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二千一百五十六章超越夢想

第二千一百五十六章超越夢想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二千一百五十六章

超越夢想

「他們也太過份了吧,不是已經驗過傷了,王仁磅打人是事實而且打得咱們兒子受了傷,綜合在一起,顧局長講過市公安局準備跟檢察院移交,要起訴他的。最少判半年。」蔡英有些不滿的說道。

「判判判!你就懂得判!判什麼?這事你不要再摻和了。」謝勝強一擺手,心情極為不佳。

李龍的出現可是大大的觸動了謝勝強的神經。這件事在沒有弄清楚之前,謝勝強絕不會再出手。不過,想就此了事,那也是不可能。2156

一晚上,葉老大在騰家坡樹林里折騰開了。招招狠擊,拳拳拚命。費青山的突然被陰暫時倒下,刺激著葉老大那緊繃的神經。

跟日本橫斷家族的比試,這是代表著華夏泱泱大國,絕不能敗。葉老大不拚命不行了,不拚命對不起共和國,對不起費家。

不過,短時間還想取得突破,那個無異於痴人說夢。

只是,葉老大心中還存在著一絲幻想。幻想著奇蹟和狗屎運能再次降臨自己頭上。

他人努力的想讓『幹將』出腕,不要講別的,如果幹將在關鍵時刻能夠出腕三四次,那對於對手來講就是致命的。

只是,令葉老大鬱悶的是整整一晚上,不過,手腕上的『幹將』還真是不聽話,一次都沒弄成功。它還是手腕上的一塊普通的銀『色』鐵片。

「你丫的到底要怎麼樣才肯出來?」葉凡忍不住沖手腕上的銀片吼了一聲,聲音沙啞,像一匹慘叫的孤狼。

「夢由心生,超越夢想……」突然,一道飄渺的聲音似乎從天際之外傳來的。

葉老大獃愣住了,心臟處好像突然被人狠狠的敲擊了一把。心說是啊,我的夢想就是能讓『幹將』與我相通。

我現在唯一的目標就是實現這個夢想。這個目標還是太低了,沒錯,我要超越夢想,那豈不是達成的目標更高……

「超越夢想……」葉老大像匹狼一樣嘶叫了一聲,滋啦,幹將那淡影一閃,唰啦一聲,咔嚓,遠達三十來米處的一顆碗口大的小樹應聲而斷。

「再來再來!」葉老大吼叫著,他血紅著眼。心裡想著,手上力勁自然而然『逼』了出去。幹將在內息之氣『操』控下猶如伸長了的葉老大手臂

字txt下

咔嚓……

又是一顆碗大的樹斷了……

「繼續……」

葉老大狂吼著。

咔嚓……

又斷了一顆。2156

連斷五顆,而且,最遠的一顆遠達60米距離。葉老大內息不支,幹將無聲的往葉凡的手腕上飛去。

不過,就在這時候,詭異的事發生了。幹將居然不聽葉老大使喚,不過,它在掙扎著,最終是唰啦一聲就扎進了樹林不見了。慌得葉老大拚命的在樹林里折騰開了。

不過,一分鐘過後。幹將又無聲的回到了葉凡手腕上,它又是一片普通的銀片。在葉老大手腕上就是一條銀『色』手鐲,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了。

「前輩能否讓晚輩叩見?」聯繫剛才講那句話的聲音,葉老大轉瞬間就明白了。

今晚上遇上了同道中的絕世高人。幹將估計在空中被此人硬『性』的使出內勁奪走了。

不過,幸好此人只是好奇,估計看過後又還回來了。難道這就是十段位高手的能量?葉老大興奮了起來,雙手一抱拳沖林子里非常恭敬講道。

不過,再沒聲音了。

葉老大回家找來了手電筒在樹林子里折騰了半個小時也沒發現什麼異常痕迹。

曉得是高人不宵於見自己,葉老大不由得有些鬱悶。錯過了見高人的機會,太可惜了。

葉凡不曉得的就在他努力尋找痕迹之時,一道身影如鴻『毛』一般的掂在騰家坡最高的一顆高達20米的樹尖上一片樹葉上。

隨著微風拂動,樹葉輕輕顫慄,而那道模糊的身影也微微顫慄著。似乎,他的身體沒有一絲重量,輕如鴻『毛』!

葉凡回家了,明天還要緊張的工作。

「不錯的小娃,想見老夫,還需努力……」那道身影淡淡的自語了一句,旋即,身影在葉片上輕輕一掂,如一隻輕盈的大鳥,滑空如一片鴻羽般直接就落在了遠達百米距離的紅葉堡最高的角塔上。

稍事停留,身影再次輕輕一掂腳,滑空而落,幾閃幾落之下已去幾里之遙……

「到底是誰?」葉老大躺床上雙眼盯著外邊那月『色』,他還在念叨著,「難道還真是傳說中的十段位?我,還需努力!」

同一時刻,唐『主席』辦公室居然還亮著燈。屋裡還坐著一位同志,自然是龔開河同志了。

「想不到王家還真是深藏不『露』,要不是王仁磅的事件發生,估計,他們是不是要退出對共和國a組的保護了。」唐『主席』眉頭緊了一下,喝了口茶。

「那個就說不定了,至少……」龔開河講到這裡,看了唐『主席』一眼,才說道,「至少,他們暫時不想『露』身手。我先前也有些大意了。估計,王家對a組已經有了一些成見。明天我將再次拜訪王老,當面向他告罪。『主席』,我處理不當,請您批評。」

「你錯在哪裡?」唐『主席』淡淡說道,「對於王家,咱們一直都很尊重著。即便是某些同志有些怠慢,那是因為他們不曉得王老的身份。咱們有些同志啊,總是覺得自己高高在上,其實,人人平等。咱們只是職務工作不一樣罷了。」

「『主席』,其實,我心裡有些怠慢想法了。我要深