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零七十四章紅衣再現

第二千零七十四章紅衣再現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全文字無廣告第二千零七十四章紅衣再現

「還能站,那好!」武仙峰不為所動,幾腳下去,全部人馬被他踢得飛砸在了十幾米開外。

「你服不服?」武仙峰走向了葉凡。

「死也不服!」葉凡一聲吼叫,血紅著眼整個人突然的又彈了起來。

「快跑!」陳嘯峰在武仙峰臨近身體時突然發難,雙手緊緊的抱住了武仙峰的雙腳,嘴裡嘶啞的大叫著。

武仙峰皺了下眉頭,一掌往陳嘯峰頭上劈了下去。

「陳老!」葉老大眼中全是血絲,淡影一閃,腕上『幹將』終於閃出一晃就到了武仙峰面前。

這老小子一見那道淡影子瞳孔瞬間睜大,猛力的往空中一個騰挪。不過,落地時老傢伙臉色相當的難看。

回為,老傢伙那鼻子居然被幹將划了一刀。這還是葉老大力氣不足才倒致的。要是全力一擊,也許老武同志的鼻子都會飛了。這就是『幹將』之控劍之術的厲害。

「拿來!」武仙峰來了興趣,伸手在鼻尖上一擦,一個大跨步飛撲向了葉凡,估計是想搶葉凡的幹將了。不過,此刻的幹將又無聲的回到了葉凡手腕上,看上去就是一片銀色手鏈罷了。

葉老大拚著力想再使出『幹將』來,不過,它沒動作了。葉凡曉得,沒有強大的內息支撐,幹將就是一廢鐵片罷了。

只是,葉老大心膽居裂的是武仙峰並沒有撲向葉凡,而是一腳踩斷了陳嘯天的幾根胸肋骨。

「再不拿過來,呵呵,這肚皮可就得開花了。年輕人,相信我,我武仙峰殺個把殺人犯國家絕對不會管滴。沒準兒還給我這老頭髮份獎狀。」武仙峰還不是一般的陰,居然污葉老大等人為為殺人犯。

「老傢伙,你殺了老子就是!」葉老大柳葉刀飛彈著整個人撲了過去,他想救陳嘯天。

「還玩這個!」武仙峰有些鄙視樣子搖了搖頭,揮手擱去,一腳踢向了葉老大。

眼見葉凡又要成皮球了,就在這時候,一條紅色飄帶像天外彩虹從外邊纏繞著飛向了武瑪峰地。

那飄帶雖說是帶子,但武仙峰卻是從這飄帶上感覺到了一股子可怕的殺氣。

武仙峰當然不會眼見著大兒子武瑪峰傷著的。馬上一個彈身,那傘一張把飄帶擱在了外邊。

「什麼人,現身!」武仙峰望著飄帶處。

「哼!」隨著冷哼,一個全身紅色衣袍,面罩紅色紗巾,腳蹬紅色皮靴的女子從山上飄騰而下,她用飄帶扯在樹枝上,在空中舞動著帶著鑲花邊的紅色飄帶,像仙女一般直擊向了武仙峰。

你終於來了,葉老大心裡一陣子震蕩,這女子好像出現過三次了。葉老大施展開鷹眼看去,不過,還是難以看清那女子的面貌。

晃眼間,紅衣女子已經跟武仙峰斗在了一起。

武仙峰那把傘居然又漲大了一些,估計這傘跟天陰兜差不多也具有在內勁鼓注下收縮擴張功能了。

葉凡換了口氣,想也沒再想,抓緊時間吞下一顆用熊帽菇配製的雷陰九龍丸。

這顆藥丸本來是想交給a組助他們突破一個四段高手以完成自己三個任務其中一個滴。想不到這個時候體力不支,葉老大也顧不及心痛了,一嘀咕吞了下去。

不久,葯化液開始以蓬勃的刺激性藥性激發起了葉凡的全身潛能。因為,武者在突破時最興奮的。這藥丸品質不大好,相對於九段第二個層次的葉凡來講只能算是雞肋了。

滋啦。

神秘的紅衣女子功底子明顯不如武仙峰,只能是靈活的身法要花費更多的力氣遊走著攻擊著武仙峰。而就在這時候,飄帶被武仙峰的傘柄上伸出的一條勾子給勾住了。

「在老夫面前玩神秘,我倒要看看你是誰?」武仙峰一聲冷哼,傘用力一旋轉,飄帶好像被什麼輪盤樣絞動著,紅衣女子儘管拚命想穩當住身子。

但武仙峰的實力太強悍了。紅衣女子硬是被扯著往前像滑冰一樣的摩擦著地面往武仙峰而去。不過,行進速度較慢。武仙峰也較吃力的拉扯著。

「老匹夫,吃我飛刀!」葉凡一看不行了,趕緊分上中下三面丟出了九把飛刀,在雷陰九龍丸下飛刀速度還是相當快的。

為了避開飛刀,武仙峰不得不伸出一隻手去用傘擋飛刀。那邊勁力自然松去了一些。女子一發力,飄帶又給她扯回去了一些。

不過,武仙峰一隻手扯著還是沒鬆開。紅衣女子想奪回整個飄帶還是較難。而且,葉凡看得出,紅衣女子很再乎她的飄帶,所以,不管怎麼做都不肯鬆手。

葉凡隨手操起地下刀口已經翻卷的青龍偃月刀,費家虎鷹功使出騰挪到空中,以全部力勁一刀劈將了下去。

這一刀是雷陰九龍丸全部力勁鼓注出來的,刀勢甚是可怕。如長空中一面開山大斧一般劈開空氣。帶著強勁的冷風,呼嘯著,氣波發出喳喳的震響……

武仙峰見這一刀來勢兇猛,最後不得不鬆開飄帶用傘頂擋了過來。紅衣女子脫出飄帶之後一轉身,飄帶往武仙峰的雙腳纏了過去。

哼……

武仙峰冷哼一聲,那傘突然的往上一推,傘脫手直往天上飛去。而武仙峰自個兒居然身了往前一衝,騰挪上去抓住了傘柄隨著傘的慣性一直往空中升去。

居然一下子上衝到了十幾米高度,原來那傘還有如此的作用,倒是令得葉老大跟紅衣女子微微愣了一下。

「你攻上我攻下。」葉凡沖紅衣女子喊了一聲。

紅衣女子沒吭聲,不過,那紅色飄帶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