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零六十六章風乾的手掌

第二千零六十六章風乾的手掌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二千零六十六章風乾的手掌

彷彿踢中了一塊豬皮似的,武多旺悶哼了一聲,整個人跌跌撞撞不斷跑了十幾步才穩住了身子。

不過,臉上被王仁磅踢了一腳的緣由,所以,鼻子半邊都軟塌了下去。

兩腮邊臉皮全被王仁磅那厚實的,特勤a組的特製老皮靴給硬刮過去,整個臉皮全翻沒了,剩下血乎乎的肉,看下甚是嚇人。

這還是王仁磅不情願暴露實力僅用了三分力氣的結果,要是十成力氣,武多吉那脖子估量都得扭斷了。

旁邊的武家人趕緊過去扶著了武多吉,這廝身子一軟,一屁股坐在了地下,鮮血夾雜著粗重和憤怒的呼吸。

奇異的是武索旺並沒有任何動作,而是冷冷的看了王仁磅一眼,道:「閣下好身手!」

「本人有資歷應戰江大發江總管了吧?」王仁磅悄然的拍了拍手掌,彷彿要把髒東西拍掉似的,淡淡道。

「是來幫這子找回場子的?」武索旺恍惚一悟,指著齊天問道。

「我們是他冤家,不過,聽藏西武家有『武王』之稱。所以,也存著拜訪和商討的心思而來的。」這時,葉凡表情安靜的講道。

「拜訪是假,找回臉子是真吧,五,叫他們出去。」這時,一個中氣十足的聲響傳來。

「是!大哥!」武索旺轉頭答覆著,伸手一動道,「不過,要進武家門,先過我這一關。還請大哥稍等。」

「怎樣過?」藍存鈞問道。

「很複雜,我武索旺從來信仰拳頭。能大得過我這拳頭就可以出來了。不然,留下這子那胯下玩意兒給老子的阿郎打『牙祭』,爾後,滾蛋去吧!」武索旺很鎮定,很有氣勢的指著王仁磅講道。再加下身子骨架大,倒真有山蹲立的感覺。

「呵呵,老子這玩意兒很多妹子都喜歡。她們要的話本人二話不奉獻。嘛,老子又不是玻璃,滾蛋去!」王仁磅比武索旺更牛逼,更囂張。

「來一拳!」武索旺被激怒了,左腿往後一蹬,整個身子像一發往前沖的重磅炮彈撲向了王仁磅。那捲帶著的一股寒風貌似型龍捲風普通,割得旁人都拚命的往外邊閃去。

「的對手是本人!」在葉老大的眼神表示下,王仁磅往旁邊一閃退到了葉凡身邊。而藍存鈞卻是一拳迎擊而上。這個,一個是為了保存實力。

二個也是不露底子。武家五齣手,估量也存有試探葉凡這邊功底子的打算。在武家高手還沒真正出現之前,葉凡一方一定要保持奧秘。

嘭……

彷彿兩塊帶著皮的石頭疙瘩撞在了一同的感覺,很硬很震憾。武索旺連退了三大步才波動住了身子。他抬起頭來,有些駭然的盯著藍存鈞看了幾眼。

道:「閣下好身手。」

自然,藍存鈞這貨反退了四大步,道:「閣下身手更高,不過嘛,也不一定。」

「藍子行不行?」王仁磅湊葉凡耳旁聲嘀咕道。

「呵呵,我們持續看『戲』就是了。」葉凡悄然的道,一臉的鎮定。

王仁磅一看,再次看了看藍存鈞,面上居然掛上了一個淺淺的淺笑,估量也明白葉老大嘴裡所謂的『戲』是什麼意思了。

「好!再來!」武索旺也來了興頭,身子往後一轉,一拳掄起如大風車普通旋轉著掃向了藍存鈞。

「武家的大盤旋。」葉凡聲哼道。

「大盤旋,很兇猛么?」王仁磅問道。

「武家拿手功夫之一,聽武仙峰當初發揮起此功來能讓周遭五十米內的人都能感覺到一股龐大的盤旋拉扯之力。功底子淺的還會被他扯動著自動的旋轉了起來,像跳舞普通。

不過,這舞可是死亡之舞,由於,他是不停的扯動讓跟著他旋轉。他轉一圈子,要轉三四個圈子。

最後,受不了時,人也暈了。到那個時分,他再幾個旋轉,硬生生的被他扯得頭破血流。他只需一伸手,就完蛋了。」葉凡引見道。

「好美麗的一門功法。」王仁磅聳了聳肩,兩人看向了場子里。

怪異的是藍存鈞也來了個大盤旋,武索旺正著方向盤旋,而藍存鈞卻是反著方向盤旋。

這正反盤旋一轉起來,登時,兩人都帶起了兩股凌厲的寒風,在兩人身體外邊彷彿構成了一個看不見的有形氣場。

這氣場在旋轉著,氣波在空中震振著,發出嘶叭嘶叭的聲響。那些武家觀戰的全屏住了呼吸,連叫好都給忘了。

而且,邊沿隔得近的武家族人都有種被扯進風圈的感覺。那些沒有功底子的武家族人趕緊往後連退了幾十步才敢有些懼怕的觀戰了。

當然,即使是他們,明知道有些風險,但也不情願分開。由於,即使是他們,也很難見到這種高程度的格鬥的。

哧哧哧……

一連串刺耳的聲響傳來,兩股風圈不斷的正反方向旋轉著碰撞著。兩人在身影也在風圈中左右晃動著,時不時那風圈還會改變方向,時高時低的。

「兩人比耐力了,誰先堅持不住就得被對方扯暈過去從而受傷。」葉凡淡淡道。

「藍子很輕鬆,估量還在玩那個屁五爺。」王仁磅不屑的哼道。

「嗯,那個五有著六段頂階實力。不過,藍子可是比他身手高,七段跟六段頂階雖僅差了一階,但實力卻是天差地別。武索旺,將會敗得很美觀滴。」葉凡淡淡哼了一聲。

「我很等待!」王仁磅聳了聳肩,盯著武索旺。

就在這時分,武索旺突然拔高而起。整個人帶著一股子風圈傾斜著從空中,而且,人也調了個個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