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零九十六章給A組加擔子

第二千零九十六章給A組加擔子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而許家又不一樣點,他們的子弟們出來做官的並不少。再加上財力雄厚,瓮中之鱉,高官可也有那麼幾個。

到時,跟這個督查室主任比賽一翻,鹿死誰手就難了。再了,這a組副組長職位是兇猛,這個方面還行。不過,很悲哀的就是這兇猛之處卻是見不得光的。

拿得出手的就主席辦公室副主任那個地位了。真要讓許家跟硬扛起來,人家未必不能埋汰。

假設搞得連這個地位都坐不穩妥了,再加上的對手一參加,葉凡同志,有得頭痛的了地。」龔開河道,言詞那是犀利了起來。

「蘇家又如何,在我手中還不是照樣子翻船了。至於許家,許三強真跟東門許家有關係的話,我葉凡倒是等待著跟他們好好掰掰。人生嘛,與天斗其樂無量,其人樂更是其樂無量。沒有了鬥爭的生活一潭死水,那種和尚般的生活活著還有什麼意思?那不是我葉凡的追求。」葉凡語氣中居然充滿了濃濃的斗意。

「這傢伙,還真是嘴刁。不了,我也煩了,不過,司馬青的事,看著辦就是了,就算是第四個名額了。

想想,要跟許家斗的話,司馬青可是一大助力。當然,目前來講,司馬青只是進入了我們的視野,我們暫時還沒跟他接觸。

而作為a組副組長,也肩負著復興a組,為a組搜羅人才的重擔。

這是每一位組員都該敢的事。想想老嚴……」一講到曾經的a組副組長嚴世傑身上,龔開河的聲響有些嘶啞了。

「a組永遠不敗,這是嚴將軍的最後聲響。放心,司馬青假設真的可堪大用,我會上心的。」葉凡語調也有些低沉,嚴世傑可是為了掩護本人撤離才犧牲的。

葉老大並不是個無情的人,相反來講,葉老大更注重感覺。承如喬遠山所講的,葉老大太重這些反倒是他官場上的一種桎梏。不過,葉老大並不再乎這些,也不會去刻意的躲避這些。

龔開河費了不少chún舌做不通葉老大工作,而『嚴世傑』三個字卻是讓葉老大心裡產生了慟動,隨便就答應了培育司馬青的事。

「不過,龔頭,司馬青既然早進入了們的視野。他的底細給。還有,們到底有什麼打算也得給我講講。我也好候機下手是不是?」葉凡道。

「我們經過多方渠道試探過他,當然,我們的渠道是很隱秘的。起對司馬青的看法,還得講講他的事。

此人是複姓,在我們國度單姓較多,複姓雖有,但不多。像什麼司馬、南宮等。這些姓在現代還是較出名的,在現代他們曾經有些消落了。」龔開河講道。

「嗯,我對這些姓氏也感興味。聽司馬一姓來源於現代的職官名。《通志?氏族略?以官為氏》云:『重黎之後,唐虞夏商,代掌天地。周宣王時裔孫程伯休父為司馬,克平徐方,錫以官族,為司馬氏。其後世或在衛,或在趙,或在秦。』

相傳帝少昊末尾設司馬一職,掌管軍政和軍賦,周朝時稱為夏官大司馬。

周宣王時,帝顓頊的後裔程伯休父任司馬,因他打敗了分布於今淮河中下游的徐戎,立下大功,便賜司馬為姓。

司馬氏雖然沒有列在百家大姓之內,但在我們華夏也是一個著名複姓,其家族人才輩出。

如西漢時著名的史學家司馬談、司馬遷父子。尤其是司馬遷,在獄中完成了我國最早的紀傳體通史《史記》,這部書被譽為「史家之絕唱,無韻之離凡講道。

「所以,普通的複姓家族,假設有才能的子弟出來,其家族都有一定的能量。而司馬這個姓我們也關注著。由於,司馬青有著三段頂階實力。

一旦打破四段開源曾經可以收歸入a組了。而且,他很年輕,27歲的少校,這個,當然也跟他的出色表現有關係。

也許,衛戍區的指導也是看中了他的這方面才能而快速選拔了他,也算是破格選拔吧。

更何況,他這種武功從何處來,我們調查過他的家世,似乎很普通。他出身於晉嶺省龍塔縣牛坡村,只是一個很普通的農家子弟。

他家裡八代我都查過,都是農家出身。」龔開河還真是費了一番心思了。

「武功怎樣來的,他怎樣給詞?」葉凡問道。

「我們安排軍隊政審人員去問過他,他是自幼撿到一本書自練的。當然,而且他還出示過那本書,叫『通牛拳招』。我們研討過,似乎有這種能夠練到三階頂階。」龔開河講道。

「拳招有何特點?」葉凡也悄然的有點興味。

「據書讓講出拳以重為主,練到極至之處,一拳下去可以輕鬆打死一隻重達上千斤的鬥牛。

這種力勁,我估量過,沒有五六千斤是絕不能夠打死鬥牛的。而且,個頭如此大的牛,不是那麼容易死。

五六千斤力勁至少也是五段高手的範疇了。明通牛拳招練到極至可以成就一位五段高手。

只是,司馬青如今才練到三段頂階,聽這『通牛拳招』前期提速較快,到前面越來越難。

司馬青從六歲會識幾個字時末尾練這拳招,到如今也練了接近20年了。

而且,在五年前他就達到了三段頂階,只是不斷苦練著都無法打破四段這個坎位。

他本人也很苦惱。我們試過他的力度,一拳下去接近達到二千斤了力勁了。」龔開河講道。

「這個,也許他本來就是個普通農家子弟。只是我們求賢若渴,硬要把歷史下屬馬家的光環套在他身上,才會出現如此的怪異現象。只不過,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