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零四十三章女子揮拳K狼記

第二千零四十三章女子揮拳K狼記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爾後,葉凡講道!」當時我妹妹葉紫衣由於最,受寵一些。媽會多給一些,給10塊錢。葉強就煽動我一同去打山豬王弄些錢過年。

當時聽古川縣溪窩子村發生了豬害,而莊稼什麼的都給野豬給搞得一塌懵懂。就是村子裡人也給傷著了幾個。

縣裡也派人圍殲過幾次,不過,就是不見那頭外人傳是山豬王的大傢伙。

聽受傷的人講,那頭山豬王至少八百斤,個頭比成人大得多。一嘴下去就是樹連皮帶樹榦都會給咬出來,像咬蘿卜普通容易。

後來,縣裡就懸賞了。誰無能掉那山豬王,縣裡給獎金500那個年代,我爸一個月工資才100多塊。

5000塊相當於要我爸幹上三四年的年薪了。所以,經葉強同志一煽動,我們倆兄弟拿著些東西就出發去溪窩子村了。

整整蹲守巡找了三天終於給我發現了那隻頭上長著一撮紅豬毛的山野王就在一顆大樹下做的窩。這傢伙兇猛,媽的,居然還有著6位母豬妃子。」

見葉老大一臉羨慕樣子,喬圓圓忍不住狠掐了這貨一把。痛得葉老大差點叫出聲來。

「是不是也想娶上六房媳fù兒?」喬圓圓哼了一聲。

「不敢,咱家有圓圓一個就夠了。」葉老大聲乾笑了一聲。

「算識相。」喬圓圓彼為稱心的哼了一句後問道「後來怎樣樣了?」「後來,我葉凡霸王大戰山豬王。葉強在一旁協助,不過,被那山豬頭王一拱,摔在一塊石頭上半天都爬不起來了。

就剩下我一個人跟山豬王大戰。那山豬王兇猛,當時我才舊歲,功底子雖有點,但最多二段左右,比普通人稍強一些。

差點被山豬王咬死了最後,為了活命,我硬是捅破了山豬王的豬皮,它冒血了。而我就死命的吸它的血。

而葉強也拚命的下去抱住了山豬王的兩條後肢。最後山豬王血被我吸幹了死翹翹了。

不過,在豬王快完蛋時溪窩子村的人聽到響動趕到了。見我滿身是血,滿嘴是血。

所以,給取了個外號叫「葉大嘴」葉凡剛講到這裡,喬圓圓又想笑,不過,被葉老大瞪了一眼,喬圓圓捂嘴憋住了葉凡又講道「當年我這大嘴咬死山豬王的事全縣都鬨動了,古川那些混子頭一見到我都得叫聲「嘴哥」

不當時來我嫌這名太動聽了,就哼了幾聲。後來,混子們就改叫「葉大霸,了。這外號還湊和,我也就默許了。」

「老太婆,看到沒,這就是這廟跟墓地的地契地。我們能再次給一地利間曾經是「叔寶哥,殘忍了。要是由著我「混世魔王,的脾氣,早把打趴下操了這破墓了,還由著算個屁!」這時,另一道相當粗莽的聲響不屑的哼道。

「混世魔王程咬金也到了,咯咯,是不是隋唐十三條好漢全湊堆閃亮登場在們古川縣了。」喬圓圓笑道。

「一群宵之輩吧了,居然敢妄稱秦公程公真是可笑。」葉凡不屑的哼了一聲。

「這廟我打聽過,至少有著三百年歷史了。們拿出來的地契是剛辦理的,難道們三百年前就懂得這個了,別以為們勾搭樹立局土地局的幾個工作人員就能把壞事干盡,這天下,是有理的地方的。所以們這笑話還是別拿來丟醜了。走吧,別打撓了我的喧囂。」這時,蘇留芳口吻安靜的講道。

「三百年前難道能活三百年。這地契就代表著國度承認這片土地和房產都是我們秦家的。程東,別跟她羅嗦了這老太婆不肯搬的話,們幾個給幫搬一下。」秦叔寶公子哼道。

「得嘞!太保哥,放心。我們一定馬上讓這老太婆滾蛋去。不過,我們都是好漢,要是搬壞了東西,我們可是不賠的。比如那架破床,還搬啥,襤褸得都快散架了。乾脆直接扔渣滓堆里還省事些。」

混世魔王程東氣勢洶洶的道。

「破床,是難搬。這樣吧,既然是搬,就要留意著點。乾脆這樣,東,去買鋪最好的「美得夢,給這老太婆。那破床,就扔了算了。以免到時搬動還費時費力的,我們根本就沒空搞這些。這大過年的還要弄這個,費事!」秦叔寶倒是個「好意人」

「叔寶哥真是好意,大過年的怕老太婆沒chuán個聲響猥瑣的笑了一聲。

「哼,財帛動人心!、,葉凡冷哼了一聲。

「是他們玩的是聲東擊西的把戲。表面上看是為了這塊地皮,實踐上看中的是徒弟的紫檀古董大床?

喬圓圓可是不笨,馬上就想到這方面下去了。

「看到沒,徒弟房間里的那床可是清朝時那些王爺或妃子們住過的。

京城蘇家可不是浪得虛名的,他們有搜集到這些真品貨完全正常。而師母房間里還有許多都可以可謂得上古董級的。

比如那張圓桌子,那些雕花的圓鼓凳子,加上那床,還有梳妝台等,一套上去拿去拍賣掉,沒有一千萬絕不會上去了。

蘇家真是富有,徒弟這個大姐的房間里日常用品居然是這種高檔東西,兇猛。」葉老大不由得感嘆了一句。

「不一定。」這時,喬圓圓搖了搖頭。

「怎樣?」葉凡看著喬圓圓。

「聽徒弟講她從喜歡這些,所以,家裡老太爺寵著她。就拿那床來講,聽還是老太爺的妹妹睡的。後來糾不住師縛的糾纏而給了徒弟。其實,蘇家年輕一輩人並不怎樣喜歡古董東西。古董這個東西只是拿來收藏和增值的。真拿來當日常用品用壞了那就惋惜了。更何況,古董看著就是破舊,哪有現代的傢具用著舒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