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九百九十九章你入套了嘿嘿

第一千九百九十九章你入套了嘿嘿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嗯,估計,龍為國早就盯上了儂高雲退出的位置了。txt電子書下載**我能接替他的位置,滿足了。只要是對糖廠的發展有利的活計,我都願意去干。」藍存鈞講道。

「這事,明天我到省里,跟祝省長和付國雲書記都聊聊。我想,應該問題不大。從糖廠自身發展來看,也要給你一定的自主權是不是?而糖廠是屬於東貢市政fǔ直屬企業,所以,給你兼職一個市委副書記進入領導班子,是勢在必行了。更何況,你參照的還是正廳級別。」葉凡話講得明白,態度堅決。

「王朝,估計你在這裡呆的時間不多了。我想,等鐵哥一回到公安部,你就回去吧。先把副廳級的位置穩定住了再說。」葉凡講道。

「我明白葉哥,這事,葉哥講怎麼做就怎麼做。」王朝一臉恭敬,講道。

「唉,真有些捨不得你們,你們都走了,我就一個人,有些孤苦零丁了。」藍存鈞苦瓜了一下臉。

「哈哈哈……」葉老大跟王朝都興哉樂禍的笑開了。

深夜了,三人在小會客廳整了幾瓶酒小喝了起來。

下邊,葉凡電話不盡了。

「哈哈哈,兄弟,還是京城好啊,咱們又可以一起大碗喝酒了。」鐵占雄哈笑開了。

「鐵哥,你那邊有動靜沒有?」葉凡問道。

「當然有了。」鐵占雄得意的笑了一聲。

「啥意思,什麼時候動靜?」葉凡問道。

「我已經回到公安部了,這個容易。我只是到中央黨校臨時頭當教官。中組部一紙調令我就回去了。咱老鐵,又官復原職了。只是我那三個徒弟。媽的,全都一直在bī著問我,真是煩人。」鐵占雄說道。

「那敢情好,有人bī好啊。而且,你老鐵牛bī啊。三個徒弟都是正式隊員了。到時,你這個師傅可是老大了。」葉凡乾笑了一聲講道地。

「牛bī個屁,三個傢伙天天來吵死,想打聽你的底細。因為你是高人嘛,官面上有人佩服有能耐有背景的同志。

在國術界,也逃不開這個範疇的。低階位者崇拜高手。想跟你接jiāo,攀些jiāo情。也正常。

這個,能跟你認識,好處,自然多多了。不過。這三小子,真是一點規矩都不懂,最後被我批評了一番後苦瓜著臉走了。「域名請大家熟知」

不過嘛,你回到京城後,倒是多了三個使喚『丫頭占雄笑道。

「好像也不錯嘛!三使喚『丫頭』,還是a組的正式隊員,估計。就是主席都是沒這麼牛b凡得意的笑了笑。

「那王朝的事你有機會給解決了。」葉凡問道。

「別急,我查過了,部里刑偵局的一個副局長下個月到點退休。部里已經在甄選人手了。不過,這事部里有推薦權。但最後還得通過中組織部才行。」鐵占雄講道。

「那邊我去搞定。」葉凡想都沒想直接答道。

「好,這邊我來。」鐵占雄又恢復了那個在獵豹張揚的鐵團長大哥氣勢。

不久,張衛清也來了電話,也是講了些恭喜的話。

「哈哈,老大,咱們今後可以並肩作戰了。」狼破天那破鑼嗓mén在電話裡頭震得葉老大的耳膜都嗡嗡震響。

「輕點不行嗎老狼,快把老子耳朵震聾了。」葉老大沒好氣的哼道。

「失誤失誤!」狼破天乾笑了一聲。轉爾,居然嘆了口氣。講道,「相當年。你只是一個小處長時老子就是中辦警衛局局長了。到現在,你已經跑到中辦督查室任主任。跟我一個級別了,我還只是個小局長,這世道,都什麼事搞的。」

「你才多大,難道就想坐上中辦副主任位置?再說了,在『那邊』,你可還是我的下屬?」葉老大譏諷著講道。

「那個,我沒興趣。當然,也不可能上去。當然,那邊我沒你葉大帥厲害。

堂堂的副組長了,牛bī啊!按這邊的級別算的話那就更不得了啦。龔頭兒是軍委委員,副國級待遇。

而a組的常務副組長至少也可以享受正部級待遇吧。老嚴的那個位置,可惜老嚴,唉。

不過,你是副組長,最差的等同,跟副部長同級別了。政fǔ這邊倒是虧待你了。

要不,找他們要去。至少,也得整個同級別的是不是?」狼破天乾笑著講道。

「要個屁!這能等同嗎?那邊是超級破格提拔。再說,那邊的本事強並不代表這邊的能力強。衡量標準和提拔的標準都不一樣。提拔我當副部長,那我葉凡還不得被全華夏那些官員噴口口水給淹死了。就是現在這個位置,估計也有多少人患了紅眼病了。咱們,得低調作人。不然,真招人紅眼了。」葉凡哼道。

「也是,一個27周歲的正廳級幹部。而且還是中辦一個重要局室的一把手,多少人眼紅,那是肯定的了。

就拿著你這中辦督查室主任的名頭,就是下到地方,那些副省級大員都不敢輕漫你的。

再加上你在唐的辦公室任副主任,這個,估計比中辦督查室主任的牌頭還好使。

就沖著這張牌子,下邊的省長書記們都不敢輕視你。因為,你是代表『唐』下去滴。狐假虎威嘛!」狼破天調侃著講道。

「那也不一定,人家表面上對你熱情,實際上骨子裡在鄙視你。你不就是『唐』的一個傳話筒嗎?再說了,聽說中辦督查室也不過一個jī肋。不是有人傳,說是中辦督查室下去只是走走過場,啥屁事也辦不了。就是一個老太太買了個鹹鴨蛋要投訴的事都管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