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一百零四章教訓一下

第二千一百零四章教訓一下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二千一百零四章教訓一下

「我們查過牛老闆的進貨單,的確是進了一條藏獒,如果要賣出去的話肯定有去處的。

藏獒特別兇殘,沒有養狗證,沒有正規去處,牛老闆也不敢把這麼凶的動物私賣了。

真那樣做我們會找他的。」這時,四處處長楊進補充著講道,「而你們的說詞是有正常的供貨渠道。

而且你們講你們那天晚上炖的藏獒也是純正血統的。這麼昂貴的藏獒你們從什麼地方來的?

我們要求你們出示供貨證明,可是你們一直在推,難道你們的藏獒來路不明?」

「怎麼可能,開頭我們不願意出示提供貨,是人家不願意露面。不過,你們真要這些,後來我特地叫人去藏西打了證明回來了,你們可以查看,也可以派人到藏西調查,我們絕沒有半點水份。」周老闆講著,示意一個中年人出示了有關材料。

楊進接過後仔細的看了看又遞給了葉凡,不過,葉凡一擺手講道:「不必了,你看過就是了。」

因為葉老大相信,如果要搞份假證明還不容易。只要你會出錢,什麼證明開不來。

就在這時候,隔桌不遠一個正刁著一根大雪茄的年青人翹著個二郎腿,樣子很『吊』的講道:「調查調查,我看你們也折騰個沒完沒了啦,都來過n回了,現在調查出什麼來了?

一點屁事,不是聽說你們還是中辦督查室來的,那又怎麼樣?一條狗都擺不平,真是空拿著國家給你們的工資。

你看看你們,一個個吃得肚圓肥頭油腸的,都幹了什麼,咱們都是納稅人,你們,哼!」

那傢伙腿一翹一翹的,大條得很。

「童丁,別這樣講領導。他們吃點喝點也是工作上的需要。」這時,周老闆那臉一板,看了葉凡一眼,有些不好意思樣子講道,「不好意思,童丁是我表哥的孩子。」

「呵呵,你看我就沒有肚圓肥腸的嘛。」葉凡淡淡的笑了笑講道,感覺這個叫童丁的年輕人估計是想故意惹事幹了。

「你沒有,那是你消化功能強。你看看你身後的同志們,個個如此。咱們老百姓都快餓死了,你們就懂得這些,盡不幹人事。

天天不是圍著碟子轉就是圍著裙擺舞,國家養你們這些蛀蟲,你們都幹了些什麼?

我童丁就是有氣,怎麼樣?」童丁講話更沖了。他抬頭拿盯吊吊的看著葉凡。那架勢,挑釁味兒十足。

「年青人,你這樣講話可不行。什麼叫不幹人事,我們現在乾的難道就不是人事了?那調查周老闆的事成什麼了?」楊處長那嘴皮子可不賴,你童丁既然講咱們不幹人事,那調查周老闆就不是人事,那周老闆成什麼了?這靶子打得好。

嘭……

童丁生氣了,當然聽出了話中意思。一巴掌猛地拍在桌面上,葉凡發現,那木頭桌子微微的下沉了一點。

在桌上有個淺淺的手印,當然,是在葉老大的鷹眼下才能發現。看來,這傢伙功底子不淺。也許,這傢伙還沒出全力,怕把表伯的桌子拍散架了。

「你罵誰?今天把話講清楚,不然,我童家武館跟你沒完。中辦督查室又怎麼樣?還真能把咱們老百姓都給滅了不成?講句不客氣的話,亞運金牌還有童家的一份子。知道拿的是什麼金獎嗎?散打知道不,我童家出來的人被稱為散打王。」童丁生氣了。

「年青人,現在早不是拳頭大就是硬道理那個時代了。童家武館很有名氣嗎?不過,我葉凡並沒聽說過。京城嘛,會兩下花把式的都能開武館,比開飯館還容易。」葉老大淡淡哼道。一下子把人家拿過亞運散打王的童家武館差點貶得體無完膚了。

「那行,你葉主任帶槍滅了我們童家武館就是了。拳頭大雖說不是硬道理,但是,總比那些手無縛雞之力。

就懂得吃得肥頭大耳滿肚油腸的傢伙強些。不要耍嘴皮子,葉主任,有本事把我表伯的事在一個星期內解決掉。

不然,什麼都是屁話。要不是你們這破督查室一直講在督辦,我早砸了牛記狗館了。麻痹的,什麼玩意兒。」童丁是越來越囂張了,出口氣臟。

「童家武館是不是?」葉凡掃了童丁一眼,淡淡問道。

「沒錯,爺我就在童家武館,我哥就是散打王童不理。很不幸的是,他剛得到過康總理接見。因為,康總理要勉勵咱們童家人要更上一層樓,不但要把亞運金牌拿回來,今年八月,還要去雅典拿奧運金牌去地。」童丁一臉得瑟著講道。

「呵呵,奧運會什麼時候設散打比賽了?」葉凡淡淡一笑好像在自語。

「沒有這項目,聽說咱們華夏正在申請,估計2008燕京奧運會有沒這項目現在還沒敲定下來。所以嘛,童家要拿奧運獎牌,得再等上幾年囉。」楊處長拉長聲音譏諷著講道。

「哈哈哈……」

童丁突然猖狂的大笑了起來,點了點葉凡幾人,講道:「真是傻冒。我們童家就會散打嗎?笑話,這次我們童家派出的是拳擊高手。相信奧運會拳王稱號,非我們童家莫屬。」

井底之蛙罷了,真正的高手哪個願意去奧運會上亮相。葉老大心裡冷哼了一聲。

「呵呵,童家,是出不了拳王的。」葉凡淡淡的搖了搖頭。

「放屁!」童丁又爆粗話了。

「年輕人,不要空言放屁!我葉凡講你們童家出不了拳王就是出不了拳王。不信,你好生等等就曉得了。」葉凡一臉正經,好像講的還真有那碼子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