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毫不留情

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毫不留情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知道,那不是湯帝兩個字嗎,我天雖沒識多少字。但這兩個屁字還是看法滴。」天通同志陰陽怪氣的指著頭上的湯帝兩個字道。

「知道了就該知道湯帝的份量,給我抓起來,先審一下再!」鄭經理臉一板,凶道。

「我真不知道們有什麼份量,不就湯帝兩個字嗎?」天通一臉無知的樣子問道。

「抓起來再!」鄭經理覺得本人等人被無視了,以為天通同志是在成心的拿擺本人,氣得馬上就吼了出來。

「喲喲喲」這時,傳來一太監樣聲響,相當的陰陽怪氣的。

葉凡轉頭一看,似乎有些面善,不過,一時想不起來了。

「想不起來了是不是?」那位年青傢伙看了葉凡一眼,指著葉凡跟鄭經理講道「鄭,還是趕緊把人叫走,給葉主任下跪磕三個響頭吧,不然,這湯帝,可就得關門大吉了。」

「徐少,這話什麼意思?弊里來的主任,還要我下跪磕頭?」鄭經理問道。

一聲「徐少,使得葉凡終於想起這傢伙來,此人就是中組部蔡永定副部長的鐵竿手下徐言。

前段工夫本人調任中辦時曾經去中組部,當時遇上徐言還賞了一巴掌。最後還是寧志和副部長出來成心的亮明了本人身份才讓徐言自吞苦果了。

想不到在這裡又遇上這傢伙了,而且,這傢伙成心的把本人引見給鄭經理,相對是別有用心。由於,他就是要讓葉老大揚臭名。連什麼下跪磕頭什麼滴都出來了。

「中辦督查室主任?鄭,連這個都不知道,看來,這湯帝大堂經理是白乾了。到時,人家葉主任要來督辦這湯帝,呵呵有得喝一壺的了」徐言的聲響很大,整個大廳的人都聽得見。

不過,鄭經理一聽,倒真的嚇了一跳。那臉下馬上就冒汗了。

這貨吶吶道:「葉葉主任,對不起,您請進,我們我們」

「早跟講過嘛,看到沒,葉主任不吭聲了,一定是心裡長疙瘩了。鄭經理,自求多福吧。」徐言又來了。

叭地一聲又是洪亮聲響起。

這次伸手的居然是雪紅這丫緊接著她上前又照準徐言的胯上去了一腳,指著他講道:「唧唧歪歪的幹什麼?把門都給堵了,本姑娘要唱歌要出來玩!」一講完雪紅一腳把滿臉痛苦不堪的徐言同志給踢到門邊,自個兒先出來了。

「呵呵,徐同志,這個,我可是沒動手。女人是老虎不知道嗎?下次長點忘性」葉老大還蹲下身子輕拍了拍徐言的肩膀,站起來走了出來。

「葉主任,這是我們湯帝奉送的銀卡,請收下。」這時鄭經理馬上就轉了過去,雙手遞上了一張銀色的會員卡。

「不必了,是不是有個叫王仁磅的訂了個包廂,我們去他哪裡。」葉凡擺不擺手不接卡。

「馬上查一下。」鄭經理轉頭吩咐道,不久一個姑娘上前是在駱號包廂葉凡也就轉頭上樓了。不過,鄭經理安排了兩個服務員姐帶葉老大上去的。

當推開包廂門時兩個美麗的姑娘是鄭經理安排他們專門給葉主任倒酒,而且是不收費的。不過,被葉凡拒絕了。

「什麼?被砸了,誰幹的?」一個中年留著鬍子的女子沖對面站著的鄭經理哼聲道。此人叫於世傑,湯帝大股東之一。

「人家來頭大我們惹不起。」鄭經理打的自然是悲情牌,他看了於世傑一眼,又講道「還要我下跪磕頭賠理。徐家的徐言替我講了幾句話,結果被一個丫頭打成了豬頭。」「嘭……」

桌子被於世傑給砸了一掌哼道:「什麼樣的來頭,如此囂張?不知道這娶是湯帝嗎?」「人家知道,三人中一個叫天通的傢伙居然指著我們湯帝的牌子什麼破牌子,湯帝又怎樣滴的屁話。」鄭經理應然是添油加色了。

「,到底怎樣打起來的?」於世傑又沖一旁站著的保安部經理崔一棟哼道。

「他們沒會員卡,那個女的就要衝出來,我們不讓,那女的就撤潑打人了。

我上去想阻止,也被那個矮個子的瘦子給打了。而且,那瘦子還動手把趴下了我們十幾個人。」崔一棟mō著本人那腫青的臉,痛苦的講道。由於,這貨的嘴也裂了,一講話,拉扯著傷口,相當的痛。

「打趴下十幾個人,難道是sī人請的高人保鏢?」手世傑皺了下眉頭,問道。

「彷彿也有點道理,那瘦子很聽那女的話,叫他幹什麼就幹什麼?

莫非還真是那女的保鏢最多就是豪門千金罷了。…,鄭經理咂巴了一下嘴講道,不過,他打了徐言,有繁華瞧了。,…

「徐言敢到我們這地兒肇事?」於世傑冷哼了一聲。

「那當然不敢,不過,他剛才跟我知會過子。是不會影響到我們,到包間狠揍就是了。」鄭經理講道。

「不行。」於世傑想都沒想,直接搖頭了。

「這個……」鄭經理有些不明白了。

「豬頭,在這裡消費的不是富家公子就是下層人士。我們夜總會要擔任他們的安全。在這裡被打了傳出去還了得?他們要處理成績,支會一下,叫他們出去,再怎樣打關我們屁事。」於世傑冷冷哼道。

「好,我跟徐言講去。」鄭經理點了點頭。

「不是聽那個葉主任很有能量,什麼地方主任?」於世傑問道。

「聽是中辦督查室主任,不過,我怎樣看都不像,那子相對不會超過刃歲,怎樣能夠坐到那個地位上。不過,徐言又那樣子引見的,倒是奇異了。」鄭經理有些困惑不解樣子。

「中辦督查室主任,不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