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一條狗兩副部撐腰

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一條狗兩副部撐腰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查清楚了,此人在華夏中央辦公廳任督查室主任,還兼著唐的辦公室副主任一職。

聽說出身於南福省古川縣這個貧窮的地方。家裡也沒什麼背景,父親直到現在還只是勞動局一個小局長,估計也是沾了葉凡的邊才提拔上去的。

母親就一個教書匠,家裡還有幾個哥兄妹……最有出惜的當然非他大哥葉強莫屬了,是水州盤帝集團的老總。

聽說資產也達到了七八個億,算是有些身家了。難怪他會如此的囂張,以為有幾個錢就能在京城這龍潭之地攪一把了。

不過,他最終於肯定會沉淪的。」於世傑淡淡的哼講道,當然也相當的憤怒了。

今天湯帝的面子全被打了。明天一大早,估計報紙會滿天報道湯帝被市公安局操了場子的事了。

「一個普通人家出身的官員,而且如此的年輕,怎麼可能走到今天這一步。你還有沒查到其它的什麼,比如,他的靠山是誰?背後有多少人是他的朋友,能量如何,有什麼關係等等。」樂寶釵雖說話語平靜,但是,幾句話就把該辦事的要求提了出來,著實厲害。

「這個,還來不及去查。」於世傑搖了搖頭。

「一個破督察室主任就牛逼啦?也不看看,這裡是什麼地方。天子腳下,居然慫恿警察胡亂開槍,光是憑這一點,咱們就能讓他喝上幾壺。」喬東方冷冷的哼了一聲,喬大公子從來就是一個冷麵人,不苟言笑。

「破督察,喬三少,你沒燒糊塗吧。督查室主任那個職位倒沒什麼,只是那邊那個副主任職位很敏感。」樂寶釵淡淡的哼了一聲。

「有啥敏感的,就憑你我四大家合力,不要講合力,隨便翻出一家來就夠了。你敢說你樂家擺不平一個小小的『副主任』?那還真是會笑掉京城人大牙。」喬東方還是板著個臉。居然譏諷起大老闆樂寶釵來。

「擺平他容易,只是,首先,咱們要把輿論影響消除掉。不然,別人還會認為咱們湯帝沒本事,做了什麼被市局給查操了。真這樣。今後還有什麼客人來咱們這裡消費。」於世傑講道。

「這事容易,等下我就跟市委宣傳部的蘭部長支會一聲就是了。相信他一舉起封口令,哪家報紙還敢亂登咱們湯帝。」喬東方講得相當的輕鬆。

「嗯,這一點很重要。」樂寶釵點了點頭,知道喬家在宣傳部門有人。

「這個張遼。也太不識趣了,居然干出這種事來。咱們絕對不能便宜了他。」於世傑哼聲道。

「他一直想坐上市局治安總隊隊長職位,所以。這幾年下來一直跟咱們關係保持得較好。

以前好使,有什麼事一招呼就過來了。不過,此人太不識趣。既然要如此,世傑,這事你出面最好,跟郭更新打聲招呼。

吃了豹子膽了,跟我們湯帝叫板,那就送他進號子。相信作為一名高級警察。進號子里更能體味人生。」喬東方臉上閃過一線狠礪。

「那個容易,就沖著他開槍這一點就夠了。我們要讓外人看看,跟咱們湯帝作對的下場。」於世傑講道。

「開槍這一點不行的話就另想辦法吧。」樂寶釵講道。

「寶董。我看,那個葉主任,還得你家裡出手了。」喬東方看了樂寶釵一眼。講道。

「這事我來操作。」樂寶釵也沒推辭,作為湯帝的大老闆,她不出最大的力氣人家於世傑跟喬東方以及被打的薛二公子肯定不服氣了。

李強第二天早上才回來,這貨一晚上沒睡居然一臉的興奮。看來,事辦得不錯。。

剛從床上爬起來,葉老大洗了一把走到大廳,見李強早坐在那裡了。問道:「事辦好沒有?」

「辦好了。」李強答道。

「說來聽聽。」葉凡一屁股坐在了沙發上。

「跟老闆你的猜測有些像,昨天晚上我逮了個機會先對牛老闆下手了。那老小子被我像抓小雞樣抓到無人的地方。我只給了他兩腳他就講出了實情。

他們先前講的丟了藏獒的事倒是事實,的確丟了。後來聽說周記那邊正吃狗肉,而且也是藏獒肉,還賣下了好價錢。他以為是被周記的人偷去了。

所以就吵了起來,本來這事沒有證據,牛老闆想就此算啦,別影響了生意。

不過,後來他的親戚知道後就暗示牛老闆一定要緊咬住不放。牛老闆沒辦法,只好如此了。」李強講道。

「牛老闆的親戚有來頭吧?」葉凡問道。

「嗯!」李強點了點頭,看了葉凡一眼,講道,「牛老闆的表叔叫蔡震。此人居然是一高官,現任財政部副部長。」

「難道蔡震跟周記的周當林老闆有仇,想藉此事整人?」葉凡問道。

「據牛老闆交待,周老闆的小舅子就叫范宏華。居然也是財政部副部長。

後來我又抓了周老闆嚴問,他也證實了此事。他說也是接到小舅子的暗示要跟牛老闆斗到底。

就這樣,兩家店鋪就扯得很厲害。而五馬區公安局的領導估計曉得了兩家店門後的靠山,所以不敢有動作了,在和稀泥。

而五馬區區督查室也是一樣的在和稀泥。這個,當然不好辦了。得罪誰都得罪不起。都是財神爺,級別又想同。」李強講道。

「有意思,兩人在周牛兩家擺擂台賽啊!」葉凡不由得笑道,「我說這麼一件小事怎麼滴就能捅到中辦督查室來,而且是久拖不下。估計於貴發這傢伙也曉得兩家店鋪的身後人了。所以,七推八擋的要把這事擱我頭來。」

「聽說這事並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