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九百八十九章核心地方【月票】

第一千九百八十九章核心地方【月票】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一千九百八十九章核心地方月票

左邊一聲槍響,葉老大跟紅玫瑰各伏於地下。

葉凡貼地探測了一下,向紅玫瑰使了個眼神,意思那人在左邊一根樑柱子上。

葉老大隨手拿起一凳子往上砸了過去,樑上的傢伙嚇得趕緊想躲,不過,紅玫瑰那飄帶那就一彈而出。

猶如蛇出一般一下子就彈在了那人眼睛上,那人慘叫了一聲被叭啥一聲從屋樑上甩了下來。葉凡上前一腳踩下,頓時,鮮血合著肚裡東東全出來了。

「搞髒了老子鞋子,真他娘的晦氣!」葉凡忍不住罵了一句,伸在那人衣服上擦巴了幾下。

這時,藍存鈞也從牆邊貼了進來。

「炸開!」葉凡哼道,藍存鈞往那石上扔了幾顆手雷。隨著轟隆一聲響,石被炸塌了。在硝煙中,三人進了石。

裡面黑的,三人只好沿著牆根小心的緩步過去。

突然,側面一陣風勢撲來。葉老大想都沒想,反手就是一飛刀扎了過去。那人悶哼一聲,估計差不多了。

來到一個十來平方的子,發現通往四個方面,三人一時有些了,不知該往哪裡走。

「我早就說過,這坎井彎是中套,七八糟的。估計就是刀霸的人不是核心成員也分不清楚的具體的行走路線。」紅玫瑰小聲傳音道,傳音設備倒是葉凡提供的。這個,自然是鐵占雄從老龔同志那裡揩油來的。

當然,老龔同志講只是借而不是給。鐵占雄當時還挖苦他小氣。

「人過留名,雁過留痕,你們安下心來,我先找找。」葉老大開始貼地折騰了起來,而藍存鈞跟紅玫瑰兩人睜大了四隻眼警備著。

幸好有a組的夜視設備,倒也能模糊的看清一些情況。這一點,葉凡他們比刀霸的人佔了優勢,因為,他們沒這高科技玩意兒。

葉凡鼓足了內息向了眼部和耳部,用鷹眼跟蝠耳通術配合著來了。氣術也運用了起來。

因為,人剛走過,應該會留下一點氣息的。為什麼警犬鼻子特別靈,就是人走後的氣機給它嗅到的緣故。而且,人走後氣息會隨著時間拉長逐漸消失。

就在這時候,葉老大驚訝的發現一個詭異現象。在他眼前,居然出現了一條模糊的線條。大約就釣魚線那般大,而這線條也是若隱若現的。

啥東西?葉老大在心裡問著,一時來了興趣,把全部的內息都於眼睛中。

在費家鷹眼術功法相助下。這次的更明顯了一些,這時,才發現這一條若隱若現的線條居然在隱隱顫抖,而且,好像不是實線,而是由模糊的氣霧組成的。

怪了,這氣霧哪裡來的。如果講山裡有霧,那肯定不止一條線這麼大,而是瀰漫其中或者是一處一處的。這條霧線一直往左側那個山延伸了過去。難道這條霧線是人走過後留下的氣息形成的氣機之線。

如此真是如此,那豈不是講源著這條氣機之線就能找到先前進入的刀霸的人?不然,這線怎麼來的。

葉凡悄悄問藍存鈞是否看到左側口裡有一條霧線伸進去,藍存鈞說沒發現什麼。葉凡又問了紅玫瑰,答覆也是如此。

那這條霧線就只能是自己看到了,肯定跟鷹眼的氣探測融合起來有關係了。

葉凡想著,小心的往左側山進去了。

而紅玫瑰跟藍存鈞一左一右小心的跟著。因為先前葉凡的判斷如此的準確,紅玫瑰已經在不經意間對葉老大產生了一種莫名的信任。

走了幾十米又拐了一個山,在叉中葉老大準確判斷下又搞死了兩個傢伙。

就這樣,七彎八拐換了十幾個口。人都差點被轉暈時終於看到了前方好像有一絲亮光。

「前面有光線漏過來,也許就是刀霸的老巢了,大家注意著點。」葉凡通知藍存鈞跟紅玫瑰道。

爾後,葉老大貼著牆壁像一隻大壁虎樣子爬了過去。而紅玫瑰和藍存鈞見葉老大示意後才跟了上來。在距離亮光處差不多幾十米處三人都找了個便於藏身的地方停了下來。

「什麼人乾的?」這時,一個粗嗓從那邊傳來。

「他就是刀霸。」紅玫瑰突然傳音道。

「不清楚,肯定是咱們的對頭。」這時,另一道略顯沙啞的男子聲音講道。

「此人應該是四大高手中的『風順』了,此人身法特別的靈活。能貼在牆壁上像你一樣的爬行,而且,彈跳力特別的好。要注意著了,他出手的手段特別的多。」紅玫瑰提醒葉凡道。

「放心。」葉凡自信的傳音道。

「會不會是紅玫瑰乾的,來的人馬不少,外邊至少有幾十號人。」『風順』有些憤怒的講道。

「紅玫瑰,應該不可能。她有什麼資格跟我們較量。我刀霸沒去找她麻煩已經不錯了,她還敢來送死。如果真是她,那這萬通就是她的葬身之地。」刀霸相當囂張的講道。

「那當然,這萬通不要講他們。就是咱們有時都會給搞糊塗了。前次老四不是也轉悠了幾個小時,要不是去引她回來,她還真是路了。所以,根本就不用擔心什麼。來咱們肯定不怕,就怕她不肯進來一直守在外邊倒是麻煩。」『風順』得意的乾笑了一聲。

「我覺得不像紅玫瑰的手筆,她根本就不敢來招惹咱們。而且,這些年下來,她不是一直向我們示好。有了好的消息或東西,都會分咱們一些。而且,如果是共同行動,都是咱們拿大頭,她拿小頭。我倒是覺得是不是水工那邊的黃七乾的。」這時,另一道聲音講道。

水工是越南一個省,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