,老蘭同志說是葉凡同志幾個出去他也幾個出去,那老蘭的義務就是三個了。希望同志們都能通力協作,每人出一份子力氣,壯大我們的a組,儘快恢復實力。」龔開河又笑著,一邊和稀泥一邊算講著蘭遠金。這老傢伙,心裡估量快抓狂了。

「三個,也太多了吧?」蘭遠金最後厚著臉皮的掙扎了一下。

「三個太多,蘭遠金同志。剛才你講的話可是有記載在冊的,要不要重放一下剛才的錄音?」龔開河可是有些不高興了,那臉一板,沖著老蘭就哼了過去。這下子,a組總頭兒的霸氣終於顯現了。人家是不則已,一就驚人。

八段位高手那氣勢卻是相當兇猛。葉凡隱隱感覺到,龔開河這老傢伙估量有著八段頂階實力。

想不到除了a組以外居然還有如此的高手在國度部工作。那整個華夏到底隱藏著多少高手在政fu部工作,相對沒有個准數的。葉老大也暗暗警覺了起來。夜郎自大可是會溝里翻船的。

葉凡甚至疑心,在國度部中能否還有著十段位的高手隱藏著。華夏,是個奧秘的國度,當然,高人也奧秘了。

明天冒出一個王老,沒準兒明天將冒出一個張老,誰也說不定。誰能證明九段就是a組的底牌了。葉凡覺得應該不止這個層次的。

「龔頭兒,聽說墨香市野戰一師還差個師長地位還沒有定上去是不是?」葉凡問道。

「這個,我不清楚。」龔開河搖了搖頭,講的也是假話,他看了臉上有些憤然的蘭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