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零五十一章提親

第二千零五十一章提親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哼!」葉凡冷哼一聲,說道,「乾娘,你馬上把葉豪叫起來,我們如今就出發。聖堂.趕到墨香也差不多9點左右,正好了。」

「豪仔等不及了,他先去了。估量快到林泉了。」葉金蓮講道。

「怎樣不早說,我馬上出發。」葉凡也急了,就怕葉豪受了刺激到那邊受了欺負。

到了林泉,范剛早就在等了。葉凡卸下了車夫地位坐在了副駕上。范剛開著猛車,葉凡打起了電話,說道:「謝書記,我是葉凡,先給你拜個年。」

這個謝書記自然是墨香市市委書記謝國忠。也是謝媚兒的叔叔。

「是葉主任啊,講反了。你是中辦指導,應該是我們下邊的同志來給你拜年才對。」謝國忠口吻關切,呵呵笑道。轉爾說道,「我正打算明天到古川,你在古川嗎?」

「我如今林泉過去了,估量8點多會到市裡。不過,有一件事想費事一下謝書記了。」葉凡說道。

「說什麼費事不費事的,你說,只需我謝國忠能辦到的。」謝國忠態度很誠懇,沒問事前答應上去了。

「這事你一定能辦到,謝遜能夠知道,我在天水壩子工作時認了個乾娘。

她叫葉金蓮。她女兒就是葉若夢,幾年前為了保護唐朝金馬被壞人殺了。而她還有一個兒子叫葉豪,也是我的乾哥了。

他如今墨香市野戰一師任少校營長。正跟『天鋼集團』趙邁達董事長的千金趙琴芳談冤家。

明天初三了,我正好回來了。乾娘的意思是能不能把這事給先辦上去了。聖堂最新章節.

所以,我也就跑一趟了。而且,我的工夫緊,初六就得走了。」葉凡複雜的講了一下。

「那敢情好,趙邁達我知道。他在我們墨香也是名人了。而且,他有個弟弟叫趙向力,跟我還是同事,擔任的是常務副市長一職。葉主任,不介意我來當個大媒吧?」謝國忠也揣摩出了葉凡一點意思,所以,乾脆挑明了講。

而且,這事謝國忠以為也沒什麼難度。難道趙邁達還敢不賣他這個市委書記面子?

更何況,能分解一樁婚事也是件美事。最次要的是,從此後,本人跟葉主任的關係不是更進一層了。

這種不費事而人情面子特別大的活謝國忠自然情願幹了。更何況,以前葉凡還幫過謝遜提親。

也是還一人情。謝國忠還自以為葉凡估量是要面子,本人出面作大媒那可是給足了天水壩子葉家人面子。

反過去,也給足了趙家的面子。這一箭幾雕的活計,謝國忠怎樣想也覺得划算得很。

「那敢情好,有你這個大書記當媒人,葉豪唄有面子了。」葉凡當然馬上就驢就下坡了,先把謝國忠綁上船再說。

聽說另外一家提親之家也有些實力,而且,還是省里來的。估量在省里也有些能量。到時,估量老謝同志知道了心裡會鬱悶的。葉老大在心裡嘀咕了一句。

8點半到了墨香市,葉凡先到了謝國忠家裡。兩人打了聲招呼後見工夫也差不多了,兩部車直奔趙家而去。

趙家由於有錢,所以,住的是獨棟別墅。

葉凡的車子剛到趙家,發現曾經有兩輛奧迪停在了趙家別墅的門前。

「大哥,那是省的車牌,看來,我們的對手很微弱啊。《%%》7就不知道是哪位了?」這時,范剛伸手指了指奧迪的車牌子講道。

「排名接近20號了,估量副省長或有實力的廳長之流了。」葉凡瞄了那車牌子一眼,隨口說道。

要是在省委排前10號的車牌,葉凡倒真有些頭痛了。至於省委常委之外的那些貨,葉老大倒是彼為自信能彈壓住他們的。南福省嘛,葉老大還有些實力的。

不過,謝國忠卻是雙眼有些發愣的看了看那車牌。不由得又隱晦了看了葉凡一眼。估量,這老傢伙也猜測到一點什麼了。明天本人來就是堵槍眼的。

老謝的目光不由得閃了幾閃,最終恢復了安靜,裝著沒事人似的,笑道:「看來趙家還不錯嘛,不知哪位指導駕到了?」

不過,老謝同志在心裡差點咬牙了。這過年過得好生生的怎樣就摻和在這外頭來了。不過,也是欲罷不能,只能往前沖了。

由於,這位中辦的葉主任可是萬萬不能得罪的。當然,老謝也從車牌中看到了一些端倪,應該不會是省委常委之流,老謝這封疆小吏也總算是鬆了口吻。

對付副省長之流,老謝自信還能頂擋一下。這些同志,最多就是今後給本人穿穿小鞋,真要拿本人也是沒輒的。跟葉凡這個中辦紅人相比,孰輕孰重老謝分得很清楚的。

「不清楚。」葉凡搖了搖頭,這貨,自然是持續裝傻了。要裝就要一裝到底,明知道穿幫了也得持續裝,這是面子成績。置信老謝也不會傻瓜到冒然戳穿的地步。

幾人緩步著往別墅走去。

不過,老遠就聽到趙家別墅的大廳里傳來葉豪那大聲而憤怒的呼嘯聲道:「趙叔,你不能這樣。我跟琴芳是真心的。雖說我家並不富,出身天水壩子。但是,我葉豪自信今後還會得到選拔的。一定會讓琴芳過上好日子的。趙叔,你就看……」

葉凡停住了腳步,臉上無聲的冷笑著,倒想聽聽廳里人怎樣樣大發屁論。

而謝國忠臉也嚴肅了起來,他在急等著廳里指導發出聲響,也好在心裡先對付一下,搞清楚是哪位指導,過一下了怎樣樣把話講圓潤一些。

既要葉凡同志稱心,也不能過於得罪省里指導,真是難死老謝同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