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零三十六章灰頭土臉

第二千零三十六章灰頭土臉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膽子是夠大,超標準發放了居然還嫌錢不夠,我打個電話問問。」陳千和也知道,本人不出馬打敲打一下葉凡,陳震東的心裡不會平衡的。

為了安慰陳震東,於是,陳千和拿起了電話,不過,想了想覺得這樣力度不夠。而且,這次也是個時機。

於是坐椅子上思索了一陣子,叫上秘書,噠噠著直奔督查室會議室而去。由於,聽說大多數成員都擠在會議室等著分年貨。假設直接去倒是可以抓個現形。

葉凡還沒見到陳千和出去,他首先就搶先發話了,板著個臉,說道:「葉凡同志,聽說你們正在置辦年貨?」

「是陳部長,你好。」葉凡先是問了聲好,知道這老傢伙來一定跟剛才錢的事有關係了。

爾後,葉凡話鋒一轉,講道,「沒錯,我們正在置辦年貨,下午三點就放假了。上午再不把年貨發到各處室,總不能讓人家辛勞了一年,到頭來空空手回家是不是?」

「嗯,年貨一定要發,不過,可不能超標準啊。葉凡同志,這裡是中辦,不是下邊。

天高皇帝遠的沒人管你。這裡不一樣,上有下級,下級上頭還有地方指導,還有。

做什麼事都要慎重思索才行,不然,不但你要挨批判,就是我這個直接分管指導也脫不了干係。

所以,適可而止,絕不準超標!假設超標了,馬上叫他們還回來,不像話!」陳千和口吻嚴峻,一幅經驗人架勢。講完後還一臉嚴肅的巡了周遭十幾位同志一眼。

「超標,陳部長,不知道你這話是從哪位同志嘴裡傳到的。我們完全是按標準發放,沒有一絲超標的。」葉凡一臉正派,反擊陳副部長耳朵太大。

「把清單拿來給我看看。」陳千和悄然一愣,想不到葉凡會如此的塞這話頭來,於是手一伸,講道。

風一秀望了望葉凡,發現他點了點頭,風一秀於是把發放清單雙手遞了過去。

陳千和拿在手中末尾滑看了,不久,皺起了眉頭,指著那一床要八百來塊的鴨絨蠶絲被問道:「一秀同志,你們以前有發這種被子嗎?」

「沒有。」風一秀看了葉凡一眼,見這廝一臉鎮定,並沒有一絲驚慌出來,知道小葉主任估量有先手,於是,老實的點了點頭。

「還沒超標嗎?這一床市面上要一千塊一床。你們呀,發這麼大件的物品當年貨,這不是要引得其它廳室眼紅。最後大家都群起批判嗎?退了退了,不象話。」陳千和臉凝重得能滴墨汁,轉爾看了葉凡一眼,哼道,「剛才問你,你還講沒超標。葉凡同志,做人要誠實,干工作要踏踏實實。盡搞些虛的欺上瞞下,要不得滴。你回去好好寫份檢討,深入反省反省地。」

陳千和心裡冒出一絲得意,由於,他覺得這年底最後一天真是唄兒有面子。前面江都省之事燕春來敗了一局。如今總算是掙回一點面子了。

「這有超標嗎,對不起陳部長,我們督查室是參照秘書局的年貨單發放的。這發貨單,可不是我們滴,是秘書拿過去的。」講到這裡,葉凡看了其他同志一眼,說道,「你們說是不是?我們的清單可是直接從秘書局辦公室拿來的,沒有改動一項。這個假設算是超標,哪那邊……」

葉凡話講了一半。

「你們能跟秘書局比嗎?」這時,陳部長給氣極了,信口開河。

「不能比,什麼意思?是不是講秘書局高於我們中辦督查室?由於他們排在我們督查室前面,我們要低人一等。

所以,這年貨發放也要低人一等。這個,不知道廳里能否有這個規則。假設有的話,我一定遵照陳部長指示,馬上改了年貨單。

而且,假設要改的話那不就承認我們低人一等了。而陳部長,這樣干可是有些不好講了。

廳室都分等級,那豈不是講分管指導也會等級了?」葉凡成心的講道。而會議室督查室的某些同志雖說面上安靜著在看戲。

不過,陳千和知道,這些老傢伙中一定有人在心裡腹誹著本人。陳千和不由得頭有些大了。

想不到過去本想藉機整治一下葉凡,沒想到本人又給陷了出來。老陳這時真有些懊悔了,這大過年的跑這裡來幹什麼?當然,人不能夠做到對等。

葉凡也知道,中辦秘書局是排在第一號的廳局。由於,秘書局直接服務對像全是地方指導,層次太高了。

沒準兒某位秘書被九常某人看中,那秘書局的地位自然有形中就提高了。

這個,是個不假的理想。所以,中辦財務室也特別的寵著秘書局。下拔的款子是最多的,發個福利,分個獎金當然也是最豐厚的了。這個是中辦一切同志都知道的理想,但也沒人敢站出來實際。

只不過明天陳千和倒霉,他遇上所謂的『愣頭青』葉凡同志了。而且,葉老大不是普通的陰辣,應用下邊廳室分等級。

那分管指導也分等級,暗中又譏諷了陳千和這個副部長在中辦副部長中也不咋的。

只是一個管理不著調的低層次廳室的指導罷了。這叫你我降層次那你本人也跟著丟臉子。

「葉凡同志,你曲解了。中辦下屬廳室都是平級的,沒有誰優誰次的。我們這個社會,倡導人人對等嘛!

難道還搞封建專治分等級制,那是不能夠的了。我們的黨和國度,我們的指導人,都堅決的反對這種封建殘留思想。

我們是社會主義國度,曾經走進了新時代。在倡導人人對等的同時也倡導著男女對等。

三個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