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零一十九章大哥,別放棄

第二千零一十九章大哥,別放棄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這事就很難揣摩了,不過,我總感覺疑點很大。彷彿,這事,並不一定是雲風地區的有些指導指使的。你看看,據黃藤交待,他跟張宏亮幾年前就看法了,而且以前還幫他干過一件事。這次算是第二次了。」葉凡講道。

「對啊,假設講誰有如此能量,非江都省的指導才有了。莫非天順縣的事牽痛了省里某個指導的神經,所以,人家坐不住了。能拖則拖,等年一過,他們曾經把證據消滅得差不多了。」王朝講道。

「江都省某些指導干這事有能夠,他們怕被發現,特別轉了幾個彎才到了黃藤這裡。而且,他們也有這個才能辦到這事。不過,還有一種能夠。」葉凡若有所思,想了想問王朝道,「你說說,誰最希望拖死我們?」

「難道是燕春來那老匹夫乾的?」王朝突然神色大變,罵了一句。

「他有這個能夠,這老傢伙在南福省成心的整了我。後來遭了報應,他如今是最倒霉的時分。

而如今見我風光了,兩相一對比,自然心裡發酸發苦了。所以,能看到我倒霉,是他最情願見到的事。

至少,心裡平衡了一些。還有一種能夠,那就是這事是張向東那一伙人乾的。

由於,這老傢伙自從那次梅家事情後覺得丟了臉子,也許,到如今還記掛著。

不然,老傢伙哪會生那麼大氣,直接就想把板子拍我頭上,估量是想一拍子拍死我了。」葉凡冷哼著講道。

「是啊,張向東早不催晚不催的。幹嘛見你一到中辦就舉起了大棒。這老傢伙也相當可疑。假設大哥搞不上去,估量,你在中辦都難以呆下去了。到時灰溜溜的分開那就慘了。估量,還得背個處分離京了。這老傢伙。存心不良啊!」王朝罵道。

「不管了,你加緊那邊的查證。不過,這事,我希望能有其它方面的轉機。由於,這事假設查出來,一定會波及齊放雄省長。唉,他可是齊叔的親親的大哥。而且,這事,就怕影響到齊叔最近的競爭。」葉凡嘆了口吻,中間為難。

「假設大哥顧及到了齊家。那大哥本人該怎樣辦?到時,張向東發難要問責你。而燕春來一夥一定會在一旁助威加油的。到時,想踩死你的人可不在多數。我看,還是先保本身了。至於齊家,只能表示遺憾了。」王朝也是盡撓著腦袋,頭髮都差點給這傢伙抓成鳥窩了。

「唉,齊天跟我是兄弟。齊叔也待我不薄,以前在南福省多虧他不斷罩著我。

不然,我能否坐到明天這個地位上都難了。而且,這次他到了最關鍵的時辰。

省長地位的競爭太劇烈了。為了他,估量鳳系人馬都在拚著口吻。他身上擔負著鳳系人馬中心人員的交替。

他是一定要拚著命往前沖的。而我們相對不能拖他的後腿,這樣子做,我葉凡還是人嗎?」葉凡皺緊了眉頭講道。

「左也不是右也不是,難道大哥本人讓人處理了才是。這個,相對不行。大哥,這法子行不通。」王朝講道。

「所以,我才希望有轉機。你想。假設查出張宏亮是張向東委員或燕春來一系的人馬乾的,我們不就順藤摸瓜直接就摸到他們門臉上去。到時,我們不要講攻擊他們,只需亮出一些證據,估量,天順縣的事。張向東一定不敢有動作了。」葉凡講道。

「那個跟燕春來也沒關係啊,假設不是張向東乾的是燕春來乾的,張向東還不是照樣子要拿你開刀?」王朝講道。

「呵呵,王朝,你這腦瓜就是轉不過彎來。幸而你在公安一塊工作。假設在政府一塊工作,估量你早被人家坑死了。」葉老大忍不住笑罵道。

「那當然了,我就跟著大哥你了。要不是有你罩著,估量我王朝早被開除分開官面上了。」王朝有些傻乎乎的笑道。其實,王朝並不笨。只不過一時轉不過彎來罷了。

「你想想,燕系的權利也不小的。到時真的我們糾住燕春來不放。這老小子不是得去找他哥燕雲委員了。到時,燕雲一出馬,張向東還不得看他面子。估量。天順縣『三農』的成績人家只能掙隻眼閉隻眼了。到時,我們的危及不是也解除了。」葉凡講道。

「倒是妙計,我倒真希望這張宏亮是張向東或燕春來指使的。倒是一箭雙鵰了,不然,大哥的事就兩難了。左右不是。」王朝講到這裡看了葉凡一眼,說道,「那天順縣的事大哥一定不能再查了。」

「查,一定要查。像這種坑農的事我們一定要查到底。不然,我良知難安。

不過,得等到齊叔的事塵埃落定之後了。到時,齊放雄即使受了點波及成績也不是很大。

最多背個記過處分了事,而他年齡也大了,提早退居二線也沒什麼了。

至少,齊振濤站起來了。他的潛力比齊放雄大得多。由於,他的年齡優勢在這裡。過才是他最大的資本,是齊家很有希望進軍省委書記一職的人選了。」葉凡說道。

「唉,大哥就是大哥。如今,像你這樣的官可是不多了。這事假設查出來觸及到了齊放雄。

齊放雄嘴裡不講,但心裡一定不是個滋味。人家在省長任上高興退休多好,你倒是整得他落下個處分最後還得提早退居二線。

這個,可是完全斷了他的後路。遭人嫉恨啊,而齊家,我是擔心他們會把這筆賬算你頭上的。

到時,齊振濤得勢了,就是他不『照顧』你,恐怕,今後也不能夠再像以前那樣對你親切了。

這個,可是你本人樹立的一個潛在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