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一百三十四章沒聽說過費青山

第二千一百三十四章沒聽說過費青山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二千一百三十四章沒聽過費青山這個人

剛走到紅葉堡外的草坪上,秘書張浩嘀咕了一句道:「也太欺負人了,張區長,不能讓他這麼囂張下去。由友上傳==是不是得採取一點措施,不如我們區政府出面,弄他一下。」

「弄個屁,給老子閉嘴!今後再敢這樣講,看我怎樣收拾!還有,紅葉堡的事別再提了,別胡亂摻和!」陳副區長火大了,罵了出來,罵完後寒煞煞的盯了張浩一眼。

張浩秘書那臉一綠,登時就焉了下去。也不知道老闆為什麼發火,真是莫明其妙。

這主子,彷彿往常不是這般樣子的嘛!而且由於本人是張震流的侄兒,陳區長對本人還相當客氣的。想不到轉瞬間就變了個人似的。

陳區長一走,張震流氣勢登時就弱了不少。

「張經理,今早晨到底想來幹什麼?示威嗎還是什麼?」葉凡冷冷的盯著他掃了一眼。

這傢伙心裡一震,心這眼神,太可怕了。當然可怕了,人家九段第二個層次高手以內勁bī到眼睛發出的目光,當然有些寒人了。

「既然葉老闆這樣講,那我們就打開天窗講亮話。們到底想怎樣樣?」張震流盯著葉凡講道。

「我們不想怎樣樣?們橫華集團很囂張,我們老百姓惹不起。不過,既然橫華的董事長許三強砸了我的招牌。」葉凡講到這裡成心的停了上去,沖一旁站著的李強講道,「把我們紅葉堡的牌子拿來。」

李強心的捧著那碎成了幾大塊的yù石做的堡名牌子悄然的放在了茶几上。

「一塊yù石,難道是羊脂白yù,我看彷彿不像那種成s震流鎮定的講道,知道葉老闆估量要行那敲詐之事了。

「不是,很普通的一塊田罷了。」葉凡搖了搖頭,轉爾講道,「不過,關鍵在『紅葉堡』這三個字眼上。

這三個字我可是花了很昂貴的代價才求得高人書寫的。我沒有別的要求,外邊被砸就被砸了,我不要求們賠償什麼。

就賠這塊招牌吧,當然,這三個字要留意,明白我的意思沒有?」

「這字……」張震流一臉疑惑,伸手指頭在紅葉堡那三個字上mō索著。轉爾問道:「這位費青山是什麼人?張某並沒有聽過國際外有叫費青山名字的書法家了。假設有,請明示,我們求他再書寫一塊就是了。保准原樣奉上。而且,我們會用成色更好的yù石作為原材料。」

「呵呵,把這塊yù牌帶回去,好好的揣摩一下寺。什麼時分求得高人能寫成這個樣子了,我們的事就了卻了。

白點吧,只需能弄出一樣的招牌來,許三強可以出來了。不然,休怪葉某不客氣要拿他開刀了!

不過,我還得提示一下,yù不算什麼,關鍵在『紅葉堡』這三個字眼上。走吧,我想休息了。」葉凡講著,轉瞬間那神色變得嚴肅得可怕。

張震流一臉疑惑,心的收好碎yù後參加了紅葉堡。

陳風順副區長直接就去了五馬區區委書記林建明家裡。

「老陳,怎樣有空來坐坐?」林建明一臉親切的笑道,兩人的關係相當的親密。

其實,外人不知道,兩人還有點遠親。而陳順風能擔任常務副區長,當初林建明也是出了大力氣的。而反過去,陳順風上任後,那是鐵著一條心支持著林建明的工作了。

其實,在事業上他就是林書記的一跟班,當然,在sī底下也是好冤家。

「老林,我遇上一怪事了。」陳副區長講道。

「噢!」林建明悄然一愣,倒也沒有粉飾神情,假設是在外人面前,林書記會一臉安靜,但在sī底下跟陳風順,倒沒這個必要,他笑道,「來聽聽。」

「我們區紅葉堡拆遷的糾葛相必老林也聽過吧?」陳副區長講道。

「嗯!」林建明點了點頭,道,「這種事不是沒有,而且是多得很。國東集團瞧中了那塊地盤,自然就伸手了。

而假設以國東大廈為主的國東商業圈假設能在我們區建成,當然也能有力的促進我們區經濟的更進一步發展。

而對於宋區長來講,這件事自然又能記在功勞薄上了。當然,我這個書記跟著沾點邊總是有。

當然,這其中還觸及違規批建、為商業利益而規劃的現象也是屢見不鮮。

不過,聽紅葉堡的主人很有能量,居然把橫華集團董事長許三強這個紈絝給抓了起來。

倒是很令人不測,許三強的能量我都知道。看來,這個堡主不複雜!」

「豈此是不複雜,簡直是兇猛。」陳區長隨竿子就了。

「兇猛,老陳發現了他的兇猛之處了地。即使是他能做通衛戍區的工作,那只能證明此人在衛戍區有人。也不能讓老陳講出兇猛來吧?」林書記倒是有些不測的看著老冤家陳順風。

「我也真是倒霉,我那秘書張浩也知道,他是張震流的侄兒……」陳區長把葉老大泡的茶葉的疑點講了出來。

「能確定就是那次我給品味的茶葉?」林書記突然坐直了身子,一臉正派的盯著陳順風問道。

而且,陳順風分明的感覺到了老冤家的呼吸彷彿提速了。這是個什麼現象,老陳即使是用腳指頭也能想到。

「假設還有給我嘗一下,兩相對比一下就能確定了。不過,有六成把握是那種茶葉。」陳區長講道。

「還有,以為那是普通綠茶遍地可摘是不是?」林建明信口開河,看了老冤家一眼,才講道,「那次拿的也是我從親戚家裡硬是『順』來的。

我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