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呼喊

呼喊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陳龍乾咳了一聲說道:「咳!我想我可以幫助你們,我可是一名魔法師哦!」那個大一點的女孩撲通就給陳龍跪了下來,哭喊道:「法師大人求求您救救我妹妹吧!你想要什麼都可以,我可以付出任何代價。真的!求求您救救她吧!」

「嗯!可能是天氣冷的原因吧,我多喝點水,到春天肯定就沒事兒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不採取一些醫療手段,這個女人是不可能熬過這個冬天了。

陳龍這個幾乎可以載入史冊的名字,在紫荊帝國這裡可以說家喻戶曉了。晚上哄小孩子的時候只要提了陳龍這個名字,如果孩子還在哭那麼趕快趕快去找祭祀吧!這孩子一定是哪裡沒有發育好。據小道消息說把陳龍的畫像貼在床底下可以避邪,貼在床頭可以避孕,貼在內褲上男的可以壯陽,女的可以美容。

看著他訣別的眼神陳龍心裡不禁苦笑:「唉!看來黑暗法師的形象都被神殿妖魔化了,就連做個好事都會被人誤會,我要你的靈魂有個屁用啊!」陳龍隨手一揮屋裡立即充滿了絲絲黑霧,手指輕輕在那女孩眉心一點,便聯通了那女孩的靈魂,在暗夜權杖幫助下,輕易的進入了那個女孩兒的意識。

陳龍正在鬱悶之中,明明還沒動手呢怎麼就賴上我了啊!很沒等他解釋另一個小男孩也跑了過來替陳龍解了圍。「瑪麗姐姐!不是這位大叔,是一輛豪華的馬車撞的!我找了好久才找到你,快點救救莎莎吧!」

「傻蛋!你又上當啦!這東西最多十個銅幣一個,你卻花了二十買,竟然還買了五十個,你真是面面!」打擊陳龍已經成了羅德曼目前最感興趣的事情之一。

那女人正想要說什麼卻被那男人拽住搶先說道:「大人!我們答應你,只要能救回孩子的性命,即使是付出靈魂的代價也在所不惜!孩子們快捂住眼睛,不許看!」

陳龍沉思片刻對著那跪在地上的一家子說道:「我可以救你們的孩子,但是你們看到的一切和即將看到的一切必須徹底忘記,否則將付出的代價是你們不能夠承受的,明白?」

一轉眼就來到了一間最破的小木屋中,瑪麗一進屋就大喊:「爸爸爸爸!快出來啊!我找到莎莎了。」說完和陳龍一起把那受傷的女孩兒放在了一張破舊的木床上,小心的給她蓋上了一張破毯子。一個只有一條腿的中年男子拄著拐走了出來,一看此情形立刻警惕起來,剛想說些什麼,瑪麗已經把事情的經過大概的說了一遍,中年男子立即回到裡屋翻箱倒櫃起來。

這時那個男人從屋裡出來了,雙手捧著一把劍跪在陳龍面前低聲懇求道:「尊敬的法師大人!求求您救救我的孩子吧!這把劍是家裡祖傳下來的,請收下它吧!如果不夠我們願意付出任何代價,只要能救我的孩子要我的命都可以啊!你們快給魔法師大人跪下。」兩個小孩子趕忙過來「撲通」一聲跪在了陳龍面前。

陳龍走到近前細細的觀察了一下,發現這個大概十一二歲的小女孩腦袋上有明顯的創口,流出的鮮血都已經乾涸了,身體非常的虛弱,不由得喜上眉梢道:「啊哈!驚喜啊!羅德曼你的運氣還真是不錯,這個小女孩兒一定是被馬車撞了。現在她的靈魂力量非常的微弱,如果置之不理的話最多幾個小時後靈魂就會消散,而她的身體受到的創傷我完全有把握治好。呵呵!用我們那裡的話說就是她會變成一個沒有靈魂的植物人,永遠都不會醒來。哈哈!我們等的不就是這麼一個身體嗎?你準備怎麼謝我啊!」

「那怎麼辦啊!嗚嗚!……莎莎你快醒過來啊!嗚嗚!」兩個小孩子能有什麼辦法,只是一味的傻哭。

在眾人期盼的眼神下,黑紫色的光芒慢慢的散去,眼見傷口漸漸的癒合卻不見,那女孩也緩緩的醒了過來。「靈魂!她的靈魂太虛弱了,如果不趕快想辦法的話,就會和你說的一樣變成植物人啊!」羅德曼焦急道。

陳龍沒想到自己名字的殺傷力這麼大,看著那一家人痴呆的表情,有些於心不忍,於是乾脆把斗篷也放了下來,看看自己的形象殺傷力有幾分。那個體弱的婦人直接暈倒,孩子們躲在父親身後嚇得渾身發抖連哭都不會了。那男人緊緊握著手中的劍,緊張的盯著陳龍的臉。別看他抓劍抓得緊陳龍相信只要自己大聲咳嗽一聲,他的劍就會掉下來。

那男人趕忙過去扶起女人一起跪在陳龍面前。「咳咳咳咳!……大人!咳咳咳!……」那女人看到躺在木床上滿身是血的女兒情緒太過激動,不但說不出話還咳出了血來。

雖然陳龍的心裡非常不爽,但還是輕撫前額瀟洒的一甩長發說道:「唉!阿多尼斯這個傢伙到底怎麼造的謠啊!讓你們怕我怕成這個樣子,其實我是很善良的,這不剛剛救了你們一命嗎?你們難道不相信?」

屋裡一個衰弱的婦女聲音傳了出來:「咳咳咳!這麼晚了翻騰什麼呢?咳咳咳咳!……孩子們回來了嗎?咳咳……」

隨即一絲絲精純的靈魂力量從眉心湧入了那女孩的體內,只是片刻功夫便醒了過來。一家人欣喜若狂,拚命的磕頭道謝,說什麼也要知道陳龍的名字好日後感謝。陳龍原本就不是什麼做好事不留名的人,既然人家問起了自然不會含糊:「陳龍!傳說中最厲害的聖魔導師就是我了!」

陳龍瞄了一眼那把劍,發現那不過是一把普通的精鋼劍,雖然保養的很新,但是劍刃上布滿的豁口使這把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