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零七十二章武仙峰

第二千零七十二章武仙峰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不過,轉爾,葉老大一腿就狠踢在顧武瑪峰屁股上。由友上傳==老傢伙慌忙想閃,不過,沒閃過也沒站穩,往前一撲,差點摔了個狗啃泥。

「哈哈哈,玩個狗吃屎!」齊天卻是不管文明用語不文明,以牙還牙,拍著手掌笑開了。

「等下老夫要打得滿地找牙!」武瑪峰生氣了,一轉身站穩妥了步子。手一伸,喊道:「拿我的青龍偃月刀來。」

兩個弟子馬上往背後一轉,不久,四隻手遞下去一把帶柄的大刀。傳『青龍偃月刀』為關羽所運用的兵器,書中描畫青龍偃月刀重八十二斤,又名冷yàn鋸。

關羽用其斬殺了不少武將,所以後世也稱青龍偃月刀為關刀。在關羽被殺後,青龍偃月刀被東吳將領潘璋奪走,後來,關羽的兒子關興殺潘璋為父報仇,奪回青龍偃月刀。

因此,關羽和青龍偃月刀被相互視為象徵。在傳中,天下第一鐵匠只選月圓之夜打造青龍偃月刀。

快完工時,驟然之間風起雲湧,從空中滴下1780滴鮮血。當地術士分析,那是青龍的血。所以,有了「青龍偃月刀」之名。

而武瑪峰這刀,一定是『山寨版』本的,真品估量早銹爛了。不過,看兩個弟子要用四隻手才能舉起遞上去,明,這山寨版本的青龍偃月刀比真品更重。

葉凡的鷹眼下估量此刀不下130斤。不由得慎重了起來,130斤的分量擱普通人身上就是要扛起來也有些費事。

那豈不是明武瑪峰力氣大得驚人。有幾個人能拿著130斤還要揮舞殺敵。

不過,這點東西當然也嚇不倒葉老大滴。

「來吧年青人,老夫這刀良久未飲鮮血。往常都是以最純種的藏獒之血喂之。明天,老夫就要讓它嘗嘗高段位武者的血,它一定喜歡。」武瑪峰伸手mō了一下刀鋒,哼聲道。

「呵呵,飲主人之血,刀當然暢快了。」葉老大淡定的一句話塞了過去,差點噻死了武瑪峰。

「刀劈華山!」武瑪峰生氣了,一刀從空中直劈而下。此長手柄長達一米五左右。再加上刀重刀背很厚,一刀劈下,似乎空氣都突然被劈成了兩半似的。刀兩邊的空氣發出啵啵的聲響。

葉凡感覺一股冷煞的勁頭撲面而來,知道是刀帶動著些許空氣上去了。

以柔克鋼,葉老大心裡想著。手段一動,唰啦一聲。山寨版血滴子從手段上彈開了出來。那細如釣魚錢的鏈線在空中打了幾個彎,一下子就纏住了青龍刀的刀柄。

葉老大用力一扯,不過,刀在武瑪峰手中。這廝本來是想往前撲砍上去的。見葉凡鏈子上大力傳來,那刀一時拿捏不穩妥差點飛了出去。

老傢伙大驚,趕緊制住了前撲之勢反方向扳刀了。就這樣,武瑪峰舉著刀往本人身上扳去。而葉老大扯著鏈條像是在牽著一頭不聽話的老牛似的,樣子非常的怪異。

不過,觀戰的同志們全都不敢吭聲。由於,兩人額角上都冒出汗珠子來了。這個時分,就是比力氣的工夫了。

其實,葉凡才用了4分力氣。不久,葉老大加大到了五分力氣,發現武瑪峰額角汗珠大如豆粒,整個臉上密布著晶瑩帶著鹹味的豆汗珠子。

老傢伙,原來還沒到九段,最多八段頂階水準。葉凡心裡一喜,立刻明白了過去。突然,葉老大把力氣提高到八分。這股力氣是如爆炸般突然提高的。

給武瑪峰的感覺就是對方那拉扯之力突然如迸發了似的,青龍刀嗡鳴一聲似乎都要脫手而去了。老傢伙丟不起這個人,他是昴足了十二分力氣拚命的往回扳著青龍刀。

老子要的就是的全部,葉老大心裡一聲陰笑。突然卸去了一切力氣。整個人連人帶著鏈子飛撲了過去。由於武瑪峰用的力氣再大了,再加上葉老大成心的往前撲之力。

二力合力之下,葉老大如箭普通的眨眼間就到了武瑪峰眼前。騰出一隻手來,葉老大在空中玩大鳥撲食的進程中揮出一拳準確的命中武瑪峰的臉寵,彷彿是鼻樑部位。

……

武瑪峰一聲慘叫,整個腦袋往後突然間扳了過去,似乎都快斷了似的。

當然沒斷,那是由於葉老大大力的硬拳給擊成那樣子的。登時,一股鮮血夾雜著鼻涕眼淚什麼的全噴了出來。

而葉老大並沒鬆手,帶著鏈子快速一個旋轉。登時繞著武瑪峰來了一圈了。賣力的一扯之下,武瑪峰像人球一樣飛到了空中。

老傢伙想把大刀扔了,不過,沒用,由於合金鏈捆綁住了他。葉凡隨手在空中一掄,武瑪峰聽話的在空中旋轉了一圈子。

就在葉老大陰笑著要把老武同志當皮球給扯得砸在旁邊的山岩石壁上時詭異的事發生了。

武瑪峰這老傢伙也拚命了,拚命的抓住合金鏈突然往前一撲,瞬間也到了葉凡眼前。老武同志丟掉了青龍刀,雙手像大鐵鉗普通的箍住了葉老大的腰部。

觀戰的同志全驚呆了,由於,鐵塔大漢武瑪峰正雙手摟著白面書生葉老大。

「起!」彷彿拔樹根似的,武碼峰雙手賣力的往頭上舉起。葉老大居然被老傢伙舉過了頭頂。

老傢伙要報一箭之仇,他漲紅了臉,像扔石頭疙瘩普通把葉老大往石壁上賣力的砸了過去。

「老傢伙,老子會讓得逞嗎?」葉凡乾笑一聲,隨著慣性到了石壁前,本來被武碼峰搞得是腳後頭前的。

不過,葉老大空中一個詭異轉身變成了腳前頭後。那雙腳在山壁上幾步就卸去了全部慣性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