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零三十五章會不會肉包子打狗

第二千零三十五章會不會肉包子打狗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我也沒想能,狼局突然間彷彿變了個人似的。看來,姓葉的傢伙又踩狗屎了。居然能從狼破天處借到錢,真是太陽打西邊出了。」女子有些憤然,哼道。

「知道了。」陳主任擱下了電話,想了想馬上把財務處的同志招了過去。

不到半個小時,風一秀主任居然又接到了中辦財務室的同志電話。說是陳主任思索到中辦督查室同志的實踐困難。

暫時頭擠出,挪了一筆款子過去,而且,本來是該拔給督查室30萬的。如今又追加了5萬塊,曾經打入了督查室賬頭上。叫同志們馬上去置辦年貨,該報銷什麼本人去辦理。

「葉主任,賬處室來電話,說是拔了35萬過去了。那狼局長那筆錢要不要還給他們。反正留著也是多餘的了。而且,他們那邊的事可是要緊事,我們不能擔擱了他們。」風一秀請示葉凡道。

「35萬,假設按秘書局發放,加上本該報銷的發票夠不夠用?」葉凡皺了下眉頭,問道。

「不夠,估量還有著25萬的資金缺口。」風一秀馬上答道。

「那就暫時不用還了,既然借了就借了。反正我們錢不夠報銷,就借一陣子了。」葉老大擺了擺手講道。

「什麼,還沒還掉?」陳震東從轉椅子上彈了起來,差點要抓狂了。心裡直嘆倒霉,本來陳千和指示本人時本人就有些猶疑。

就怕因此事會搞出額外的事來。不過,陳部長有求本人,本人也不能置之不理而得罪了陳千和這位有著相當份量的副部長。

而且,陳震東知道陳千和跟燕春來關係很不錯的,很得燕系的燕雲這個掌舵人欣賞。《%%7

這種人,自然不能得罪了。雖說他並沒有分管著本人,但也絕不能得罪。再加上陳震東主任見葉凡是剛從下邊調下去的,人又年輕,也就麻著膽子想擺葉凡一刀了。

想不到這傢伙還不是普通的陰狠。居然轉手從狼破天那邊去借錢。要知道,狼破天講那筆錢可是擔任指導安全的費用,要是借給了葉凡。到時指導安全出了什麼狀況,一定有人會調查的。到時,一調查到葉凡身上,不就擱到了本人頭上。

而賬務室明明有錢而壓著不給督查室。那最後,這頓板子狠狠拍向了一定是本人這個賬務室的頭頭了。

那可就不是點頭子的成績了。指導方面真出什麼大事,掉腦袋都有能夠。

陳震東同志如今是怕了,連額角的汗珠子都給冒出來了。為了停息葉凡之怒,特別還追回了5萬塊。

想不到這傢伙真是『貪』啊,五萬塊還嫌不夠,這簡直就是敲詐。

「嗯,葉主任講還有著25萬的款子缺口。暫時就不還了。」那聲響又講道。

「想敲詐我!」陳震東冷冷哼道。

「難道這事葉凡揣摩透了?」那聲響有些不信樣子,問道。

「這事好揣摩,中辦賬務室不能夠缺錢,特別是到年底了。估量葉凡也知道了是我成心壓著的。這小子比我還陰,居然反擺了我一刀。麻木的,這小子複雜是匹狼。」陳震東忍不住罵道。

他是匹狼,你還不是條狗……那聲響在心裡想著罷了。

事情真是有著戲劇變化,督查室的工作人員全在等著發年貨,有的同志正報銷發票時風一秀又傳來了喜訊,說進賬長室那邊經過測算,發現還能擠出一筆錢來,居然又下拔了30萬給督查室作為活動用度。聖堂最新章節

葉凡,自然是打了電話給陳震東表示感激。

剛擱下電話,風一秀又問道:「葉主任,狼局的錢要不要馬上還給他們。這個,如今還掉也省事。不然,到來年的報表又得轉挪這筆錢,很費事。」

其實,在會議桌前坐著的一些同志曾經揣摩出一些味兒來了。估量是葉主任正跟陳主任掰手段。

而陳主任延續兩次轉錢加碼過去,明擺著是怕事了。有向葉主任低頭的架勢。

「費事什麼,就這65萬年前一過,我們賬務室的賬頭上又空空的了。開年後又不好向那邊要錢,這開年就借錢,對別人來講不吉利,就是我們本人也不吉利是不是?

大過年的,大家都想討個彩頭,還問人家借錢,不妥!我們都要展開工作,沒錢怎樣展開?

狼局那筆錢還是先留著吧,用於開年當時的活動用度了。」葉凡淡淡哼了一聲,風一秀一看,知道是陳主任惹著葉老大了。

葉老大要狠狠的敲打陳主任一回了。自然,好多同志都是在心裡默默為陳震東主任致哀了。也不知這老傢伙到時怎樣樣收場了。

轉爾,葉凡又問道:「風主任,你說,開年當時到第一筆款子拔過去這段空白工夫,需求多少款子才可以用?」

「按往年清算過,估量沒有50幾萬是拿不上去的。年一過,一切的工作同時末尾運轉,這個時分,所需求的錢款也特別的多。由於,萬事掃尾難。等年當時幾個月打下了底子,也就會緩解一些了。」風一秀彷彿也明白了葉主任的意思。

無非是借這個時機敲陳主任一把了。其實,開年後的工作展開根本就不需這麼多錢。風一秀這是在相助葉老大幹那敲詐的勾當。

「什麼?50萬,風一秀也敢講出來?」陳震東終於氣得一邊接電話一邊把桌上的茶杯給掃到了地板上。

「估量風一秀也看出點瞄頭來了跟著姓葉的在起鬨,擺明了要敲詐。」那聲響講道。

「你說他會不會是這最後一次?給他弄了兩次了。」陳震東有些懊喪,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