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零七十六章亮底牌

第二千零七十六章亮底牌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李老,就帶這麼兩瓶酒?就沒點別的,比如武夷大紅袍什麼滴?」錢風雲開著玩笑。e^看

「我倒也想,只是那東西量產太少了,全國就一二斤極品東西。年前去主席辦公室坐坐的時分偶然間看到了。本想隨手『順走』兩包。結果,只弄走了一包。泡了兩次就好了,惋惜那一包沒拿來。」李嘯峰直嘆息。

「哈哈哈……」

倆人都握手大笑了起來。

「李老,請!」錢風雲手一伸很是客氣,顯得相當的親近。其實,兩人以前偶然還會產生一點摩擦。

李嘯峰代表的是a組利益,而錢風雲代表的是軍界委員會。本來a組是屬於軍界委員會的,實踐上彷彿又不是全屬於軍界委員會。所以,這外頭關係就較亂了。

當然,摩擦歸摩擦,但大的方向國度利益絕不會撼動的。而且,這其中,也並沒有影響兩人正常的叫往。台下掰手段台上握手,這個也純屬正常。

兩人進了別墅大廳。

錢風雲不喜歡那種軟性的沙發,他還是喜歡華夏古式的硬紅木沙發。

按理講這大冬天的應該在沙發上墊些軟海綿之類的坐墊才舒適。不過,錢風雲沒讓放座墊,屁股底下還是的紅木。

用錢風雲的意思講那就是太軟會讓人沉淪,只要隨時讓硬板凳扎著屁股才能永遠讓本人保持清醒。

作為共和界的大腕,國際的國際的各方關係複雜的扯著,沒有一個能包納萬物、清醒分析各方狀況的大腦,怎樣能夠坐穩妥這個地位?

「老錢,這chūn節過得舒坦著呢?」李嘯峰環顧了周圍一眼,笑道。

「李老不也一樣嗎?」錢風雲淡淡笑道,也有些莫明其妙,換作以前。那是極難見到李嘯峰登門拜訪的。

由於,李嘯峰也是個很乖僻的人。以往在任時很少出門,除了工作就是回家。

根本上沒有什麼社叫。就是本人家這大門,李嘯峰也是頭次來。所以,錢風雲頭腦中冒出了『無事不登三寶殿』這句話來。

「唉,我倒是tǐng舒坦的,只是苦了幾個娃娃。」李嘯峰蹙了下眉頭,看了錢風雲一眼道。

別看他脾氣乖僻,但在講話的切入這一點上火候那是拿捏得真是機遇。一語就引出了葉凡幾個娃娃來了。

這就是說話的藝術。

「幾個娃娃?這大過年的有什麼好苦的,娃娃們過年都有紅包新衣服穿著。

不愁吃不愁穿的有什麼好辛勞的。看我,貌似生活過得舒坦,其實,哪天不想些事兒。

這腦袋都沒消停過,所以,這事,李老笑了吧?」錢風雲也感覺到了什麼,自然也會幫襯著李老把『話頭』給拋出來了。

不然,李老拋不出『話頭』不斷挨著也舒服,而本人也想弄明白李老來的意思而不得結果也心焦。由於,老錢同志心裡也有些想知道李老來的目的。

「看看這個,就是那些娃娃們弄來的。」李嘯峰不lù聲色,把手中的一盒碟片樣東東悄然的放在了茶几上,手指一動,悄然的推到了錢風雲面前。

「噢,這是……」錢風雲看著那盒像碟片樣東西了半句話後看著李嘯峰。

「唉,老錢,看當時別傷悲就是了。有些事,過去就算啦。人嘛,總得往前看是不是?」李嘯峰道。

「不好意思,李老您先坐坐,我轉去看看了。」錢風雲著快步是了書房。二分鐘後出來了,神色有絲絲異常。

自然,這是葉凡叫齊天tōu拍的江大發自殺的場面了。由於用的是a組的最新拍攝設備,所以,影像高清,聲響都非常明晰的錄了上去。當然,外頭像藍存鈞跟李強以及陳嘯天三人的影像跟聲響都給抹去了。像齊天、王仁磅和葉凡三人反正錢風雲都知道,也就顯示了。

「這些娃娃們的確辛勞了。」錢風雲重新坐下後點了點頭講道,看了李嘯峰一眼,道,「請喝茶。」

「老錢這不是要趕我走是不是?」李嘯峰突然笑道。

「李老,是錢某的貴客,請都請不來何敢言趕您老走?」錢風雲越發的客氣了。

先前稱呼『』,如今加了個『心』字底改成『您』了。可見這盒碟片的威力。

「端茶送客不是現代趨客之道嗎?」李嘯峰端起茶來一飲而盡,笑道,當然也是開玩笑了。

「好個李老,還將了我一軍。這可是hún淆視聽?」錢風雲笑了起來。

「怎樣?」李嘯峰看了錢風雲一眼,問道。

「關鍵在於一個『端』字下面。李老,看看,我能否有『端』茶,而請您喝茶,這個可是大有區別的。」錢風雲跟李嘯峰論起茶道來了。當然,李嘯峰一定懂的。錢風雲如此講也是取笑罷了。

「噢,還有此理?」李嘯峰裝得一臉的疑惑樣子。

「起來還有一個典故。據朱德裳《三十年見聞錄》記載:一個新上任的縣令於炎夏之時前去拜謁巡撫大人,按禮節不能帶扇子。

這位縣太爺卻手執摺扇進了巡撫衙門,並且那扇子不斷不停的扇動著,估量是天太熱的緣故,現代又沒有風扇空調之類的高科技東西。

不過,巡撫見他如此無禮,就借請他脫帽寬衣之機把茶杯端了起來。左右shì者見狀,立刻高呼「送客」。縣令一聽,趕緊一手拿著帽子,一手抓著衣服,很狼狽地退了出去。

這個故事來令人發笑,但同時也反映了清代官場上的盛行一時的風俗——『端茶送客』。

那個時分,下屬拜見下屬,下屬雖讓shì者泡茶相待,但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