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零四十七章夢中的老宮

第二千零四十七章夢中的老宮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不過,李宣石反倒不生氣,點了點頭講道,「是啊,當年你葉叔一錘定音,天水壩子這小公路擴展到了12米寬,打通了相鄰的幾個縣,我們天水壩子也快成幾個縣的中心點了。而後,經過我們天水壩子集團再次擴張,我們這路幾達20米寬度,比那什麼破事兒的高速公路還要開得過癮著。直爽啊!」

「呵呵,他們估量上錯了。」葉凡淡淡沖那哥們一笑道,筷子一動,夾了塊紅燒肘子吃了起來。

「上錯了,不能夠吧。」年青人略一思量,搖了搖頭。自個兒也夾了塊大肉大快剁矣起來了。

「看,老闆來了。」這時,那年青人朝著前方呶了呶嘴。

葉凡低頭一看,可不是范春香還是誰?

明天的范春香一身標準的畲家服飾,雖說人也三十三四了,但由於面上薄施了粉,看上去並不顯老。

但葉凡還是在她的角額處用鷹眼發現了一絲紋皺。不過,並不影響范春香全體的美麗。再加上畲族服飾的襯托,使得她更顯得樸實中略帶點貴氣。

「真她娘的美麗啊,兄弟,你能夠不知道。范老闆前面的粉絲排成長隊了。不過,聽說范老闆很正派,普通不鳥人滴。不然,傍上這富婆還愁啥?」那哥們嘆息了一聲講道。

「老闆娘都穿成這樣嗎?」葉凡問道。

「嗯,老闆娘並不是畲族人。不過,由於當初的葉鎮長在這裡時把林泉開發區的幾個畲族寨子聯湊在一同搞了個畲鄉文明游。

而范老闆由於身體好,有菜西施之稱。所以,後來被選為了畲家文明籠統大使。

而旅遊公司聽說范董也入股了。所以,不斷以來。范董都是以畲族服飾來代表著我們林泉這邊獨特的畲族文明。

就連這春香大酒店八大招牌菜中就有一道畲族菜,叫望月潭。」年青人講道,並且伸手指了指葉凡面前那碗湯菜。

葉凡細細的看去,登時身子一震。

由於,他發現這『望月潭』畲家菜有些特別,碗就是一汪潭邊。而在潭邊一石頭上居然有一隻不知用什麼材質雕成的白虎正獃獃的望著天上的一輪明月。而這明月居然被籠統化了,初初一看倒像一片略顯圓形的葉子。

春香不就是一隻『白虎』嗎?而葉子難道代表著『我葉凡』。含『葉』字。這白虎望月,不是春香的一腹春情……

葉老大心裡莫名的湧上一股子酸味來,獃獃的盯著那『望月潭菜』拉開了心思。跟范春香的點點滴滴在心頭冒了出來。同時,在葉老大的心裡居然,就在這時分,就在這桌上,此時響起了李春波的《小芳》。

在回城之前的那個早晨

你和我離開小河旁

從沒流過的淚水

隨著小河淌

謝謝你給我的愛

今生今世我不忘懷

謝謝你給我的溫順

伴我度過那個年……

葉老大感覺眼圈有些許濕了,有些動情了。畢竟,在剛畢業那個年代,葉老大有輕狂有茫有無法。不過,當年這一切,范春香在葉老大心中有著舉足重輕的影響。

「這盤菜不要動。」就在這時分,葉老大發現擠過去的哥們那筷子直朝著白虎身上夾去,估量是想下筷子了。一股怒火升騰而起,葉老大阻止他了。

「你是誰啊,也不打聽一下,這林泉區有沒我李然一號人?小子,居然在老子面前擺譜,什麼玩意兒。」李然同志講完後,兇巴巴的把筷子伸向了葉凡面前的『望月潭』那盤菜。

「李然,馬上滾蛋!」就在這時分,大堂經理范世仁出現了。一臉嚴肅的瞪了他一眼。葉凡走時有拜託李宣石要照顧好春香菜館的。所以,不斷以來。

天水壩子集團保安部的那些李家培育出來的打手全是春香大酒店的保護神。在他們有意有意的傳出話後,根本上沒有那個不開眼的敢到春香大酒店來找費事。

而且,即使是林泉區跟魚陽市的區委常委、市委常委們也都常常會光臨春香酒樓。

特別是現任的林泉區區委書記段海同志,曾經把春香大酒店訂為區里的定點齤招待所了。

上頭有什麼人來,都是往這邊帶滴。因此,想打這邊主意,一些眼紅,腦子犯渾的一些傢伙更不敢有所動作了。

還有一個更大的由頭,由於,據傳說,葉鎮長以前就喜歡當時的『春香菜館』的菜。所以,也有好多慕名而來的魚陽主人常常會來這裡光臨。再加上范春香這人不錯。

這大酒店裡有豪華大餐,也有老百姓吃得起的普通菜肴。價錢公道,童叟無欺。

因此,這麼多要素加在一同,她不想火都不行了。不過,范春香錢賺之於民也還之於民。

凡是林泉有搞什麼捐贈活動,范春香砸的錢普通都排在前三甲之中。所以,她也留下了個大惡人,活觀音的稱號。

其實,大家不知道的就是。由於,當年這菜館是葉老大出錢搞的。後來,范春香不斷把酒店的八成支出算在了葉老大賬上。不過,葉凡有講過,他不缺錢,不需求。

結果,這些錢,全被范春香捐贈了。其實,暗中是為葉凡捐的。當然,不能出現葉凡的名字罷了。就是狐狸峰上那銅鑄的雕像也是范春香牽頭搞的。

自然,葉老大在春香大酒店裡的股份所賺的錢,有一半都砸進了那尊龐大的銅鑄像上了。

這是范春香轉手之後還錢給葉凡的一種暗示。范世仁用的居然是『滾蛋』兩個字,可見對李然的憤怒和嚴峻了。

「范經理,你這話什麼意思?我走就是了,怎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