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零五十章抗不住的**

第二千零五十章抗不住的**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全文字無廣告第二千零五十章抗不住的

到車開到離村子還有一里之地時,范春香說是下邊景緻不錯,走走。全文字無廣告三人也就下了車子,不過,冬天,這天氣還是較寒的。走了幾步,發現范春香一直在縮身子,知道她冷。

葉凡不由得心裡一酸,伸手把她攬到了側面跟自己擠挨著一起取暖。因為,一個女子,要撐著一個大家庭,而且,還能開出如此大的一個酒店,也不容易。

「葉大哥,我也冷。」這時,右側的范妍兒一臉楚楚的看著葉凡講道。

「你也來吧。」葉凡一伸右手,隨勢就把范妍兒也攬了過來。三人幾乎側擠在一起慢慢的向村子裡走去。三人都沒講話,就這樣默默的走著。

范春香姐妹兩那碩大的『兇器』緊貼在葉老大左右側旁。隨著她們倆姐妹的呼吸聲一收一縮的,走了不遠,葉老大下邊居然有反應了。這廝頓時有些尷尬了,不過,手因為攬在兩姐妹腰姿旁,所以,也不宜有其它動作。

不過,再走了上百米之後。葉老大發現范氏姐妹倆那呼吸聲居然粗重了起來。

而且,姐妹倆的臉都微微有些紅了。因為,雖說月光很弱,但葉老大有鷹眼。

葉老大趕緊用餘光往下斜瞄了一眼,頓時傻了。

因為,自己下邊那啥的東東居然自個兒就勇往朝前,像一個等著拚殺的將軍凶視著前方。

雖說冬天還有秋褲穿著,但是,因為葉老大身體素質好。這秋褲並不厚,根本就阻隔不住小葉凡的雄起。

而時,隨著走路。范氏姐妹倆的雙腿不時會磨蹭到小葉凡身上。所以,這樣一走一磨蹭,小葉凡自然更……。

葉凡乾脆放眼看了看范氏姐妹倆,兩人被葉凡一看,那頭微微下垂著,這個時候,葉凡才發現。倆姐妹那耳根子都紅透了。

兩枚熟透了的草莓在朦朧的月色下招搖得很,場景旖旎極了。葉老大不是神,他也不是柳下惠再世。

這貨是理智被**所感染,雙手一動,往下一摟。居然,同時把范氏姐妹給摟在了身上。

這貨一聲悶哼,居然施展開了費家的虎鷹之術,幾個滑落就到了范春香的老屋。

發現老屋已經拆除了,代替它的是一座佔地達幾十畝的農家別墅。全文字無廣告農村地不值錢,要做到這一點,倒是容易得很。

進到大廳放下姐妹倆,發現空調居然都開著,廳里非常的溫暖。

「這裡平時是我嬸子在打理,不過,晚上她回家了。」范春香發出了信號彈。

「我……」葉凡想走,不過,那話可是講不出來。

「哥,讓妹子給你搓搓吧。」范春香臉紅紅的,小聲講道。伸手很自然的去給葉老大脫外邊的披風大衣。

「春香,這個……」葉凡沒動衣服的意思。看了姐妹倆一眼。

「一個大男人,難道你想讓我姐妹倆永遠守著。」這時,范妍兒生氣了,朝著葉老大就哼了過去。

「妍兒,別這樣,你們姐妹倆今後還要嫁人的。」葉凡感覺講這話時嘴裡有些發苦。

當然,這種事男人都是處於矛盾當中的。既是魚與熊掌都想得,但是,自己負不起責任時又很難處理,心情彼為複雜著。因為,不能給她們名份,也不能誤了她們一輩子。

「嫁人,我肯定要嫁。不過,晚上我先嫁給你。葉大哥,你敢不敢在晚上娶了我。放心,我們姐妹倆都不會纏著你。因為,你是范家的大恩人,哼哼!」范妍兒像吃了槍子兒,盯著葉老大,連哼出聲了。

這個『大恩人』三個字特別的刺耳,肯定是范妍兒故意如此的。

「老子有什麼不敢!」葉老大果然生氣了,雙手一動,大衣自然滑落了。他看了看姐妹倆,伸手在倆人臉蛋上勾了一下,霸氣十足的哼道,「你們倆個,搓背去。」

大廳里就剩下習嗦著的衣服脫下的聲音。

進到浴室,發現居然特別的大。而且,用的還是一個很大的木桶。

「這是用香樟木做的,我請一個老阿公箍的,很舒服。」范春香小聲講著,用手試了試水溫。

卟嗵……

一匹狼二隻羊進了香樟木桶中。

范春香的吻很淡卻令人回味悠長,范妍兒的吻很純很硬梆。因為,范妍兒估計還是初吻,她沒經驗。在葉老大的調教下總算是摸到了一點門道。

葉老大在香樟桶里當然是大大快朵頤,上下其手,人生如此,呼復何求了……

估計,范春香事先有交待范妍兒什麼。所以,姐妹倆配合起來,不久,三條人魚從浴桶里直接跳到了大廳。就在大廳的寬大沙發上,葉老大是個將軍,揮戈進擊。

范妍兒是初夜,所以,葉老大懂得憐香惜玉。這貨現在經驗也是驚人的。在那雙大手撩拔之下,范妍兒這個嘴皮子硬朗。實際上,在人倫之道上並沒有任何經驗的雛兒那經得起某經驗男的衝擊。

還沒真刀真槍上陣時范妍兒早就喘氣如雨,溪水漏漏,那一股特殊的芬芳——處子之芳。

在沒開苞的情況下,范妍兒居然先濕身n次了。給老子耍嘴皮,讓你曉得『勞資』的厲害。葉老大在『操作』之時還不忘了自念幾句。

這時,范春香通紅著臉,用嘴呶了呶范妍兒身子。暗示葉凡可以操刀上陣了……

曲徑通幽之處還真是窄得難行,就是某經驗男也感覺到了那種緊逼著的壓迫感。似乎自己在開荒,在一片茅草樣的羊皮腸道路上前進著,相當的艱難。

「麻的,還有我葉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