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零九十章掛個軍科牌子

第二千零九十章掛個軍科牌子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二千零九十章掛個軍科牌子

「沒開玩笑,沉默就是代表著同意嘛。而且,我那牌子也掛了有段時間了,也沒見你們提出意見是不是?要是你早提出來,我早就自個兒摘了它。」葉凡說道。

「我哪有空管你這閑事,不過,就算是我默許了也行。那個,就是我閑聊時默許了,可是我也沒權代表國防部是不是?

所以,你這牌子要掛跟我也沒關係。」龔開河還是不想陷進去自找麻煩。

而且,他也相信葉凡的能量,這點事應該能擺平,自己沒必要插手去管這閑事。這a組的事已經夠傷腦筋的了。

「呵呵,你默許了就好,你可是親口跟我講過默許了是不是?」葉凡乾笑一聲逼了過去。

「我默許過,我承認了。你也沒必要再胡攪蠻纏了。不過,我沒辦過。」龔開河馬上一正一反的反駁了過去。

「呵呵,龔頭兒,你可是把你的另一個名面上的身份給忘了。」葉老大又乾笑開了。

「好小子,你打的就是這個主意是不是?」龔開河恍然大悟,這一掌是真的拍在了桌上,發出的嘭聲就是電話這頭的葉凡都聽得清清楚楚了。

「不是打主意,既然你這國防委員會的核心委員,國防部副部長都答應過了,我當然就敢掛這牌子了。

不過,龔頭兒,你可得抓緊點把我掛牌子的事給記錄在案才是。既然在國防部也有你的工作。

你完全可以指示那邊的秘書去辦理就是了。動動嘴皮子的事對你來講並不難是不是?

至於時間嘛就要提前些了,別搞在今天之後這就有些造作了。」葉凡說道。

「那也行,不過,今後你這紅葉堡可真成國防部某方面的科研所了。到時國家要徵用你可別叫苦了。」這時,龔開河居然嘿嘿的乾笑了兩聲。

「少來,那個只是掛個牌。龔頭兒真想變成真正的科研所也行,那你們出錢盤下我的紅葉堡就行了。

然後,再到二環之外不超過2里之地的地方給我置一塊比紅葉堡還要大上3倍的地賠給我就是了。

沒準兒我一高興,時不時會回到紅葉堡指點幾個隊員一下,也算是我葉凡為a組作出的貢獻是不是?」葉凡說道。

「你少來,想得倒美。在京城二環之外二里之地那地價,就是把a組賣了也不能盤下你那紅葉堡3倍的地盤了。

算啦,你那免費的培訓基地我也不想摻和了。至於掛牌的事既然你小子都假造了。

如果不記錄在檔案里明天你還得上軍事法庭。我這好人做到底,下不為例吧。」龔開河說道。

「謝謝,還是開河同志理解我啊。」葉凡說道。

「少來。」龔開河哼了一聲,轉爾講道,「不過,你那三個名額是不是少了點。既然我們給你掛牌了,你總得干一小點事出來,不然,你這國防部的軍科所也太名不符實了。」

「知道你沒那般好心,說吧,幹啥一小點事來著?」葉老大沒好氣的哼道,知道這老狐狸來要回扣了。

「再培養一個,總計四個怎麼樣?」龔開河說道。

「這話你也講得出來,就是那三個已經弄得我差點精盡人亡了。到現在都沒撈到一個回來。本來,我為什麼要去藏西武家去,就是想從武家弄回一個高手來抵賬。想不到我幾個兄弟過去差點回不來了。結果是大敗而歸。這人才,太難求了。」葉凡差點喊了起來。

「喊啥,天下沒免費的午餐。再說了,從此後,你掛一個軍科所牌子。

再整上二個看門的武警,誰還敢到你紅葉堡鬧騰是不是?這樣一來,也為你節省了不小的一筆保安費用。

而且是國家派出的正式的武警而不是你自己請的保安人員,公家跟私人的對外人的威懾力相差的距離你應該清楚。

從長久來算,你是賺大發了。而我們可是無償為你提供了這些。這樣,就是人員,我也可以考慮從狼破天的內衛局中派出二個來幫你看著大門。

你葉凡同志威風啊,內衛局的武警為你看門,那至少也得是副國級幹部才有的享受待遇。你是提前實現了。」龔開河說道。

「少來,這享受我不要。看門的同志我雇得起。不過,武警編製倒是要你們那邊麻煩一下了。至於工資我自己付,不要你們出錢。」葉凡可不想讓老龔安排的人馬天天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晃悠著,看著煩不說,葉凡曉得老龔同志心裡的小九九。

無非是想安排幾個三段頂階位同志過來,時不時給自己加加擔子要求自己指點一番,這免費的便宜師傅葉老大可是沒有閑情干著。

「那就增加一個名額由你培養,而且,兩個看門的武警我可以給你安排下來。人員由你自己挑,總不能講我龔開河安排眼紅盯著你了是不是?」龔開河也退了一部。

「那好吧,倒霉,早曉得就不打電話了。」葉老大嘆了口氣,苦瓜著臉擱下了電話。

「小子,我老龔的便宜這般好占嗎?呵呵。」龔開河同志心裡相當的舒坦著,一個破牌子對外人來講要掛上那是千難萬難,假冒的話那絕對坐牢的份頭的,但對老龔這種層次的幹部來講還不是一句話的問題。

只要明天給上頭講講這是為了a組的需要,什麼牌子掛不下來。這舉手之勞的事能換來一個四段位高手,的確賺大發了。

老龔同志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唱起了『咱當兵的人』。

咱當兵的人有啥不一樣

只因為我們都穿著樸實的軍裝

自從離開了家鄉就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