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惹事的主兒

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惹事的主兒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生事的主兒

「別這樣天通!他是王老的孫子!」葉凡趕緊一跳而起一腳踢向了天通。

「那算了,饒過他。」葉老大一腳撲空,由於人家天通同志早把腿發出去了。

葉老大有些鬱悶,這一腳也用了五分力氣,也存著趁機試探天通功底子的打算,想不到人家突然收腿了。一腿踢在空氣上,不鬱悶才怪。

不過,葉老大可以一定,天通的功底子相對達到九段了。至於第幾個層次那就不清楚。由於,王仁磅在他面前跟耍猴普通根本就是不堪一擊。

就是葉老大本人出手要對付王仁磅也不會如此輕鬆的。

「感情,怪了,你小子啥時墮入情網了。給我講講,你喜歡誰了?」葉凡趕緊把王仁磅扯到沙發上,拍了拍王仁磅肩膀,給王仁磅倒了一杯,講道,「我陪你喝個直爽,別急,我們漸漸喝。」

這貨,自然是轉移話題不讓他再去糾纏天通了,那只能是自取其辱了。

「倒也不是說喜歡,只是那娘們太欺負人了,居然背著我去勾搭別人。嗎的,一個,老子要她,哼!」王仁磅又生氣了,那杯紅酒一口而盡又伸過了酒杯。

而且,剛才被天通幹了兩下,這貨再醉也知道,本人根本就不是人家對手。再加上天通是跟葉老大一同出去的,這貨也就歇了手坐沙發上了。

「你講的到底是誰啊?老弟,把話講明白點,這樣雲里霧裡的讓人舒服。」葉凡勸道。

「還不是那個被我辦了的人,唉……」王仁磅痛苦的搖了搖頭。

「你……講的莫非是十六妹?」葉老大差點咬著本人舌頭了,以前聽王仁磅講得瀟洒,彷彿對那女子一點感覺都沒有。

當時葉老大還暗暗佩服仁磅兄是『花』中聖手,玩了就能下決斷丟下的狼。

不過,那次兩人玩的事情也只是死亡謎宮的幻象促成的。想不到這貨如今居然是由於肖十六妹而煩成這樣子要喝酒。

「唉……」王仁磅咕嚕著又狼飲出來一大杯,算是默許了,他看了葉凡一眼,講道,「麻木的,太氣人了。老子不再乎也不能讓她去勾搭別人是不是?」

「勾搭,就你這熊樣人家當然不要了。不要你了不去勾搭別人難道還等著你,男人,都不是什麼好東西!」雪紅這姑娘又來搗亂了。

葉凡趕緊朝她呶了呶嘴,意思是叫她少講兩句別再刺激這貨。

「沒用的東西!」雪紅根本就無視葉老大的暗示,持續啟齒了。不過,天通這時卻是暗暗伸手扯了一下雪紅,估量也是叫她嘴下留情了。

哪知道雪紅惱了,瞪了天通一眼,說道:「你怕他幹什麼?就是鄉鎮辦主任也比你這個村主任大不了多少?還說要保護我不讓我受欺負,我看你就是一白眼狼,虧得我媽對你這麼好,給你吃給你穿還教你,混蛋王八蛋一個!」

天通給他罵得只能是苦笑著不敢作聲了,葉凡心裡暗暗吃驚。從雪紅嘴裡噴出的信息集中起來,那豈不是講天通是雪紅的母親從小帶大的,難怪天通這樣子寵著雪紅。

沒準兒就是這身本事也是雪紅的母親給教的。一個能教出九段高手的女人,那豈不是很可怕?

「我就是講他,持續講他,一個沒用的,玩弄我們女人大混蛋……」雪紅生氣了,朝著王仁磅又持續了。王仁磅美觀越來越美觀,那拳頭捏得咔嚓直響。

「夠了!」葉凡突然吼了一聲,兇巴巴的指著雪紅講道,「你留點口德好不好,好歹你也是一姑娘,這麼潑辣,今後誰還敢要你。」

「天通,他罵我……他罵我,我要跟媽講,他罵我!他咒我嫁不出去。他咒我丑嫁不出去!」雪紅受了冤枉,指著葉老大,那眼圈一紅,居然想哭樣子。

不過,這女子雖說不如喬圓圓美麗,但那身體是熾熱得能讓男性牲口發燥,比喬大小姐又上了一個層次。

不過,綜合各方面,兩人也是各有千秋。只是這女子怎樣反倒講本人丑。這想像力估量是從嫁不出去這句話中延展出來的。

怎樣這麼不經罵,葉老大在心裡暗暗有些發毛,假設真惹出雪紅的母親,本人還真有些頭大了。

「雪紅,他不是罵你。你想啊,你才18歲是不是?用現代話來講,你剛成年。

如今的姑娘,都是成熟後才嫁人的。估量至少也得十幾年工夫吧。到那個時分,你一成熟,像顆水蜜桃子,不要講嫁不出去這些屁話了,估量來提親的能把你家大門給踩圬了是不是。

到時,天通哥我還得天天來修門檻,這日子,苦啊!」天通一臉苦笑著,講出了一番正理,葉老大差點笑了,由於,天通也不斷在野著他擠眼球。

「十幾年,那我不成老姑娘了。哥,你騙我,你合夥起來騙我,欺負我是個鄉村姑娘,你們都騙我。我要跟媽講去!」雪紅又哭了。

「別……別跟姨說……」天通可是有些尷尬了。

「那你蹲下!」雪紅突然不哭了,指著天通講道。

「這個,不大好吧,小時分玩的大了就不好玩了。」天通一臉苦瓜著,盡朝葉凡擠眼球了。

當然是希望葉老大能出面講講情,和和稀泥了。不過,葉老大裝著沒看見。由於這貨獵奇,想看看雪紅叫天通蹲下是為了什麼?

「你不扮王八爬山是不是?」雪紅眼睛一瞪,差點又圓了。

「我爬……」天通漲紅了臉,無法的嘆了口吻就要蹲下。

「太不象話了,雖說你家裡養了天通。你也不能這樣埋汰天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