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九百七十一章好東西

第一千九百七十一章好東西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在多心直口快的同志想得到提拔都難,因為,你把領導不喜歡聽的話都給傳出去了,在遇上提拔時人家自然不鳥你了。

禍從口出講的就是這個意思了。

「哈哈哈,我葉凡可不是老虎。」葉凡也是爽朗的笑了。

「老依,可不能讓葉〖書〗記在門口就這樣吧?」這時,鐵厚山走上前來笑道。

「對對對,你看我,都給高興得忘了。葉〖書〗記,厚山,咱們進去,到包廂再聊。」依定江笑道。

剛到包廂過道里,發現又有幾個軍官笑著跟依定江打著招呼過來了。依定江都客氣的先介紹著葉凡,而鐵厚山這些軍官都見過,倒是點了點頭。

只是見到葉凡這麼年青的地級市市委代〖書〗記,倒是令得這些軍官都微微一愕。爾後都熱情的握手……

依定江非常的熱情,其人又是軍人,所以,喝起酒來當水喝。就是葉老大這位有著內勁相助的酒仙也暗中豎起了大拇指。在軍官們的圍攻中,葉老大有些頭暈了。

這時,服務員小心的捧著一個精緻的陶罐上來了。有蓋子蓋著的,不過,裡頭還是有股子熱氣撲溢了出來。葉凡一聞,頓時感覺精神一爽,暗道這裡頭是什麼玩意兒,居然有刺jī人的精神的作用。

「開蓋的工作我來。」依定江呵呵笑著把漂亮的服務員給趕走了,自己親自把旁邊放著的一小碗水倒進了那個有個邊緣小溝的蓋子里。

不久,蓋子邊沿那小細溝騰起了陣陣水霧。等水霧騰完後依定江才小

心的揭開了蓋子。

頓時,一股更為濃烈,隱隱帶有一點青sè的水氣撲鼻而來。葉老大深深的吸了一口,詭異的事發生了。居然發現丹田內氣流有些抖動,好像很〖興〗奮似的。

這個,跟千葉庵弄來的那截像藕樣能配製雷yīn九龍丸的寶貝貨好像有異曲同工之妙。

「難道跟千年太歲一樣的功效?到底什麼東東?」葉老大心裡一喜,施展開鷹眼瞧向了陶罐裡頭。

發現罐子里的湯水呈顯的是濃濃的青綠之sè。所以,冒出的水霧也略顯得有點淡淡的青綠之sè。

罐子里的東西也沒啥奇怪的,看上去跟市場上買的huā菇差不多形狀。只是顏sè卻是呈顯青綠之sè。而且,這種東西全身都長滿了像參須樣的根須。

不會是人種的吧,如果真是人能種出來,老子就發大了。種上幾座山採回來配製上幾百顆九龍丸,到那個時候,老子就是a組的人造高手工廠。啥人還不得來求著老子?葉老大在心裡意yín著丫丫開去了。

「1小槍,前次不是聽說你們抓了幾個越南走sī的大煙客,這東西就是從他們那裡收繳來的吧?」這時,一個深眉毛的上校問對面坐著的一個年青的大眼少校道。

小槍是少校的外號,真名叫什麼葉凡也不曉得。對於走sī毒品的販子,這邊人都叫他們煙客。

「嘿嘿這個,可不是毒品,咱們自己就盹著吃了。這東西很補吃了一碗湯一個月都生龍活虎的。不過,就是量太少了。這麼多年下來也不過碰上了一次。

聽說這種東西在他們那邊叫「熊帽菇,。」大眼少校略顯得意,笑道。

「熊帽菇,這名倒真怪?」鐵厚山也點了點頭,有些怪異的感覺。葉老大在里更覺得怪異了。

「來來來,葉〖書〗記,你先來一碗地。」依定江站了起來,親自給葉老大舀了一碗滿滿的。

這種「熊帽,本來就不多整個陶罐里就五六個。依定江給葉老大舀了三個走,一半了。

「不要這麼多,我一個就行了。」葉凡看了看馬上推道,這個可是有些不好意思。

人家就剩下湯了,葉老大雖說對這種叫「熊帽,東東好奇但也不能不知禮數。

「沒事,他們前幾天嘗過一次了。」依定江笑道,其它幾個軍官也笑著推道。

「你們聽了肯定覺得怪了,為什麼叫熊帽?」大眼少校講到這裡故意的停頓了一下,自然是為了吸引大家眼球。他的目的當然達到了,大家全盯上了他。

「其實簡單因為這種像huā菇一樣的東西當然不是huā菇了。不過,我們覺得它應該也屬於菇類。

它跟huā菇唯一不同之處就在於長得有滿身的毛須地。而它的最大特點卻是因為,它是長在熊糞上的。

而且利用滿身的毛須來吸收熊糞中的營養。而菇的本體卻是長在熊糞堆里。

所以,就非常的罕見了。聽說就是在越南那地兒也極少見到。這種「熊帽菇,市面上是沒得賣的。

聽說有的富翁出幾萬塊想買這麼幾個盹湯嘗嘗。只是,根本就見不到。這種東西,可遇而不可求。」大眼少校自得的笑道。

「一般來說都是被那些混黑的人物給控制住了,而且還是其中的大腕。這些人物手中根本就不缺錢huā,別說幾萬,就是幾十萬人家也沒興趣。」依定江笑道。

「當初這熊帽菇是從什麼人手中繳來的?」葉凡裝得很隨意樣子,問道。

「那人相當有名氣,越南的舟進標。」大眼少校想都沒想,直接笑道。

「阮進標?」這時,旁邊一上校臉上閃過一絲驚訝。

「老鍾,你也聽說過他?」少校問道。

「在坐的估計都聽說過,此人是一大毒梟。聽說以前都是在東貢市那一帶邊境地帶活躍著。

跟那邊的防務團藏貓貓樣也交過幾次鋒。而且,防務團那邊還有幾個兄弟因此傷亡在他手中。

此人,特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