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九百九十四章刀霸的金庫

第一千九百九十四章刀霸的金庫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這是長輩家的傳家寶,我不要。」葉凡搖了搖頭地。

「我家裡還有一隻,小輩們功底了不夠用不來,糜費也是糜費了。再說,你也傳了我化音迷術,也是你們門中的絕技,呵呵,我送你這個,應該的。」天陰兜被阮貢巴硬是塞給了葉凡。

葉凡也沒再客氣,收下了。單方又交流了電話號碼。

「我走了,得趕回去治病,看得起我的話,當前叫我阮老哥就行了。哈哈……」阮貢巴豪朗的大笑著說走就走了。

「不錯的一個老哥,總算是有所得。」葉老大收拾起天陰兜,站在蜂巢邊看了看,居然發如今母蜂蜂房旁有許多小隔間。外頭十幾個蜂蛹之類的東西,顏色趨向黑色。

「假設是那些保護母蜂的小噬血蜂的後代,假設能養活的話訓練上去,沒準兒在攻擊時出奇不易還能收到奇效能。」葉老大尋思著,乾脆拿出瓶子把那些蜂蛹全給裝了出來,反正死馬當活馬了,就當是搞實驗了。

「麻木的,還得回去把熊帽菇給搜集起來。質量差些就差些了。搞了半天,一點蜂蜜全下了肚皮。」葉老大有些鬱悶的收拾好後急匆忽趕回到了刀霸的那個山洞。

發現藍存鈞正站在茅屋前著急的踱著步子,一見到葉凡,大叫道:「老大,你終於回來了,我還以為你嗝屁了!」而且,這貨張天雙臂跟葉老大來了個親密相擁。

「啥,嗝屁了,啥話!你小子希望我如此是不是?」葉老大擂了他一拳,兩人緊緊相擁,像兩隻『玻璃』。

不過,不久。藍存鈞嗅了嗅鼻子皺起了眉頭。聞了聞後居然捂住了鼻子,一把推開了葉老大。一臉怪異的看著他。

「呵呵。呵呵,不好意思。是臭了點。」葉老大非常的不好尷尬。由於,為了消滅噬血蜂,單方大戰了一天一夜。當時哪顧得及拉屎拉尿,結果,全拉褲褲里了。由於衣服沒帶來,所以,當然是臭不可聞了。

「衣服呢?」葉凡問道。

「這裡,拿去吧。」藍存鈞拿了袋子過去。葉老大三下兩下到溪里沖洗當時換了衣服,終於又光鮮了起來。

「怎樣沒看見刀霸跟紅玫瑰?」葉凡此刻才想起他們來。有些疑惑的問道。

「唉,你出來看看吧。」藍存鈞嘆了口吻,指了指茅屋。

一定發生什麼事了,葉老大快步進了茅屋。

發現刀霸跟紅玫瑰都躺在床上,身上都是血,彷彿都快不行樣子。

「怎樣回事?」葉凡轉頭問藍存鈞道。

「你走了後紅玫瑰逼著刀霸帶我們去他的藏金洞,當然,對於藏金洞,我也感覺興味,所以就去了。

結果,金磚倒是找到了一噸多。磚頭大的有好幾十塊,金燦燦的刺人眼球。

不過,紅玫瑰乘刀霸不留意一刀砍了過去,我也來不及防了。而刀霸這傢伙也鬼,居然藏了力氣。

拚死前把刀從胸脯部位狠辣的抽了出來反手也給了紅玫瑰胸部反手一刀。

刀霸的功底子比紅玫瑰要深,這下子兩人差不多慘狀了。

所以,兩人就這個樣子了。」藍存鈞講道。

「我不知道你是誰?不過,你是個高手,我刀霸佩服。只是,我……我希望你能把金磚留一些給我的兄弟們。讓他們回家吧,當前別幹壞事了,做個壞人。畢竟,他們跟了我也有幾年了。」刀霸看了看葉老大,一臉的期盼。這傢伙,居然硬挺著還沒死。

「行!」葉凡想都沒想就答應了,葉老大從來尊重這種硬漢子。更尊重兄弟情,由於,葉老大就是這樣的一個人。

「謝……謝……」刀霸最後看了葉凡一眼,頭一歪,這次是真死了。而且,是不帶遺憾的『走的』。

「咯咯咯……你終於比我先死了。」就在這時分,紅玫瑰居然大聲的咯笑了起來,嘴角冒著鮮血。

「你跟他有仇吧?」葉老大猜測著問道。

「不共戴天之仇,我為什麼要當這個老大,就是為了有一天能滅了刀霸。

我父親本來是國度一名輯毒警察。後來也是死在刀霸的刀下。而母親太思念父親,最後也是鬱郁而死。

所以,從那個時分起,我發誓要滅了刀霸。謝謝你們替我辦到了這事。

我如今也快死了,希望你能放過我的那些還活著的手下。其實,他們大多數人都是被生活所逼的。

沒有人生來就情願幹這種事的。天天在刀口上討生活,他們,也是很慘的一伙人。」紅玫瑰講道。

葉凡沒答應,上前伸指幾點之下,又拿出針扎了幾下。講道:「我會把你交給你的妹妹紅棱教員的,至少,在死前你能再次看到你的妹子一眼。」

講完後跟藍存鈞分別把熊帽菇全部都給收走了裝起來。爾後到洞外,葉老大用傳音筒跟大家講了這事。

不久,刀霸還剩下的三十來個手下全投誠了。

葉老大把金磚拿來打碎了,分了一部分給這些人。這些傢伙也是恩將仇報著,每人拿了差不多10萬塊的金子走了。

而走前,這些金磚葉老大當然不會放過了。幸而幾人個個都是大力士,一人分上十來塊倒也不難背走。這邊,走前,葉凡又用手雷把萬通洞給炸得差不多了。

紅玫瑰被她妹妹紅棱教員給背走的,而紅玫瑰的手下全被葉老大廢了後趕走了地。至於黃軍,倒被鐵占雄捆了當前要拿回國受審的。雖說黃軍也有苦處,但法不留情。他乾的壞事比苦痛大得多。

「唉,彷彿做了一場夢。」眼望著這半山腰的坎井彎,鐵占雄有些感嘆的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