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一百五十二章龔開河震驚了

第二千一百五十二章龔開河震驚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二千一百五十二章

龔開河震驚了

王老好像突然火起來了,那粗糙的茶杯往旁邊的小茶几上一磕,沖兒子王成澤哼道:「這魚怎麼回事?釣了半天一隻沒看見。你還說這潭裡鯉魚多,這鯉魚湯多鮮啊,看來,午飯是沒有鯉魚湯喝了。」搜索最新更新盡在

「估計都在潭中心地點荷葉下藏著,咱們的釣魚線太短了到達不了潭中。爸真要喝鯉魚湯兒子給你弄鯉魚去。」王成澤很恭敬的說道。

「當然要喝,去弄條大的上來,真是煩人,這魚釣得真是沒勁!」王老居然耍脾氣了,擺了擺手。2152

不過,龔開河同志卻是沒吭聲,他曉得。估計王老叫自己來的目的馬上就要顯『露』了。

龔開河同志雙眼倒是來了精神頭。而肖十六妹也是好奇的看著潭水,很乖巧的給王老續著茶水。

「好!」王成澤點著頭站了起來,緩步往潭中走去。就那樣,很平靜的,像是在平時實地上走路似的腳居然伸向了潭水面上也沒停留。就那樣踏著潭中微微泛起的波紋平靜的走向了潭中。

岸上的王家子弟早驚得瞠目結舌,一個個全張大著嘴巴口水順著往頜下流都不曉得。

肖十六妹手中拿著茶杯做作要倒茶的架子,眼睛卻是盯著潭面上的王成澤沒有任何動作。倒像一個泥捏的蠟人雕像。

龔開河那一向平靜的臉上,嘴角居然抽動了幾下。一絲震駭從眼中一閃而逝,留下的就是雙眼中彈出灼灼的光芒,似乎帥哥遇上美女那種眼神。

要知道,前次龔開河同志來王家谷是為了求救去死亡謎宮一戰的王老。當時就是王成澤接見的他。而當時的王成澤好像很怕冷,腳底下居然烤著火籠

而王家當時派出了王成澤的弟弟王安東,他是位八段位頂階的高手。而王家的說詞是也沒有什麼高手了。

當時龔開河同志失望極了。也信了,為什麼?如果王家還有高手,不可能不派出去救王老的。

這個節骨眼上王家不可能還坐得住。想不到這個當時看上去還略顯病態的同志居然是位隱藏不『露』的大高手。這種踏波而行居然不濕腳,這是種什麼層次的高手才能做到的?

龔開河同志心裡一下子想到了華夏六尊之一的坐地老虎費青山。估計,這位王成澤同志的層次就屬於那種層次。

只不過,坐地老虎費青山在國術界那名聲是如雷貫耳。而王成澤,估計就王家穀人曉得他。

而且,從王家谷中人顯『露』出的震駭神情來看,估計,王成澤從來沒顯示過他真正的功底子。

那王成澤的功底子絕對比王老還要高許多了,什麼叫扮豬吃虎,就是這種人了。

瞬間,龔開河也明白了。估計,王老叫兒子顯『露』武功,也是向自己以及某些想干『人走茶涼事』的同志的一種警告。

是在警告他們,王家谷還是沒有倒的,如果你們敢輕視王家谷,那註定將輸得很慘。

因為,隨著王老的被廢。王家谷在國家核心領導層以及a組核心層的地位自然是下降了。

這個,人之常情。你沒有實力了憑什麼還要想贏得人家的尊重。大家的眼睛都是雪亮的,人家不可能尊重一個低能的人。

龔開河在心裡汗顏了一把,心說幸好我還比較謹慎。剛才如果顯得大條一點接了電話找借口不來的話,那估計將失去王家這個神秘的保護神了。2152

那對a組的損失簡直是不可估量。這次事件,也向龔開河同志敲響了警鐘。

什麼時候也不能夜郎自大,要謙虛對人,要尊重人,要低調當官,不然,將付出慘重的代價的。

只見王成澤到了潭中心荷葉地帶時,突然的手往水中隔空一拍。啪地一聲脆響,水被激起高達一米的浪花,一條重達十幾斤的紅『色』大鯉魚歡蹦『亂』跳著,在空中拚命的掙扎著。

王成澤再往鯉魚一招手,那魚聽話的飛到了他的手中。王成澤臉上還是平靜得很,像個普通半老頭子。

他平靜的走回了岸上,把魚遞給了一個年輕的後輩爾後好像沒發生什麼事的坐在了竹椅上。手中,居然還動了動腳邊的火籠。

龔開河現在就剩下震駭了,這一手隔空驚魚吸魚的手法用得太嫻熟了。

就是王仁磅的親叔叔王安東等人的臉『色』也有些怪異。其實,王家這麼大,內部也有一些糾葛的。

比如,王家谷的掌舵人定誰,先前大家見王成澤那病態樣子,要定他為掌舵人,著實的令許多王家同級的兄弟們不服氣。不過,此刻,估計再沒人在心中說出『不服』這兩個字了。

王老是一箭雙鵰,既讓龔開河同志明白了王家谷的神威是不可替代的。也讓幾個兒子明白了,真正的高手才是深藏不『露』的。

「呵呵呵,中午有魚吃了。」王老淡淡的笑了笑,手一揮說道,「龔將軍,這盒帶子你拿回去看看,最好別忘了。我知道你忙,你先出吧。這鯉魚,你拿回去炖了吧。咱們小曲池產的鯉魚絕對算得上是綠『色』食品,你放心大膽手品嘗。」

龔開河匆匆出了王家谷,也顧不及吃中午飯了。直奔a組總部而去,一回到辦公室就打開設備看起錄像帶子來。

不久,裡頭傳來嘭地一聲拍桌聲音,外帶著一聲怒吼道:「你個混賬東西!」

不久,李嘯峰也到了。看了錄像後反應更是激烈,就聽見龔開河一聲大喊道:「輕點李老,別把我桌子拍壞了。」

「輕不了,我要發泄!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