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零一十六章抓住了下藥的

第二千零一十六章抓住了下藥的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二千零一十六章抓住了下藥的

「是啊,這兩天我也一直在想這個問題。。《網》網.左難右難,真是麻煩啊。」葉凡也不由得嘆了口氣。

齊振濤對自己有多次相助之恩,而齊天又是自己的好兄弟。在這個節骨眼上,又不是齊振濤自己犯錯,而是被牽連了。那是很冤的事,而且,葉老大絕不想看到此事發生。

「我知道你也難,本來,我叫振濤給你打個電話。估計直到現在,他都沒打吧?」齊放雄說道。

「嗯。」葉凡點了點頭,心裡倒是暗暗感激。

「這事,我好像也猜測到了一點。肯定是有人在為難你了,是不是張委員?」齊放雄講道。

「沒辦法,這事被他們拖得太久了。張委員拍桌子了,年底前不解決,要問責中辦督查室的有關同志,我是主要負責人,肯定也要擔負領導責任的。」葉凡說道。

「還真是難解了,這事拖下去對你不利。不拖下去振濤的事肯定得黃了。唉……」齊放雄也沒有了主意,獃獃的呷了口茶盯著茶几在發獃了。

「放心,我絕不會讓齊叔的事『黃了』的。」葉凡擺了擺手,決斷性講道。

「那你……」齊放雄看了葉凡一眼,講不出口了。

「我有什麼,最多被人講幾句。可跟齊叔這輩子唯一的一次機會相比,我的事是小事。

再說,如果齊叔失去了這次機會,那下次,鳳系人馬絕對不會再出手了。

而且,齊叔,從此將被他們邊緣化,甚至,拋棄。一個失去了價值,不能把握機會的同志,別人是不會把你當盤菜的。

老齊家也不能失去這個機會,所以,齊省長,你放心。不過,你也不必太過於什麼。聖堂最新章節.我想,我還年青,有的是機會。」葉凡講道。

「唉……」齊放雄嘆了口氣,看了葉凡一眼,良久,才講道,「我們齊家,欠你的。」

「齊天跟我是兄弟。」葉凡說道。

齊放雄走了後,葉凡也一直琢磨開了。

第二天早上,調查組的同志們身體好了些又開始啟程了。

不過,剛走到半路,突然接到魚冬廳長的電話彙報。說是發現了最新情況,已經逮住了下藥的人。

葉老大一聽,差點吞了舌頭。因為,這葯本來就是葉老大自已投放的,怎麼可能江都省公安廳的刑警倒抓住了人。

此人,估計,八成是個替罪羊。葉老大感覺好笑,想不到魚廳長為了平息督查組之怒,居然想出這麼一招移花接木的老招子來,真是可笑。

奇巧的是魚廳長態度堅決,說是已經把人犯押著送往督查組而來了。葉凡倒也想看看這個可憐的替罪羊。所以,車子一到雲風地區,而魚廳長親自押著的人犯也到了。

「帶我房間來。」葉凡哼道。

不久,魚廳長帶著幾個威風的刑警押著一個長得像瘦猴樣子,滿面青腫,估計是挨了不少打的傢伙進來了。此人尖下巴,嘴巴卻不小。臉部五官有些失調了。

「魚廳長,你先講講他的情況。」葉凡招呼魚廳長坐下後,指著那個倒霉的傢伙講道。

「此人叫鄭天,江都省東河市江賓縣人。不過,很奇怪的就是。後來我們一查,江賓縣並沒有這個人。」魚冬看了葉凡一眼,講道。

「那此人的身份證是假的?」葉凡隨口說道。

「我就是感到怪了,他的身份證並不假,貨真價實。不過,我指示江賓縣公安局實地調查過。《網》網.該縣,並沒有這個人。」魚冬面現疑惑神情。

「那還真是怪了,難道是買通公安局假造了一張身份證。身份證是真的,但,其實,此人並不是江賓縣人?」葉凡說道。

「嗯!」魚廳長看了葉凡一眼,說道,「因為時間緊,所以,下邊還在繼續調查此人的真正身份。」

「直接問他不就解決了?」葉老大看了鄭天一眼,哼了一聲,自然是故意問的。

因為,從此人臉上的紫青色看,肯定遭了魚廳長手下那些精幹刑偵人員的重手了。不過,估計是沒有查出什麼來。

「這個,此人嘴特別的嚴實。從抓捕他直到現在,除了從此人袋子里搜出一張身份證明以外,咱們什麼都沒發現。而且,問他他就裝啞巴,但我們曉得他不是啞巴。」魚冬臉色有些『菜』。

這個,問不出東東來,他面子上掛不住了。要是給葉老大彙報上去,那豈不是給領導落下一個江都省公安廳長魚冬同志無能的表現。堂堂公安廳長,居然拿不下一個放葯的小賊。

「好了,說說你們怎麼抓住他的。」葉凡說道,對於這一點,葉老大著實好奇。

這葯明明是自己放的,這位鄭天同志,肯定是個西貝貨,一個倒霉的替罪羊而已。所以,葉老大倒要看看魚冬同志怎麼樣自圓其說。

「本來,江原賓館多處地方是裝有探頭的。不過,此人是此道中高手。居然破壞了中央控制室,探頭全失靈了。當然,此人很厲害。弄壞後是不著痕迹,害得江原賓館的人還以為是線路出了毛病,一直在查找。這個,估計也是他為了下藥作準備的。不過,他千算萬算,一處地方沒算著。」魚冬廳長臉上露出一小撮得意來。

「難道還有探頭沒失靈?」葉老大面現一絲訝然著問道,魚冬等人眼裡很正常。

不過,葉老大心裡直冒汗。因為,當初讓中央控制室失靈的勾當正是葉老大自己乾的。並不是鄭天這個西貝貨。

「廚房裡還有一個探頭很隱秘,這個探頭直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