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一百四十九章磅哥進局子

第二千一百四十九章磅哥進局子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自然,大家回來後對王朝同志更是客氣得很。由於,謝德明的態度太詭異了。居然沖那位年輕人行警察禮還叫首長。現場的同志腦子犯渾也應該聞出點什麼滋味來了。

這是個什麼狀況,只要見到下級才如此的。謝德明同志都曾經正廳級了幹部了,那位年輕人豈不是副部級了。副部應該不能夠,那只能闡明那位年輕人的地位令人震駭。

「謝局,呵呵,我們再干幾杯?」這時,鍾水生副局長想套近乎。

「老鍾,我們都不要喝了。趕緊回去預備一下,暫時頭還要挑選精兵強將。不能誤了大事。」謝德明一講完,看了王朝一眼,又講道,「王朝同志,雖說你明天剛從下邊回來。但是,你是主幹,是局裡的尖子。這次舉動就由你協助我一同帶隊了。這酒就不要喝了,馬上解酒,回局裡!」

謝德明還真會做人,由於,這次時機難得。這傢伙居然選擇了親身披掛上陣。

而且,把王朝也拉了過去。像這種嚴重活動,謝德明知道本人等人去最多是在中心打打雜。

不過,這種『跑龍套』的活計謝德明同志非常的情願去干。既不用負多在責任,而且,一旦活動完畢,功勞薄上卻是可以這樣記上一筆。

某年某月某日謝德明同志協助中警內衛團的某某組織了什麼什麼的,表現突出什麼的……

自然,像蔡雲等同志都忌妒得要死。不過,謝德明沒有支會他。他也只好鬱悶的埋頭跟酒對付開了。

而且心裡不斷在疑惑,到底什麼活動,小謝同志怎樣會如此的慎重。嗎的,怎樣就沒我的份頭。

第二天一大早,警衛室進入片面警備狀況。

葉凡卻是一身筆挺的黑色立領式中山裝,略長的頭髮梳得根根刺眼。他身上裝備著隱藏著的傳令設備到了機場最後一次例行反省。

其實,非洲某國元首要下午才到。不過,機場早就戒嚴。衛戍區也派了二個排的兵士過去配合舉動。

而公安部刑偵局的謝德明局長早就一身筆挺的警服在身,肩上的一級警監三顆銀星閃耀著。昨天早晨雖說忙活到了半夜,但是,謝德明局長卻是肉體頭十足。

旁邊站著的是一臉幹練的三級警監王朝同志,而兩人的身後站著幾排合計50名暫時頭挑出來的刑偵局的精幹刑警們。

這一堆人站在燕京機場外邊停車坪側面一個不起眼的地方。不過,到是引來了一幫旅客的獵奇心。

不過,謝德明局長雙眼注視著前方,一臉的嚴肅。他身體挺得筆直,而王朝倒是站得不那麼標準。

接到命令後謝德明一聲令下,帶著幾十號人一臉嚴肅的進到了機場外面。其實,需不需這批人並不重要。

重要的是葉老大要借這個時機讓謝德明注重王朝。為他們樹立良好的關係鋪條路子。謝德明往年也不過四十五六,還有很大的貶值潛力空間的。

見葉凡過去,謝德明一聲喊道:「行禮,首長好!」

登時,幾十號人同時行了個標準的警察禮喊了起來,聲響非常的宏亮。不過,一個個老刑警們在臉上閃過一絲愣神之後旋即就恢復了安靜。著實,葉凡太年輕了,年輕得讓人可怕。

「好,稍息……」葉凡擺了擺手,一臉嚴肅的從各位刑警臉上掃過,爾後才講道,「同志們也許是頭次參加這樣的活動,不過,在活動末尾前我還是要重申一句,一切舉動聽指揮,這是鐵的紀律。命令下達後要不折不扣的執行,不允許有任何的個人改動。明白了嗎?」

「明白!」50名刑警包括謝德明和王朝都齊聲答道。

「好,你們都是共和國警隊中的精英。如今,你們對機場停止最後一次的反省。用你們的目光,你們的閱歷停止反省。要留意,細心是重要的……」葉凡複雜的交待完後轉身朝衛戍區的軍官兵士隊伍走去。

「首長好!」見葉凡過去,帶頭的大校鄭一壽副司令員馬上行禮問候。將近60名一臉威武的兵士們都齊聲問候道。

葉凡走了過去,叫大家稍息後直接走到了司馬青面前。伸手摸了摸司馬青肩膀上的少校肩章,突然問道:「預備好了沒有少校同志?」

「時辰預備著。」司馬青雖然心裡震驚得差點爆了眼球,不過,此刻也不是發愣發矇的時分,趕緊把腰竿挺得更直大聲的答覆道。

當然,能看到首長輕拍司馬青的肩膀,其它的少校尉官們全都羨慕得要死。

葉凡又交待了一番後才分開的。

「司馬,你看法首長?」等葉凡走了後,鄭一壽副司令員湊司馬青耳旁小聲問道。

「見過幾次面。」司馬青說道。

「怪了,你小子怎樣會看法首長?」鄭一壽臉上閃過一絲訝然,不由得有些疑惑。由於兩人關係相當不錯,所以,講話也較隨意。

「鄭司令,這個,您是分管軍情處的直接指導。這事我不是向你彙報過?」司馬青說道。

「彙報過,你彙報的事太多了,我哪知道是哪一件?」鄭一壽沒好氣的哼道。

「就是那一件,橫華集團許三強的那件事。前次不是孫司令親身下的命令把許三強給移交給五馬區公安局了。後來孫司令又下令把人抓了回來。」司馬青講道。

「這個跟首長有什麼關係?」鄭一壽說道。

「那軍科所就是首長擔任的。」司馬青講道。

「你小子,怎樣不早說?」鄭一壽心裡一動,說道。老鄭同志心裡還是有些想法的。這次跟蔣輝爭軍銜提升落敗,鄭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