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一百五十四章果斷拿下、敲山

第二千一百五十四章果斷拿下、敲山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全文字無廣告

第二千一百五十四章

果斷拿下、敲山震虎

「是李老啊,坐坐!」費一桓相當客氣的站起來招呼李嘯峰道。搜索最新更新盡在

因為,a組的事九巨頭每位都清楚。而且,涉及巨大的國家安全的事時都得向九巨頭開會時彙報。2154

李嘯峰也沒客氣坐了下來,直接遞上了文件袋子。

「不必了,李老,你直接給我說說就是了。」費一桓擺了擺手,對李嘯峰的突然來到心裡覺得疑『惑』。不過,費一桓感覺到了估計是發生什麼大事,而且跟某些高官有關。

李嘯峰俱實的講了一遍。

費一桓略一沉默,當作李老的面拔通了內部電話,說道:「叫李龍馬上過來。」

李老曉得自己完成了任務,也就告辭而去了。

因為,自已兒子李龍本來是在中紀委監察第五室的,現在調整到了監察三室。

監察三室監察的是教科文組織方面的部門。比如教育部、科技部、文化部、公安部、國安部等部門的幹部犯罪都在監察三室的範圍之內。

本來,像顧懷興這樣的副廳級幹部還論不到監督三室的李龍出馬。他們監察的都是副部級及以上幹部。真要雙規顧懷興一般來講是由燕京市紀律檢查部門出手就夠了。

當然,即便是中紀委辦案也有一套完備的辦案程序的,需經過案件線索管理、初步核實、立案審批、調查取證、案件審理、處分執行、被調查人的申述、案件監督管理等辦案程序。

當然,上述程序只是中紀委對貪腐案件的普通程序,情況緊急時,也可能略去前面環節,直接立案,組建專案組調查。在特殊情況下也會先調查,後立案。

而這次對顧懷興等人採取行動那是先雙規後立案調查了。其實,調查方面已經由葉凡提供的材料搞得差不多了。估計最後就是驗證一下搞個書面材料落實一下就是了。

而且,像這種事只能意會一下就是了。而這次要監察三室的副主任李龍出手,那是費一桓在表態,果斷出手。

而且,由李龍出手也能給原先支使顧懷興干這『騷』包事的謝勝強家一點警告。

有些事不好明著說,相信李龍一出手。謝勝強這種政治大腕應該能聯想到一點什麼。

這就是隱晦的敲打,上層的手段絕對不會很直白的針對你。大家都是明白人,一點就通了。

當然,二來也是防止謝勝強家還要找王仁磅的麻煩。相信這麼一出手,謝家也會膽寒的。

下午三點。

葉老大總算是喘了口氣下來,這貨一屁股坐在了休息室里。因為,客人已經到了魚釣台國賓館。在哪裡頭那是絕對安全了。

想了想拔通了肖十六妹電話,問道:「見到仁磅了沒有?」2154

「謝謝葉哥,他現在醫院。剛才張強來了,說是接到上級指示,要把仁磅轉到軍醫總院。」肖十六妹說道,不過,轉爾也講道,「他們太過份了,仁磅又賭氣不還手,被他們打得很慘。全身多處青腫,幸好王老沒來,不然,就麻煩了。不過,仁磅的母親可是哭了。陪同仁磅來的幾個年青人差點砸了醫院大堂。」

「放心,相信顧懷興已經遭到報應了是不是。還有一干打人的,都得遭到報應。」葉凡冷冷的哼道。

「嗯,顧懷興和幾個合夥打人的全被中紀委來的幹部給帶走了。」肖十六妹又興奮的講道。

「活該,好了,晚上下班後我來看你們。」葉凡冷哼一聲掛了電話。

王仁磅這傢伙還真懂得享受。

葉凡到軍醫總院時這傢伙正享受著肖十六妹那一勺一勺的湯料。

「哥們,艷福不淺啊!」葉凡推開了門,笑道。

「艷福,這是痛福,你看兄弟我多倒霉,被那群雜碎打成這樣子。唉,運背啊。」王仁磅嘆了口氣。

「苦肉計誰不會?」葉老大沒好氣的哼了一聲。

「啥,苦肉計,老大,你來試試。」王仁磅臉一愣,差點叫起來了。

「懶得跟你講,你說不是苦肉計,我問你,你是什麼身手。就是市局那些個刑警來上七個八個的難道能難倒你了。自已要找罪受咱們還跟著擔心。十六,不要理他了。你回家去。」葉凡哼聲道。

「我正準備走,一個大活人就是喜歡受虐,也不曉得是哪根筋不對頭。」肖十六妹擱下了湯勺,說道。

「你真走啊。」王仁磅又苦瓜著臉,這貨明顯是在打悲情牌了。

「她又不是你老婆,不走幹嘛?」葉凡沒好氣的哼道。自然是在『逼』這貨承認跟肖十六妹的戀人關係。

「呵呵,呵呵!」王仁磅乾笑了幾聲,突然嘆了口氣,說道,「不承認的有用嗎?人家都打到家裡了。連我母親都給收買了。命苦啊葉凡同志。今後,我這好日子到頭了。」

「收買,人家仙女樣的姑娘還要收買?小磅,你是生在福中不知福。這幾天在醫院好好獃著,有十六陪著你。等好了後請十六到家裡來玩。」想不到這時王仁磅的母親胡梅菊走了進來,一邊進來一邊數落開了。

「阿姨,我先回去一下,家裡有事找我。」肖十六妹說道。

「看到沒,人家不陪你了。你小子就自己得瑟吧。」葉凡興哉樂禍道。

「十六,你真的生氣了?」胡梅菊趕緊說道。

「不生氣阿姨,是真的家裡有事找我。」肖十六妹一臉正經說道。

肖十六妹剛走後葉凡說道:「你小子也真是。」

「我怎麼啦老大?」王仁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