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一十章督查組直逼江都省

第二千一十章督查組直逼江都省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不是這個意思,哪是什麼意思?」葉老大可是不會放過他的,直bī了過去。3∴35686688

「我的意思是在處室里協助葉主任干好chūn節前的各方面工作,這也是我一個常務副主任應該乾的事。」於貴發同志倒也找了個理由出來敷衍一下。

「葉主任都到下邊指揮去了,於主任真有心要協助,那就到下邊去協助吧。至於處室里,置信有葉主任在遠方搖控指揮著,我們各部門擔任人精誠勾搭,應該也能圓滿完成往年的義務的。」這時,陳錢主任又chōu冷子給了於貴發一炮。

「於主任協助才能如此的強,沒有他協助我還真有些擔心如期處理不了江都的事。

有他在我也就放下了一半心思。這事,就這麼定了。不過,既然這事觸及到國度發革委和國務院扶貧委員會的支助項目。

所以,我們會向那邊發出央求,他們也應該chōu調幾位同志跟著我們一同下去。

這事會後由風主任馬上去辦,為了抓緊工夫,我看就在早晨出發吧。至於我們督查室人選的chōu調,就由貴發主任片面擔任了。

同志們,年關緊,義務重,我們不能孤負了指導的殷切希望。督查室是幹什麼的,就是為人民服務嘛!

希望各位時辰把為人民服務放在心上,展現外舉動中。」葉老大一講完,宣布閉會,走人了。

不過,當然也馬上向邱華副部長請了假。由於,明天葉老大去不了唐主席辦公室報道了。

發改委那邊派來的是一個叫鍾勇的副司長,而國務院扶貧開發指導組辦公室派來的是規劃財政司的副司長催紅燕。他們各帶了二個同志上去協助調查。

早晨五點鐘。赴江都省督查組人員全配完全了。早晨8點鐘,由葉凡這個組長帶隊,合計15人浩浩dàngdàng的坐晚班飛機直飛江都省省城江原市。

車馬未動,音訊先行。

江都省的某些兇猛同志估量也聞到了什麼滋味,葉凡等人剛下飛機。江都省副省長江紹東,省委副秘書長兼省委督查室主任吳才信兩位同志帶著人馬在機場迎接了葉老大一行人。

由於曾經是早晨11點了,江紹東提議中辦一行人先在省委招待所住下。不過,葉凡沒贊同,而是改了地方,住在了江原賓館。

大家安頓了上去。洗了個澡後江紹東跟吳才信又來了。熱情約請葉凡一行人吃個宵夜。

「吃宵夜行,不過,複雜點,酒就不用上了。明天一大早還得工作,假設搞得滿嘴酒氣,那老百姓可會罵我們督查室的同志是行屍走肉了。」葉凡呵呵笑道。

結果,還是招架不住江紹東的熱情,每位同志還是干出來了兩杯紅酒。

「他們上去幹嘛,有沒漏出一點口風?」江都省省委書記葛林安同志坐在真皮沙發上,一臉嚴肅的盯著江紹東副省長

葛林安書記可是有些不安。中辦督查室大批人馬趕到江都,連新上任的督查室主任葉凡同志都親身披掛出動了。

而且,幾天就要過年了。明,事態非常嚴重了。假設查出點什麼,那估量就是驚天的事了。中辦督查室出動的都是大事,這個,不管本人有沒事,在江都發生了事。本人這個一把手臉上一定無光。而且,會給本人的政治生活添加一把陰灰的。

「他們嘴把得很牢,沒有漏出什麼來。我是拐彎抹角,本來想把他們灌醉了看看能不能套出點什麼來,想不到結果是白忙活了一頓。他們每人只飲了二杯紅酒,對於這些都酒精考驗的戰士來講。二杯紅酒哪能讓他們醉後吐真言。除非每人弄出來二瓶還差不多。」江紹東臉上閃過一絲憂慮,由於不知道是什麼事,所以才擔心。

假設知道了是什麼事,而本人沒有份頭,倒是不用擔心什麼。假設知道了本人有份頭,自然懼怕,但亮明了的懼怕總比懵懂的擔心要好得多。

所以,這個不知道比知道還要舒服。這是一種對心靈的考驗體制內,有幾個官員敢講本人這一輩子『屁事』都沒幹過。在沒挑明前,都會以為他們是上去查本人的事的地。江都省,今早晨估量有好多同志難以入眠了。

「嘴把得夠牢的,他們不是來了十幾個同志。怎樣能夠一個都漏不出半點風聲來?

這次的事也奇巧,他們來得太迅速了。聽葉主任明天早上才到中辦報道,怎樣,早晨就過去了。

明這事他不得不過去了,而且,這事關係到他頭上的帽子。為了帽子,就是連夜趕也得趕過去。

馬上告訴全省各地,要求他們勤勞工作。把衛生等方面都要抓好。給我講清楚點,要求各地市一把手負全職。

哪個地方出成績,我葛林安要了他帽子。真是煩人,都快過年了,還bī得我葛林安不得不放狠話了。

這都什麼事,好好的招來一幫瘟神?」葛林安煩燥地在屋子裡踱起步子來了。

而且,桌上那特供香煙是一隻接一隻的沒斷過。chōu得一旁的江紹東同志是ròu痛和嘆惜不已。

由於,這特供他雖每兩個月也有一條的份頭。但根本就不夠了自個兒chōu,想不到這特供在葛林安手中當五塊錢一包的七匹狼chōu了。

「這次他們能保密如此,一定跟他們每個人本身利益都有關係。而且,跟葉凡這個主任脫不了干係。」講到這裡,江紹東看了看葛林安書記,講道,「只需能打通葉凡的關切,這事就好知曉了。

不過,這個人我看不透。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