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零九十三章太小瞧了

第二千零九十三章太小瞧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全文字無廣告第二千零九十三章太小瞧了

這時,勾建發接到一個電話後轉頭看了看古順一眼,說道:「古書記,既然你執意要把這事交給區公安局處理,那就希望你能把一碗水端平,公平公正的處理這事。全文字無廣告不過,既然堡里人受傷了,我叫醫生過來處理一下。」

勾建發當然是賴著不肯走了,但是,也沒再跟古順硬抗。硬抗是抗不過他們滴。

「給老子砸,馬上就砸!」許三少特地瞅了勾建發一眼,顯擺似的一揮手,大聲喊道。

不過,就連古書記都皺了下眉頭,估計是對許三少的囂張也有些不滿了。

和著老子在這裡你還如此的囂張,太不把我古順當盤菜了。不過,古順是深知橫華集團的能量的,所以,最終選擇了沉默。

「你們敢,這裡是私人的地方,你們這是強盜行為。古書記,我要求你們阻止他們,追究這夥人的強盜行徑,明天早上我們老闆將向上頭反映這情況,你們太過份了。」這時,李成沖了上去,伸手想阻攔。

「你算個屁!」許三少又發飆了,一腳踹得李成打了兩個轉兒,一屁股坐在了地下。

而且,這貨還指著他吼道,「把他架起來,我要讓這些釘子戶們看看,就要讓他們眼巴巴看著房子被砸碎。」

隨著許三少的喊聲,幾個傢伙上前架起李成,李松想動手,又招來一頓子拳腳被馬同的人銬了起來。

許三少快步走到紅葉堡那大門前,指著『紅葉堡』那三個大字說道:「先砸了這破牌子,什麼玩意兒,還紅葉堡的。」

「你們會招報應的!我們老闆絕不會放過你們的!」李成聲音沙啞著叫道。

「砸!」許三少瘋了似的,隨著喊聲,幾個工人上前,擺好架子,掄起大鐵錘辟里啪啦一陣子亂砸開了。

啪啪幾聲玉片爆碎的聲音傳來,那塊葉老大剛換的,特地請坐地老虎費青山用手指頭書寫下來的『紅葉堡』牌子全碎了。不過,他們砸門牌子時葉老大還在淡淡微笑著。

「老子就是要砸你的招牌,砸你的門臉兒怎麼滴。跟老子斗,你他娘的算什麼?滾蛋去吧。」許三少又想伸腳踢李成。

不過,勾建發一臉嚴肅的搶先一步站在了李松面前。哼道,「許經理,你這樣子干也是違法的,任何人都沒權力胡亂攻擊別人,包括你!」

「你算個球!滾開,老子今天就是踢人,踢傷了老子有錢,賠!」許三少還真不是一盤的狂妄。

「賠,你賠得起嗎?」這時,一道宏亮的聲音傳來,大家轉頭一看,發現是個英武的軍官,臉上有幾顆青春痘,看肩上,還是個少校。後邊跟著十幾個一臉虎氣,手中抓著微沖,彼有股子殺氣的兵蛋子。

「把有關的搞破壞的人員全抓起來!」少校那眉頭一皺,手一擺,連問都沒問直接下命令了。

「一個小少校你牛逼什麼?知道我是誰嗎,還敢抓人!」許三少拿眼看了那少校一眼,**的哼道。

「我管你是誰,好像你就是帶頭搞破壞的混亂份子,先抓你了!」少校示意道,一個上尉帶著幾個兵蛋子餓虎撲狼一般的撲了上來就要拿人。

「你們敢,我是橫華集團的少東許三強!」許三強大喊出聲了,其實,這貨有些慌了。

底氣名顯的弱了不少,雖說自已家有家底子,並不怵一個小少校。就怕被這些魯莽的傢伙抓去痛打一頓,那皮肉之苦可是許三少難以承受滴。到時,即便追糾責任那還有個屁用?

「許三強算個屁,抓!」少校根本在心裡就沒有許三強此貨的概念,顯得比許三少更為囂張,哼道。

兵蛋子們繼續往前撲過來了。

「古書記,怎麼能這樣?」許三強往側猛退了一步,退到了古順的側面。

「同志,先停一下,你們是哪裡來的?」古順一看,沒辦法了,只好硬著頭皮上前橫跨了一大步阻住了上尉的出路。這個,許三少真被人打了古順也脫不了干係。

因為,古順能走到今天這個位置,許家可是出了些力氣的。許家的底蘊,古順深懂滴。一個少校,還難不倒許家。

當然,無端的要跟軍隊的同志掰手腕,還是古順極不願意看到的事。這事要是鬧騰出去自己頭上那頂『帽子』可能都會受到影響的。

「你是?」少校看了古順一眼,發現是個三級警監。這種人物份量也不輕,倒是問道。

「我是五馬區政法委書記古順,少校同志,我們正在執法。你們這是什麼意思,一來不問情況就要抓人。這事,如果搞亂了我們會向軍隊領導提出交涉的。」古順一臉嚴肅的說道,倒是恢復了平靜。

「司馬青,我們是燕京衛戍區的。」司馬青一臉嚴肅的朝著古書記講道,對於地方政府部門的領導,司馬青是不怎麼鳥他們的。

「是司馬少校,你好。」古順伸出了手,司馬青倒也跟他握了握。

「司馬少校,咱們首先得把事了解清楚才決定處理是不是?而這裡正是我們五馬區公安局的同志在執法。

這座別墅是違規建築,按區里統一規劃是要馬上拆除的。更何況,區里已經給了他們很多時間了,他們要當釘子戶。

所以,沒辦法,區拆遷辦不得不強制拆除了。這事,跟衛戍區是沒有任何關係的。」古順的話很直白,意思你這不是狗拿耗子多管閑事了。

「古順同志,你怎麼曉得這裡跟衛戍區沒任何關係?」司馬青轉過頭來,盯著古順同志突然冷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