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九百八十三章解謎女屍

第一千九百八十三章解謎女屍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不過,在得知要去越南搞熊帽菇這件預先。龔開河同志直爽的答應給予一切後勤支持。

當然,龔開河同志也講過了。這次的事是稱們本人sī人的事。

只是,在需求國度相助時,打個招呼就是了。

「這群娃娃,簡直就是群土匪。哪個國度攤上他們准倒霉了。

這不,才幾年工夫。這裡砍一刀,那邊搶一些。不到幾年工夫,跟著葉凡,一個個倒真了千萬富翁百萬富翁的。就是咱也跟著沾了點光榮。要是再年輕上幾十歲,我還真想跟著這子混去了。」李嘯峰聽了龔開河同志的講述後呵呵笑道。

「特地消滅幾個大毒梟,也是為越南人民除害,為全世界人民除害嘛!」龔開河淡淡笑道。

「不過,得留意安全。那些大毒梟我們的邊防部隊跟他們交手過多次了。

互有傷亡,他們,一個個都是狠殺之輩。而且,這次是到他們老巢去,人家佔有地利地利人和,他們的處境就困難得多了。

友組長,可得想好了。我估量,葉凡出動,A組的成員一定會被他挪走幾個的。」李嘯峰還是有些擔心。

「A組的隊員死在戰場上,那是他們的榮耀。假設都怕這怕哪的,乾脆一輩子躺在床上不動了。而且,能跟那些毒梟玩玩,也是一種另類的磨練,A組的軍兵們隨時處於殘酷的死亡戰役中。往常能多磨練,戰時也的傷亡也少一些。所以,我覺得完全可行。只需葉凡肯sī下要人,要誰都行。」龔開河在這一塊倒是有本人的想法。

「嗯,A組的男兒全是膽小鬼。怕死的孬種就是八段位高手送來我們也不要。

要的,就是這股子勇往無匹的氣勢,二心為國為民的民族之氣。

看到沒,格拉蛇鷹島之戰,昌背山之戰,撤哈啦之戰那一場不慘烈。不過,我們的膽小鬼都tǐng過去了。我們是一群鐵血不倒之師。老嚴最後喊出的「A組永遠不敗」我看可以作為我們A組的戰訓詞了。」

李嘯峰也是豪興大發。

「嗯,我也有這個想法。

老嚴同志去得很壯烈。在A組犧牲的隊員中極少有遺體弄不回國的。而老嚴同志就是其中一位。唉,老嚴!」講起這些,龔開河同志聲響都有些低沉和嘶啞了。

「沒什麼,戰場馬革裹屍。撤哈啦就是老嚴的安息之地。這個,跟海軍有時執行的海葬也沒什麼區別。

只不過,我們A組的膽小鬼們全拋不開隊友的遺體。假設有遺體在時,就是拚了命也會搶回來的。

只是老嚴的狀況特殊,唉他曾經跟撤哈啦融為一體了。」李嘯峰也相當沉痛的講道。

青山處處埋忠骨,何須馬革裹屍還。

落紅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

龔開河同志配合著李老輕聲的吟著清,龔自珍《已亥雜詩之一》。

良久,李嘯峰才回過神來,問道:「外星乾屍查清楚沒有,到底是不是外星人?」

「應該不是,由於,根據。NA染色體對比。吳組長經過上千次的比對以及實驗。如今,有九成可以確定。那具女屍應該是地球人的屍體。並不是什麼外星妹子。」龔開河講道。

「什麼年代的屍體搞清楚沒有?」李嘯峰問道。

「就這一點光寶他們覺得詭異,居然測不出來這具屍體是什麼年代的。要知道科能組的專家組中行業方面可是觸及面相當廣的。

為此,他們還專門請來了考古學方面的專家檢驗過。不過,他們也是搖頭。

而且,一個個覺得不可思議。以著我們如今的技術,測定乾屍的年代應該不是很難的成績。

成績就出在這具女性乾屍卻是測不出年代來。光寶猜測是不是由於那些當初掛在她身上的那些奇異的天外石頭放射性污染的結果。不過,這只是一榫猜測之一。」龔開河講道。

「惋惜是份不全的屍體,估量,美國佬和俄羅斯的專家們也正絞盡腦汁了。」李嘯峰突然大笑了起來。

「他們,相對比我們還要苦惱。由於我們搶回的部位佔得多。他們就一條腿或一隻手,更是苦惱了。不過這圖紙到如今也沒研討出什麼來。我想,真實不行時,會不會來個國際大協作。四個國度把圖紙拼在一同協作開發了。」龔開河道。

「協作研討倒也不失為一種最佳辦法目前大家手中的圖紙都不全。不過,怎樣樣協作假設研討出結果了怎樣樣分配秘密。

又是一個大傷腦筋的成績。假設不協作,這圖紙想從其它三個國度搞回來,那簡直是天方夜譚。

這樣重要的圖紙,各國都是藏在最奧秘,布防重兵的地方。搶這個法子一定行不通的。

我看,也只能是協作。不過,協作的成績很大。」李嘯峰也皺緊了眉頭,道。

「成績多一定是的,各國的特戰隊之間是相互為敵的工夫多。真的逼得大家某次集協作時,估量,也是勾心鬥角的方式了。」龔開河也嘆了口吻,覺得這事,還真有些傷腦筋了。

「那就看看他們的態度了。」李嘯峰講道。

此刻,葉老大正在打電話,一個電話到了王仁磅那裡,問道:「最近有沒空?」「最近,沒空了。我正協助家裡人給爺爺治傷了。估量幾個月內都得呆在谷里了。

媽的,倒霉。這天天陪著幾個老傢伙,連個姑娘的影子都看不見,真憂傷。

而且,家父有嚴令,不準出谷去四處晃dàng。對了,問這個幹嘛,是不是有好玩的東西要去干?」王仁磅一定苦瓜著臉在講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